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2015/7/30 — 16:10

梁振英一天之內粗暴辭退兩位局長,曾德成和鄧國威,進一步反映中國共產黨的內鬥之風公然吹至香港。由群眾鬥群眾到同志鬥同志,由地下鬥到地上,中共為港史增添了一頁奇聞。梁振英這次舉動主要針對曾德成這位同志,作為掩人耳目的烟幕,鄧國威只是慘遭「陪炒」。筆者根據可能看到的報導和評論嘗試推敲一下事件的來龍去脈,以供參考。

梁振英上台三年的所作所為不但引起市民及泛民人士極度憤恨,倒梁之聲不絕於耳,連地下黨親共派也恨之入骨,曾鈺成,陳婉嫻常有公開表達不滿的言論,早有除之而後快之意,田北俊甚至直接請他自動下台。要求梁振英下台是民心所向,支持他就是逆民意。梁振英不得民心做成地下黨親共派的尷尬,他實在已經成為他們的負資產。加上否決甩轆事件及铅水恐慌事件之後,地下黨親共派氣勢大弱,情勢的發展正在威脅他們未來幾場選舉的結果。他們當然想到力挽狂瀾的唯一辦法就是把梁振英拉下台讓市民狂歡一番,讓形勢轉危為安。於是,我相信來自地下黨各支部關於梁振英的小報告肯定源源不絶地向中央反映,請中央免去梁特首職務的要求定必非常強烈,向中央表達犧牲梁振英的重要性,是重振旗鼓打好選戰的最好策略的黨人也一定很多。我估計向中央反映最力的必是曾德成,而他就成為梁振英的眼中釘。

梁振英透過各種渠道自然瞭解自己正處於懸崖之邊。不是為了佈局連任,是為了不能讓自己提早下台而自保,他做了幾件事:首先是要在民建聯組團上京前主動上京求見主管港澳事務的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民建聯成員當面向中央反映意見前先下手為強,惡人先告狀,爭取中央先入為主接受他的說法。為穩定他的情緒,張德江可能說了一些安撫他的說話。會面後他自說自話一面之詞,多次說成是張德江對他高度讚揚十分肯定,而官方或新華社卻未見有任何這方面的文字表述。比較張德江對民建聯公開的肯定和鼓勵,可知梁振英其實未獲得中央的支持。

廣告

第二件是他以為他真的得到中央的信任,於是心狠手辣,剔除眼中釘以泄私憤,更把自己施政失敗的原因歸罪於曾德成使他變成代罪羊,這是向反對他的黨人的回擊。你要我下台我現在還有權先要你下台。一般來說,黨員職位的任免,傳統上都應經由上級領導通知。據報載這次事件連曾鈺成都覺得詫異,說明梁振英繞過地下黨運用公開的特首權力迅速炒人,是對黨內政敵的突然襲擊。中央來不及制止處理被迫公佈任免消息。這樣的狠勁將會令到地下黨人更加憤怒,加促他自己的滅亡。我感覺到梁振英玉石俱焚的氣概而不寒而慄。

第三件是不惜做個卑劣的人也要違反延後創科局向立法會申請撥款日期的承諾,命令立法會加時審議撥款,是因為他有提早下台的危機感,希望爭取在離任前達成創立創科局的願望。總總跡像顯示,他並不是躊躇滿志關心民生,而是惶惶不可終日力求自保。

廣告

記得當年是中聯辦主任彭清華及官員李剛力捧梁振英上台,梁當選第二天不惜冒西環治港之嫌走進中聯辦謝票,不久之後彭李兩人便被調職離港。我一直記着這件怪事,認為中央由一開始便後悔揀選了梁振英當特首。但因米已成炊,為穩定大局計只好容後觀察。

時至今天,中央應該深深地知曉梁振英已經無法管治下去,需要在區議會選舉前處理。但為甚麼遲遲不辦,仍然允許梁振英如此胡作非為?我認為是中央未準備好。中央首先要衡量一下梁振英為中港融合所帶來的好處與挑起民怨的禍害的利弊得失,孰主孰次?也要等待好做全港地下黨員的思相準備工作,更要估計親共派人士的反應做好團結工作和暫代人選的安排。我仍然認為中央快要命令梁振英下台,餘下任期由曾俊華暫代至2017年重新選出黨員來當特首。

同根者,同志也,同黨也!

2015年7月26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