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派會騎劫 6‧9 遊行嗎?

2019/6/4 — 14:14

黃台仰

黃台仰

黃台仰獲得德國政治庇護,部份泛民視作抽水良機,卻未發現外國的政治庇護,很有可能玩死泛民主派。明眼人都知,北京默許泛民充當「一國兩制」的政治花瓶,是因為他們懂得不做違法之事,並一直堅守「愛國不等於愛黨」、「和理非」兩大底線。可是,隨著本土和港獨意識抬頭,泛民已不敢再主張「愛國不等於愛黨」。戴耀廷當日提倡「公民抗命」,則打破了泛民不作違法抗爭的底線。

更大鑊的是, 2014 年傘運失敗,泛民過往主張的「和理非」抗爭路線,遭到年青一輩的質疑。隨之而來的,是主張「勇武抗爭」的本土派崛起,最終釀成旺角騷亂的爆發。某程度而言,梁天琦因旺角騷亂而被判囚,嚇窒了本土派當中的激進分子,使他們不敢貿然發動「勇武抗爭」,北京亦因此而繼續默許泛民存在。可是,黃台仰及李東昇獲得德國的政治庇護,便有可能使到本已沉寂的激進抗爭主張,重新死灰復燃。

舉個例子,本人近日從媒體朋友的口中得知,有本土派組織早前召開會議,準備在 6 月 9 日的反《逃犯條例》遊行中,發起衝擊行動,他們已購買手套、口罩及護膝裝備,甚至有人在製作汽油彈。根據對方的說法,他們打算遊行至金鐘一帶之時,帶頭衝出警方封閉的四條行車線,藉此挑起警民衝突,吸引媒體的關注。有人甚至揚言,即使他們因此而被捕,也可仿效黃台仰,逃到外國爭取政治庇護。

廣告

究竟上述消息是否真確,本人自然難以得知,可是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德國提供政治庇護的結果,反而是使到本土派當中的激進分子,沒了發動暴力抗爭的顧慮,更成了他們借機上位,甚至是搏取外國政治庇護的誘因。問題回來了,本土派若是借泛民的遊行,發動激烈的暴力抗爭,真的能逼使港府撤回修例嗎?還是使到港府乃至建制派,反而有了醜化 6 月 9 日遊行的藉口呢?

除此之外,本土派借泛民的遊行發動激烈的暴力抗爭,又會否嚇窒泛民當中的溫和支持者,甚至引起他們的反感呢?需知道,泛民的「和理非」主張獲得支持,主因是傳統泛民的支持者,不少都是香港的中產和專業人士。他們反對修例的主因,是擔心香港狀況變壞。換句話說,他們更希望能夠維持現狀 (status quo) ,而不是社會出現動蕩。是故,遊行期間出現過激行為,對於傳統泛民只是弊多於利。

廣告

更值得注意的是,遊行期間若再爆發暴力衝突,將有可能成為北京介入的藉口。因為《基本法》第 18 條第四款規定,香港如出現港府不能控制的動亂,全國人大常委便可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屆時北京便可透過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遊行若是演變成騷亂的話,北京又會否借機引用《基本法》第 18 條,進一步扼殺香港的自治空間,甚至乘機取締整個泛民主派呢?這個問題,真是沒人可以寫包單的啊。

由此可見,黃台仰及李東昇獲得德國的政治庇護,變相增加了香港再次出現暴力抗爭的風險,亦為泛民能否繼續充當一國兩制的政治花瓶,增加了不穩定的因素。作為 6‧9 遊行主辦單位的民陣,如何防止遊行被本土派騎劫,使到避免遊行變質,將是他們亟需思考的課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