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案重點絕對唔係浪子回頭金不換

2018/3/8 — 2:02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法官陳慶偉判決第39段指:「整個第二次審訊期間,特別是尾段,被告的前同事,如…前律政司司長...在不同日子被公關公司或顧問帶進法庭坐在專用地區,和陶傑先生的情況類似,不容置疑其目的在於通告和影響陪審團去視被告為好人和有社會不同光譜人士的支持。」

今時今日,選舉主任可以是你心裏面條蟲,判定你真誠不真誠,現在,連法官都成為你心裏面條蟲,判定你不是前來真誠支持朋友,而是「不容置疑」有「影響陪審團」的目的,結果將令一班戇居居的陪審員以為被告是好人和得到不同人的支持,判他無罪。

單看以上判詞,已看出毫無邏輯,是陰謀論多於所謂「其目的不容置疑」。首先,陪審團是經過多重隨機篩選選出——我多年前曾經進入第一輪,但已入不到第二輪,連法庭都不用去。幾輪抽籤後還要經雙方律師看看,「不順眼」可以反對,陪審員又要申報事項,法庭可即時豁免出任(例如常有人以英文程度差為由)。經過這麼嚴謹的程序,選出來的陪審團全屬同一個光譜,機會微乎其微。有朋友曾做過陪審員,而且是風化案,事後聽她娓娓道來,知道陪審員退庭商議,過程毫不兒戲,沒結果還要留宿。

廣告

好了,一班隨機選幾次才選出來的陪審員,既然不可能是同一光譜,他們怎可能全部受某一個旁聽的名人影響呢?眾多名人來自不同界別,不同光譜對不同光譜,影響本就很有限。

看看昨天旁聽的名人,至少包括:陶傑、黃仁龍、曾俊華、陳克勤、劉細良和何俊仁。陶傑仇家多,左膠恨之入骨;黃仁龍和劉細良是曾的舊部,較為低調,有些陪審員可能印象模糊;陳克勤是民建聯人,黃絲痛恨之;何俊仁是民主派,到藍絲痛恨之。好了,七至九人的陪審員,既然不可能來自相同光譜,那麼這些名人影響了什麼?有一兩個是陶傑FANS,因而對曾有好感,但有一兩個是左翼,便討厭他;有一兩個是藍絲,可因何俊仁而對曾沒好感,再有一兩個是黃絲,見到陳克勤便嬲嬲,又有一兩個是中產離地港豬,根本不太認識在座各位。那請告訴我,為什麼這群人聚在一起討論,就會一致覺得曾蔭權是好人?就會判他無罪?

廣告

如果有哪個公關想出這條屎橋,一定是關公。

更重要是,法官是幹什麼的?法官就是不斷指引陪審團,一而再再而三提醒,判罪是看證據,不是看他是不是好人,不是看他有多少人支持,不是看他有沒有悔意,不是看他對社會有多少貢獻……這些都與判罪無關,而是看陪審員相不相信證人的作供,和是否有足夠證據證明他有罪。好人、悔意、貢獻都不影響判罪,而只影響判刑,這些都是求情理由,是法官的考慮和責任。難道一個好爸爸貪污就沒罪嗎?一個壞爸爸貪污就不用審便判有罪嗎?那麼法官是做什麼的? 

難得陳慶偉還可以說那是「不容置疑」地達到「影響陪審團覺得他是好人」的目的。這令我想起丁蟹,他說:「我的確有打死方進新,但重點唔係喺呢度,這件案嘅重點就係,浪子回頭金不換。」說完,法官立即給指引:

「我有必要提醒你哋,本案嘅重點絕對係被告究竟有抑或冇打死方進新。」

大概陳官覺得陪審員會相信「浪子回頭金不換」就等於無罪,又或他是個不懂給指引的法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