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派領袖應該以身作則

2017/6/6 — 15:08

有論指維園舉辦燭光晚會流於形式主義,行禮如儀。(資料圖片:六四維園晚會)

有論指維園舉辦燭光晚會流於形式主義,行禮如儀。(資料圖片:六四維園晚會)

所謂本土派批評支聯會領導無方,因循守舊, 每年在維園舉辦燭光晚會流於形式主義,行禮如儀,從政治運動策略考慮,本是無可厚非。事實上,在多元化的民主自由開放社會裏,政黨政客意識形態和政治立場南轅北轍,針鋒相對,本屬平常事,閒過立秋,不必大驚小怪,因為在資本主義社會裏,政治意識形態也是商品,各有市場(受眾),既有互相競爭,也可互不存在,能否備受群眾擁戴,成為主流,端視各家各派的動員能力及有關論述能否打動人心。

香港政治水平向來低落,且有一蟹不如一蟹的趨勢。回歸後經歷兩次金融風暴,社會兩極化嚴重,貧者愈貧、富者愈富是不爭的事實,加上大學生貧窮化和中產階級向下沉淪,以及勞動條件因外判和工作零碎化日趨惡劣和不穏,年輕新世代和中下階層人士首當其衝,備受壓迫,滿腔怨憤,不難明白,更是社會動盪的根源。

廣告

2008年,標榜社會民主主義及以基層為主要爭取對象的社民連異軍突起,一舉而奪得立法會三席,正好說明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千古不易。在比例代表制下,如果社會情況不變甚或繼續惡化,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社民連五區直選奪取五席,自是可期。

中共和當權派當然不會對此坐視不理,進行滲透、分化、打擊,不惜一切手段阻止社民連壯大力量,理所當然。在威逼利誘下,社民連分裂出人民力量,人民力量再分裂出普羅政治學苑和熱血公民,順理成章,符合政治邏輯,箇中轇轕和恩怨,反而無關宏旨,並非重要因由。

廣告

幾年前,陳雲以城邦論和本土主義主張獨樹一幟,利用年輕新世代和基層民眾受壓迫的憤懣情緖,鼓吹仇恨,以號召攻擊傳統民主黨派爭取群眾,風靡一時,迷惑了不少不讀書、不看報的青年學生,加上一些過去為共張目的知識份子和把自己包裝成為「激進導師」的共特,出於悔疚贖罪心理也好,基於孌童及喜愛年輕人膜拜的癖好亦罷,無不以討好迎合年輕人的激進反叛為招徠,歌功頌德,大力加持,萬般寵愛在一身,試問不識好歹的迷茫靑年又豈能不如痴如醉,「革命」上身,使命感膨脹,真的以為終有一天香港可以獨立,由他們當家作主,改變一切?

如果迷惑青少年的一班老而不言行一致,身先士卒,帶領年輕新世代努力苦幹,假以時日,末賞不可以創出一番事業來,有自己的光景。事實上,四年前在所謂勇武本土派的號召下,他們另起爐灶,也曾在尖沙咀集結七千群眾,用本土派的主張舉行六四集會,倘若持之以恆,又不為蠅頭小利和私人恩怨互相傾軋、互揭瘡疤、四分五裂,今天支持本土派的六四集會,恐怕也數以萬人計,足與支聯會平分春色。可是,翌年人數已急挫至一千人以下,去年和今年就只有聲稱成功拆大台佔領八大院校的本土派學生會搞論壇,但參加人數卻每下愈況,難怪無知、無恥、無所作為的中大學生會,只能在面書上發表聲明打咀炮,胡謅什麼六四悼念燭光晚應該終結有時了。

我不會怪責這些鸚鵡學舌也一塌糊塗的無知青年學生,但鼓動和煽惑他們的導師如陳雲、黃毓民、練乙錚、李怡、王岸然(黃覺岸)之流,卻責無旁貸,應該以身作則,為自己的政治主張挺身而岀。

有種的就明年出來預早霸佔維園,搞個聲勢浩大的本土派六四集會,以你們的聲望和號召力,以及對手支聯會又那麼不濟事,是沒有理由不會成功的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