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研:港英檔案揭丁屋只是臨時措施 非傳統權益

2018/12/17 — 11:13

古洞一帶丁屋的高空圖片(政府圖片)

古洞一帶丁屋的高空圖片(政府圖片)

首宗挑戰丁權的司法覆核案正在審議,丁權問題再引起關注。本土研究社翻查多份香港政府解密檔案後認為,丁屋只是臨時措施,而不是原居民的「傳統權益」。

本土研究社成員黃肇鴻在《明報》撰文,指丁屋政策一直被鄉議局視為《基本法》保障的傳統權益,「神聖不可侵犯」,亦在鄉議局多年渲染下,成為了大眾普遍理解,但事實上醞釀丁屋政策的脈絡,與這說法完全不同,根據官方檔案,「丁屋政策純粹是一過渡性政策,並非一個權益(entitlement)」。

其中一份解密檔案是1972年3月,丁屋政策公布約9個月前,鄉議局主席陳日新向當時的新界民政署長黎敦義,即丁屋政策制訂人發的備忘錄,當時提出的是「新界人民合理權益」,而不是「傳統權益」,當中提到「新界居民兒女增加,家庭組織擴展,生活必需土地使用及建屋,但概受政府限制,應爭取土地合理使用問題」。黃肇鴻認為這顯示了當時鄉議局是從居住權出發,要求政府改善政策,「而並非從新界人獨有的傳統來論述『權益』」。

廣告

文章指,分析當年的政策脈絡,「丁屋作為房屋政策的角色不言而喻」,當年港英政府另一份名為「新界發展策略」的解密檔案顯示,政府提出的「十年發展計劃」分為4個行動綱領,依優次排序,最優先是擴展市區、第二是興建新市鎮、第三是擴展新界墟鎮鄉村、最後是發展鄉郊地區;黎敦義在文件中建議,主動規劃土地用途,改善整體鄉郊環境,但當時政府只能優先處理新市鎮等核心項目,為應對鄉民居住「日常需要」,政府「唯有在偏遠鄉郊推出丁屋政策『應急』」。

黃肇鴻認為這些檔案顯示丁屋是「過渡性政策」,「大致的原則是,當新界有了整體規劃時,丁屋政策也該壽終正寢」,但由於鄉議局的政治壓力,自1980年代起政府逐漸放鬆政策,令鄉議局有空間「演繹」歷史,新界鄉紳更在在基本法起草時展開「論述戰」,「將丁屋由『合理權益』改寫為『傳統權益』」。

廣告

相關報道:《蘋果日報》《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