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與左膠的分歧

2016/11/27 — 0:02

【文:朝雲】

十一月六日晚,中共鐵定釋法,各界到終審法院集會。行至中環,香港眾志、大專政關、社民連和工黨、即場號召群眾抗命到中聯辦,逾五千人響應。群眾數度衝擊中聯辦未果,轉而佔領附近德輔道西與西邊街交接的十字路。

然而衝突不獨只群眾對警察,群眾與群眾間亦屢掀波瀾。在中聯辦正門的行動未見果效,少數人圖佔十字路。一年輕政黨領袖,率先呼籲群眾,考慮轉移陣地,隨即被斥為「大台」、「左膠」,並質疑他雙眼看來沒紅(似未中過胡椒噴霧)。

廣告

不過兩分鐘,另一素人呼籲:「十字路冇人呀,留係度做乜啫。」大家隨之起哄,轉往十字路。

佔領十字路後,兩大陣營自發集結在不同防線,本土派集中往中聯辦一邊;其他民眾或所謂「左膠」,則集中在十字路中心與其他防線。本土派多舉傘與警對峙,不時高喊「香港獨立」;其他人多圍坐或築人鏈。

廣告

少數穿黑衣、戴口罩的勇武派挖起磚頭,但據筆者所見,扔的多屬水樽雜物,沒人扔磚。他們甚不滿民眾,見警察推進即後撤,或讓路放行巴士,批評民眾沒「抗爭意志」:「你班友仔,差佬嚟就退。上嚟啦,做乜鳩呀。」也聽到 Black bloc 進出路中心時,喃喃地說:「坐係度,屌你老母。」但若干「左膠」亦不遑多讓,批評本土派的舉動,雙方屢起齟齬。

筆者訪問雙方意見,整理如下。

***

本土的看法

一 Black bloc 願意與筆者攀談。他說一眾夥伴已經準備好武力抗爭,但礙於人數不夠,一旦速龍來攻,大抵就會撤退,現時目標只能盡力拖到最後。

他說不可能所有時候,都適用武力,要因時制宜,本土派已經很包容「左膠」。但到釋法這關頭,就須要用武力抵抗。

比起外國扔汽油彈等種種武裝,他認為香港的抗爭已經相當和平,所有本土派都要有心理準備,為香港犧牲。

筆者問到不同群眾持不同立場,應否共同承擔後果?他回答,真正無辜的只有路過市民。無論左膠也好,本土也好,參與抗爭就要有被捕的心理準備,要有死的志氣。

***

另一 Black bloc 回應政黨呼籲撤退:「自己考慮情況,佢咁講,你可以唔理架。」

***

游蕙禎:「(呼籲撤退)的確好掙扎,但判斷到形勢不利嘅時候,就必要咁做。我地唔想大家作無謂犧牲,要保護嘅係香港人,依個係基本原則。」

(正好在筆者訪問游後,若干 Black bloc 繼續在記者後向警察擲物。速龍進攻,群眾潰散)

***

左膠的看法

一男士:「我覺得而家依個方式幾好,冇問題呀(本土與和平抗爭者,有意識地分駐不同防線)。但要留意我地最重要嘅武器係人數。」

***

一女士:「我見到佢地搬垃圾桶,同攞住類似 GAS 嘅嘢。我問佢想做咩。佢立即『窒』我,『你係大台呀?』」

「我答佢我只係普通市民,但我有份企係度,我想知道你想將運動發展成點。我可唔可以問?跟住佢話:『咁我都可以唔答你。』」

「以前我地唔敢講,因為講就會俾人鬧,但我覺得而家要講清楚。已經兩年喇,(爭吵)重複又重複。以後嘅遊行集會,大家都應該劃清楚會做啲乜嘢。」

「所以我認為佢(羅冠聰)做得好啱,不斷向群眾交代,我地嘅目標係咩,我地嘅手法係咩。有其他人做嘅嘢超乎預期,我地唔會阻止,但唔好期望我地陪你。我地要同群眾解釋清楚,幫唔幫自己揀,但我地立場唔同。」

***

一男士:「例如其中一道防線,旁邊就係西區警署,防線一度係警署閘口前面,後退好合理。但有啲人一見到就講粗口鬧:『點解退後!點解退後!』」

「其實各有各做冇所謂,但我唔清楚佢地目標係咩。我唔介意佢地嘅目標就係『打鳩警察』,咪去囉,但睇嚟又唔似係。我地要清楚你個目標係咩,先衡量到值唔值得做。但我見到嘅係好即興,好起哄,咁樣好唔健康,結果只會搞散群眾。」

***

一太太公開批評擲物者,遭到喝罵:「佢地鬧我咪鬧返佢囉,佢地又唔會打我,話哂我都係個阿嬋。少數人挖磚扔磚,令我地所有人都成為暴徒。」

***

袁天佑師母公開呼籲撒退,亦遭喝罵:「我有份呼籲人嚟,就有責任呼籲人走。你可以唔聽我講,但若果我制肘住自己,只願意叫人嚟,唔願意叫人走,咁就好大問題。」

***

後記

一、因內容敏感,多數訪問並無錄音,僅憑記憶下筆,可能有誤,請見諒。

二、雙方訪問的比重不平均,惟筆者已盡力探問。恐礙於身份,無法取信所有人,僅有一位 Black bloc 願意傾吐較多的話。來日須更用心。

三、筆者明白部份人不喜「左膠」。但除此之外,不易找其他詞語,簡潔地概分兩大陣營。例如和平抗爭者不等於左翼。故沿用本土和左膠等套語,請見諒。

(圖五:當晚在中聯辦樓上,一直有男人在簾幕後視察著樓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