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休止符 7】鄭松泰的熱血泛民

2017/2/22 — 17:44

(前篇《【本土休止符 6】熱血公民:政治團契及其運作模式》按此

「鄭松泰入咗去,作用係零。」陳雲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說。「佢係泛民。[1]

當然鄭松泰不完全是泛民,最少約泛民做訪問沒那麼困難。我們首次聯絡鄭松泰是在去年 9 月 6 日即立法會選舉翌日,當時是發訊給 facebook 專頁。其後我們分別在 9 月 19 日及 11 月 28 日,再嘗試以 whatsapp 接觸他,全部已讀不回。

廣告

我們決定去立法會當面邀約。恰恰在 1 月 3 日,我們接到熱血公民採訪邀請,說鄭松泰接到市民求助,指一名囚犯疑被毆至肋骨斷裂、腎臟出血。我們遂借此機會與鄭松泰碰面。

記者會在立法會一個會議室舉行。牆上已經貼好十七張 A4 紙,一張印一個大字(新細明體)。

廣告

「要求懲教處交代虐打囚犯傷重危殆事件」

場內傳媒有商台、《東方》等,此外還有熱血公民恨之入骨的無綫新聞。工作人員派發新聞稿,另備數張傷者狀況 A3 照片供翻攝。家屬進場,扑咪開始,求助人在西裝骨骨的鄭松泰陪同下講述事件。

鄭松泰

鄭松泰

鄭松泰說:「一切好簡單,只要懲教方同福利官睇返錄影帶向家屬交代,就不會有蓄意隱瞞的感覺。我個人相信事件是涉及有懲教所職員使用過份武力,令囚犯傷重危殆。」

扑咪結束。攝影記者紮好馬,鄭松泰與求助人起身,持傷者照片拍照。各傳媒收隊。

記者會結束,記者遞上名片,提出專訪請求。「可以,你同我助手約啦。」鄭松泰說。終於我們確認在兩天後訪問。而囚犯懷疑被毆事件,包括《立場新聞》等各傳媒亦已報道。

此前一切都是很泛民 style 的處理手法:接 case,開記者會,建立輿論關注,藉此向有關部門施壓,要求回應。

但事件還未結束:記者會當晚懲教署發聲明,稱已初步翻查閉路電視錄影帶,未發現異常。無綫新聞報道指「立法會議員鄭松泰聲稱有囚犯懷疑遭暴力對待。懲教署澄清,未發現有囚犯被毆打」。翌日,《熱血時報》發表報道,批評無綫新聞「隻字不提重傷細節」,還附圖圈出記者會上大台咪牌,指「無綫新聞部的咪牌有放在現場,故不會不收到 (sic) 傷者家屬交代的客觀事實資訊。」

報道在社交媒體獲超過 500 次分享,近 4000 讚好。讀者留言:「CCTVB」、「屌你老母 TVB 袁志偉與民為敵,你一定生 Cancer 落地獄……」、「cctvb 新聞部冚家剷啦 !!!」

當然泛民支持者較罕有這樣罵主流媒體,這是熱血 style。

*   *   *

現在我們仍不時會看見這種「熱血泛民」現象。比如朱凱廸收死亡恐嚇,黃洋達一度在 facebook 留言:「你返唔到原本屋企,你咪叫相熟地產發展商,畀個新屋企你囉,唔係又要我寫出唻下嘛。」

許多網民不滿其言論,要求鄭松泰表態。鄭松泰表態

鄭松泰代表熱血公民強烈譴責暴力和恐嚇的言論,認為此等事件情況嚴重,民選議員代表市民監察政府,恐嚇議員的行為不但挑戰法治,更直接摧毀香港最重要的監察制度,故要求保安局及警方嚴肅處理並儘快調查事件。[2]

不只是領袖,「熱血泛民」現象亦見於支持者。如有讀者在鄭松泰上述聲明表達賞識之情:「鄭議員明白票並唔係屌返嚟嘅!這點黃洋達應該唔會明白。期望鄭議員帶領熱血公民走向一個新領域,新高度。」

另一網民則屌到佢開花:「咪撚分化啦仆街,你老母就真係屌返嚟啦。」

「熱血泛民」的矛盾之所以浮現,只因為在 9 月 5 日,鄭松泰正式從一個無包袱的組織成員,變身成匯聚 54,496 名選民支持的代議士。熱血公民不再一樣:首領黃洋達即時決定將領導地位交給鄭松泰;9 月 9 日,黃洋達在網台節目《笑死朕》說,所有議員都是共產黨安排,包括鄭松泰在內,而中共放生鄭松泰,目的是想令熱血公民分裂,為了不讓熱血公民分裂,他宣布退出;10 月 2 日,《熱血時報》報道熱血公民即將政黨化。

熱血公民在是次立法會選舉中取得一個議席,主席鄭松泰表示熱血公民將會政黨化,又指進入議會後的首要工作是要為熱血公民的論述打入主流媒體,用議員身分為抗爭行動解說行動理據。(《熱血時報》)

「熱血公民創黨大會」,將會在 3 天後的 2 月 25 日,在青衣一個社區會堂舉行。

政黨化後的熱血公民架構將有翻天覆地改變:「首領」將改為「主席」;話事權將由黃洋達一人移交至鄭松泰率領的內閣;熱血公民將制訂黨章和具體入黨資格。「基本上檯頭政黨有的我們都有。」鄭松泰說。

此外,政黨化後的熱血公民,撤出社運。鄭松泰說,撤出原因是現時街頭行動風險比以前大,這風險不是指警察濫暴,而是「相對肯定有無間道的情況」,如警方至今仍在拘捕初一事件涉案人士,或因為有人在落口供時指認他人。加上鄭松泰認為目前輿論上對抗爭者的保障不足,而且熱普城陣營在體制內,只有他一人,故應按兵不動,養精蓄銳。

此外,熱血公民與《熱血時報》分家。前者由鄭松泰主理,後者則仍由黃洋達運作。鄭松泰說,過往熱血公民一直是在《熱血時報》支持下營運,但如今熱血公民既有議席,今後兩者便宜分開運作,以免大眾混淆。

前路已經改變,熱血公民亦要跟著改變,只是不是話變就變。

區佬.和平.戴耀廷

「我哋希望阿泰呢,可以認認真真喺地區做嘢。因為畢竟都係選民對你的負託。投票畀你,當然希望你在立法會議事上有表現啦,但因為你是地區直選產生的議員,你不能忘記地區工作 ...」

說話的是「教主」黃毓民。時間是鄭松泰當選兩個月後的 11 月 21 日上午。當日熱血公民首個地區辦事處開張。黃色的橫額,黃色的帳篷,黃衫的群眾圍觀。舞獅剪綵切燒豬。嘉賓除黃毓民外,還有僅代表《熱血時報》的黃洋達。當然還有熱血公民副主席鄭錦滿,他是這個元朗地辦的社區主任。

鄭錦滿致詞:「其實泰博成功當選後,未上任前已經展開好多地區工作啦,包括關注長洲居民,希望(新渡輪)盡快成立專用通道供他們使用;還有跨區工作,如關注落馬洲交通交匯處的問題 ... 希望以後大家有咩需要嘅服務,有咩問題,直接來這個地區辦事處找我,我會坐鎮為大家服務,多謝各位。」

鄭松泰說:「希望來緊我哋嘅地辦會好似 7-11 咁,左近都有一間。附近街坊如果有咩想同我哋傾、申訴,都可以過來我哋呢邊。」

「希望你哋支持熱血公民,多謝晒。」

鄭松泰 facebook 片段截圖

鄭松泰 facebook 片段截圖

這個新地辦,鄭松泰引以為傲。

「算是很快手,因為我無聽過新議員十一月就開辦事處的。」他自言是「比較快開展地區工作」的新任議員。其實熱血公民過去也不是沒有地區工作,如探訪老人,只是在黃洋達參選的九龍東。鄭松泰當選後,將據點改為他所屬的新界西。此外熱血公民亦有做動物保護工作,如成立於 2012 年的「熱血貓民」[3]。最近則有「2017 DSE 英文科備戰講座」、教人自己垃圾自己執的「熱血登山隊」等。早前農曆新年,少不了的當然還有泛民建制歷史悠久的寫揮春派街坊活動。

鄭松泰認為自己傳統做足,新意亦不缺。「有件事唔知做唔做到 .... 是類似社企和 social innovation 的東西。」鄭松泰說,過去幾年不少社運人士被捕,有人更陷牢獄之災,如因去年旺角衝突被判刑 9 個月的熱血公民成員柏洋[4]。「他在塘福學整點心 .... 現在是點心師傅畢業,初級證書。他要搵工的話,我們會不會有機會,有如類似社企的項目專門給政治犯和抗爭者?這是有建設的幫助和支援。」

除議會外工作,還有議會內。鄭松泰早已在《星島日報》專訪聲言要在議會內做熱血公民恨之入骨的戴耀廷,與泛民、自決派等合作。基於熱血公民自雨傘運動以來對戴耀廷的海量攻擊,不少讀者一度無法分辨鄭松泰所言是曲是直。

「我係做緊,做咗你哋唔覺咋嘛。」三個月後的今日,鄭松泰有「戴式議政」的實踐案例與我們分享:橫洲的奧雅納議題。

9 月 22 日,熱血公民恨之入骨的《壹週刊》揭發「梁粉」新世界聘請奧雅納 (Arup) 公司擔任橫洲項目顧問,而奧雅納又同時是房屋署委託的橫洲公屋計劃顧問,令這家公司獨立性受質疑。鄭松泰其後多次在房屋事務委員會和發展事務委員會聯席會議跟進。

「奧雅納成個議程,或者成個導向,係點樣來?我不能夠說我是大角色,但明顯在議會中,奧雅納的問題是在我主導下發展的。」

翻查立法會紀錄,上述聯席會議首次在去年 11 月 15 日舉行。當日第一個就奧雅納向政府提問的是新民黨田北辰,其次是民主黨尹兆堅。他們與鄭松泰同樣,均是新界西民選議員。接下來公民黨陳淑莊、民主黨林卓廷和胡志偉、朱凱廸、邵家臻、梁耀忠、姚松炎,然後是鄭松泰。

「其實幾次會議,近乎都是我一個人帶動的。」鄭松泰說,這就是所謂「戴耀廷的做法」。「佔中又係,雷動又係,他也是自己一個搞吓搞吓,成個民主派跟住佢走。」

鄭松泰會在 facebook 專頁貼出他跟進奧雅納的發言。其專頁貼出的片段大多都是議政場面,議題還包括網絡安全、房屋政策、TSA、三跑,以至與張超雄站在同一陣線,關注聽障兒童學習手語的權利。鄭松泰透露,未來將在議會專注教育及文化範疇。教育談親子教育、幼兒教育、幼稚園政策等,文化談正體字、公民教育。

鄭松泰坦言,他的目標是開拓一個「不是大家所認識的熱血公民」。

那麼,甚麼是「大家所認識的熱血公民」?

「搞事囉!鬧人囉!」鄭松泰說。半秒後改口:「其實唔係,坊間認識我們的形象,是幾『正義的聯盟』。」

「對住大眾,我唔鬧你咁我做咩呀?」

鄭松泰說,熱血公民不排外。

「如果你細心留意,你會發現過去我們好少歧視大陸人。」

他以移民政策為例,說熱血公民不是拒絕大陸人來港團聚,只是要求取回審批權。至於文化衝突如自遊行打尖、隨處大小二便,鄭松泰亦否認對熱血公民所說的「地獄鬼國人」有任何歧視。「我歧視你的行為咋嘛」。

鄭松泰

鄭松泰

我們說,但《熱血時報》的歧視言論真心不少[5]。也許我們不應把《熱血時報》的言論等同於熱血公民?

「又唔能夠咁講。」鄭松泰說。「第一,我再強調我不會覺得當中的評論是有歧視成份;其次,其實鬧人無話唔啱嘅,睇你鬧得合唔合理囉。」

例如對於熱血公民責罵選民港豬、偽善等的「屌票」現象,鄭松泰就有以下說法:「代議政制係假設一個民意領袖比你更加精英㗎啦,咁我對住大眾,我唔鬧你咁我做咩呀?我跟喺你後面呀?」

「我作為議員,係要令到大眾跟隨我步伐,唔係話要 please 你迎合你民意或民粹。我係要用我的 insight、論述,話畀大家聽應該點走。」

「當我在 educate 你的時候,你就話我鬧你,這不是一個討論來的。」

認為你唔啱就屌爆你,對熱血公民來說似乎也是「正直」的體現[6],作為熱血公民的核心價值,就算有損形象,也是不可動搖。

「我哋係唔介意滿身泥濘。」他說。

近月《熱血時報》「正直」依然。馬斐森離任,有人說失望,黃洋達說這些人「見到金髮白人就以為係好人」,屌。有曾任幼師的女生轉行做援交,指「性工作也是工作」,陳四[7]認為是左膠模糊傳統價值,屌。年宵恒管本土學社印製「只有我們才是香港人」 T 恤,黃洋達指是抄襲,因為陳雲曾說「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屌。民主黨去中聯辦酒會,阿康[8]認為是公然賣港,屌。無綫新聞報道欠交代傷者傷勢當然屌。熱血公民成員分享其他傳媒文章的熱狗,都屌。黃洋達在節目「熱血政治」中說︰

最近見到好多人話「破例」share 香港 01、端傳媒、立場新聞。又有啲人敵我不分,share 青政打手嘅 post,你哋係咪癡咗線呀?

我哋啱啱輸完一場仗。共產黨行咗青政呢一步棋,令我哋輸咗畀共產黨輿論操縱、反間計、特務政治 ⋯

當共產黨擺出偽本土呢一招嘅時候,如果我哋有足夠嘅輿論操控嘅能力,民智夠清晰的話,大家就可以輕易拆穿偽本土派嘅真面目。

但可惜而家嘅政治實況唔係咁,新媒體運動,就係要建立影響力,令我地有足夠實力去對抗敵人的諜戰,對抗愚民政治,係我地艱苦奮戰嘅時候,你哋同我去 share 香港 01?端傳媒?對家KOL 啲 POST?無撚嘢呀?

要打入主流媒體,但要屌爆主流媒體。要在主流媒體宣揚熱血公民論述,但不准分享主流媒體報道。要讓大眾接受熱血公民,但你唔啱我就屌爆你。這不是一個道德問題,而是邏輯問題:屌,真的可以如鄭松泰所願,屌出一個戴耀廷,令熱血公民屌入主流,與泛民陣營屌出合作,與社區屌好關係?

《時報》與「公民」分家

圖:鄭松泰 facebook 專頁

圖:鄭松泰 facebook 專頁

而若你從《熱血時報》的 facebook 專頁 click 入「熱血公民」,你會發現自己走進另一個世界,衣著端裝四正[9]的大學講師鄭松泰博士在議事廳雄辯滔滔,與支持者行山,去車公廟轉風車,派利是封,同小朋友玩,與市民微笑合照。

是為《熱血時報》與「熱血公民」分家。

「以往做法是《熱血時報》支持熱血公民營運,但雙方都因此有限制,如《熱血時報》想在娛樂、創作上有更多空間,會受熱血公民的行動和政治取態所限,大眾亦會將這兩件事混淆。既然熱血公民現在已經有議席、有政治資源,就決定要分開些。」鄭松泰說。

我們說,就算名義上分開,實際上公眾難免仍會感覺是同一回事。因為一直以來《熱血時報》都是熱血公民喉舌,而熱血公民的消息亦依賴《熱血時報》發布。歸根究柢,如果兩者無關,為何黃洋達會在鄭松泰議辦開張發言?

「我明。」鄭松泰僅說。他未再深入討論這點。

更何況若要分家,熱血公民就要在發訊渠道上減低對《熱血時報》的依賴,而鄭松泰似乎未打算這樣做。因為他已認定主流媒體是在刻意打壓熱普城。

他認為,熱普城選舉失利,在公眾間形象不佳,不是因為他們未能與其他媒體建立關係,而是因為「《熱血時報》影響力不夠大」。

「例如我們講 2047,講基本法大限,事實上選舉期間主流媒體都無報。網媒都唔講啦。喂,大家心照啦,是因為熱普城陣營提出呀嘛。」

「個政圈要 exclude 以雙黃為領導的陣營嘛。既然係咁,唔由佢哋領導咪得囉。」

「其實政黨同政黨間互相排斥係常態,所以我唔會追求你接納我啦,我只會講,就係我哋過去輿論力量唔夠大,又或者說,《蘋果日報》威力太大。」

*   *   *

沒有人知道熱血公民能否成功改變,可以肯定的只有熱血公民一定要變。政黨化的按鈕已經按下,there is no turning back。

鄭松泰說,這段日子的最大困難是要弄工作給三百個手足做。因為熱血公民還是熱血的公民,成員終究是義無反顧為組織的一群。為組織、為香港,以往他們會派《熱血時報》。如今《熱血時報》實體版已停刊,加上報紙與組織已分家,派報於理不合。

「佢哋覺得太得閒,行吓山放吓假又話唔好,咁做咩呢,唔知。」

問前路如何?

記者問熱血公民支持者仁顯,他說也不知組織該做甚麼:「其實大家都承認,選舉輸咗係有啲灰。至於未來有無特別行動,或者主要搞啲咩,以我聽節目係未有嘅。」他把《熱血時報》和熱血公民搞混了。「依家主席都係搞緊熱狗仔隊[10],我諗主力係 focus 嚟緊個特首選舉。再點做,我聽就應該未有想法。」

記者問已經被踢出組織的鄺頌晴,她說希望熱血公民能善用議席。「他們現在是本土派最有 barganing power 的一群。我想他們應該要利用這個議席。如搞長洲渡輪這些社區工作,要繼續做。」

至於這個獲十餘萬票的新政黨的主席,鄭松泰坦言有「預期上的壓力」:「既然有一定支持,大家就會覺得,今次唔得,下次再選啦。但有無下次,係一個問題。」

意思是無下次?

「睇埋特首選舉先。對我來說,香港的政治局勢觀察目前是去到 2022 年,即是說我們還有沒有較大的機會(走熱血公民路線)。但既然這一刻大家關注的是比較切身的特首選舉,咁我覺得,睇埋先。」

文/楊天帥

-------------

[1] 陳雲向《立場新聞》表示,鄭松泰是泛民,也只能是泛民,因為熱普城只有他一個人在議會,而他的資歷也不夠深,所以須要走泛民路線保護自己。

[2] 見《熱血時報》《朱凱廸稱遭暴力恐嚇 鄭松泰促當局嚴肅處理》

[3] 熱血貓民與熱血公民亦已於去年底分家。鄭松泰解釋說,分家原因是貓民和公民的觀點不同,貓民獨立運作較方便。

[4] 熱血公民成員柏洋被指在去年旺角衝突涉嫌襲警及拒捕,判監九個月。今年 1 月 26 日,柏洋向法庭申請保釋等候上訴成功,上訴排期於 3 月 8 日進行。

[5] 例子如 [1][2][3][4][5]

[6] 見《熱血時報》《港姐爆粗乃真性情之表露》

[7] 《熱血時報》主持

[8] 《熱血時報》主持

[9] 見「佬訊」點評

[10] 去年,《熱血時報》宣布眾籌 300 萬港元成立「熱狗仔隊」,以便「替天行道,皇天擊殺」一些「仆街仔」。今年 2 月初,該狗仔隊發布一段片段,片段顯示李嘉誠三父子步出中聯辦,詳按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