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朱凱廸的布鞋

2016/9/13 — 11:10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朝雲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朝雲

【文:記者關震海】

如果不是選舉後的暴力恐嚇事件,我相信朱凱廸高票當選是很值得研究的社會議題。當中包括網上文宣策略,陣地宣傳,地區動員,社交網絡滾動事件的能力等,而最重要的是他主票源的年齡層,兩方面會影響香港未來二十年的民主發展。他與一班「自決派」勝利,不能單純從左傾或年輕人求變的理由簡單化這一代人,這樣會模糊了往後的路向。

有數年不見他,六月訪問他一次,他是依然的宅。約他一個月,他終於在天水圍出現,我知他忙,因為他喜歡偵查,我也喜歡。

「你穿拖鞋的…….」朱問我。
「你穿布鞋的……」,我說他。

這是兩個中佬的開場白。

我很喜歡他的布鞋,他介紹我去灣仔買,還除鞋給我拍照說:「入了八鄉便愛上這布鞋,只此一家,記住佢。」我跟傳統的社會運動人士沒兩句,我不會寫太理想的烏托邦,但曾實踐的我會研究會聽。自從《八鄉報》停印後,少了一個「抄考」的機會,自此很少留意他,只知他在閉關搞區選,默默耕耘。

今年他在泥頭山初試牛刀,利用直播滾動事件,我特別留意領展墟市的直播,見證支持他的街坊越來越多,印證他「總有人會支持」的理念。依我所見,年初數個月來用直播偵查報道,朱凱廸的團隊利用直播時間與技巧,實在不遜於主流媒體。 

選前三星期,他的fb只有2萬多like,選舉日近乎4至5萬。八萬票當選的議員,今日的國際焦點人物現在只有7.8萬like?依我個人的分析,朱本身1萬like是基本盤,like的群眾有互動有思考有創造力,當社會有事發生,這些「有質素」的like在社會有一定的動員能力,在網上有滾動論述的能力(作用非只限於選舉),正如他所說:「我只是一個儲錢開餐廳的人,儲了一班人交由他們自己做。」在這半年的觀察,當團隊在網上持久去做一些同樣價值的事,儲了一些有質素like,在事件上能輸入能力。最重要是,他們自覺有一股政治能量,是有能力改變現況的能量。

與朱談話不像訪問,像討論。在餐廳說了超過一小時,我們在天盛領展四處找廁所,如廁後所有水龍頭沒有一滴水,兩個小便後的男人對望苦笑,我忍不住說:「領展真係仆街!」廁所無水,平民餐廳的消失,記者在地逛一圈知民怨。

朱凱廸像一個記者行家多於一個社運人士,有時看他像一個推銷員。他賣了十年在地民主,無人問津,今日流行「在地」,團隊又壯大起來。香港發展了廿年、三十年,記者習慣在辦公室,議員習慣了開會,社運人士習慣了坐在地上。這些人其實每天也應該在思想上與行動上在抗爭,大家忘了打陣地戰。記者議員要在地,也要有創造力。

大家記住他穿的布鞋,如果有一天在地上拾到黑布鞋,警醒自己,可能他出事了。做記者後再看一次《大時代》,會發覺韋家輝先生寫的都是真實的荒謬,扔人落街不是不會發生的。 有人痛罵黑社會所為,我想為黑社會講句好話:用別人的家人生命作威脅,手法比黑社會更低濺,請別再侮辱黑社會。

 

作者 facebook page(記者Kwan Chun Hoi新聞背後的一些人一些事)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