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派也應紀念六四

2017/6/4 — 22:55

圖為波蘭藝術品,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為波蘭藝術品,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即使撇開人道主義、普世價值等道德理由,從本土派的立場出發,也應該不斷重提六四事件:

第一、六四是中共的痛處,不斷刺它的痛處,就是要削弱它統治的合法性,這也是香港本土抗爭的一部份。因為香港爭取民主的對手不是梁振英,而是北京,你不提,就正中下懷,它只會不斷講三十年改革開放成就輝煌那套歷史,鞏固其統治的合法性,干預香港的時候更可得心應手,肆無忌憚。

相反,重複提六四,就是要讓它口啞啞,例子是國民教育期間的爭論,反方一問「教不教六四?」,對方立刻啞口無言。就如兩陣對戰,雨傘運動是用全力正面交鋒,六四則是從旁襲擊對方脆弱的側翼,但都是整場抗爭的一部份。明知對方側翼脆弱而不去利用,卻只會一味正面交鋒,戰略上肯定是不聰明的做法。

廣告

第二、重提六四,是抵銷國民教育毒害的最佳抗體。事實證明,很多參與雨傘運動的年青人,都是接受國民教育長大的,但因為接觸六四的事實,如夢初醒,然後慢慢認識中共種種黑暗的歷史,從大中華民族主義的迷夢清醒過來,有些甚至因此變成本土派。

第三、所謂切割,除了呈一時口舌之快,宣示立場,making a statement :「香港不是中國」之外,實質上毫無政治效果。這樣做不會加強本土民主運動的號召力,反而是自己放棄了一個最有感染力的道德高地。

廣告

其實,紀念六四的理由太多,這只是其中三點。吊詭的是,香港的本土意識,其實某程度是六四的歷史後果,因為今日中國的負面形象,那種全民向錢看、對政治的犬儒和冷漠、以致非理性的民族主義,都是六四的後遺症。

八十年代的中國,雖然相對還比較封閉,但民間社會的開放探索的氣氛,民主沙龍、方勵之、甘陽、河觴的辯論、中華聯邦論等等,熱情活潑,方興未艾,令人對一個理想主義、有正義感、有良知的中國充滿期望。但這一切在六四之後通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獨裁+經濟發展+民族主義」這套官方塑造的中國形象,一個沒有理想、沒有道德、粗鄙、用金錢堆積出來的國家,令今日的香港年青人無法認同。

所以,本土派要與六四切割,其實是和自己的歷史淵源切割,切斷自己的生命力來源,除了襯機會宣示一下本土立場之外,其實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而所謂什麼「消費六四」、「撈取政治本錢」、「悼念無用」,是今日中國流行的政治犬儒主義的另一個版本,是以犬儒回應犬儒的消極態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