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朱幼麟大戰梁振英

2016/4/19 — 14:42

4月17日下午,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空總)在機場接機大堂舉行靜坐集會,2500人參加,擠滿大堂,抗議梁振英及其妻女在梁頌昕行李門事件中濫用特權,撒謊卸責。不同行同檢,特事已特辦,不願承認,激發抗爭。空總主席吳敏兒批評:特首梁振英、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民航處處長羅崇文,都置國際機場安檢標準於不顧,矢言必須「維護專業、絕不妥協」。空總同日向民航處提交信件,要求直接面談,交待「特事特辦」是否有違國際機場安檢準則,而如果政府當局一週內不回應,不排除再發起更大型行動。

靜坐現場最受矚目的,正是前全國人大代表朱幼麟(飛天朱)的精彩發言。他透露更多事件細節,包括事發當日與特首梁振英通電話的國泰航空公司職員是一名初級女職員,她儘管未被停職,但是「即場講電話講到喊(哭)」。他又指當時航空公司有「反建議」可代梁頌昕將遺下的手提行李送到三藩市宿舍,但被拒絕。朱幼麟表示這是一樁「徹頭徹尾的濫權事件」;「完全無人叫我來,是我自己一個人來」;「我不會接受有香港人在特權的陰影之下,不敢站出來說真話」,也「不希望以後再有人因聽到特權的電話而流眼淚」;「要找到(特權的)源頭,消滅這個源頭」。在場人士紛紛鼓掌讚好。翌日,飛天朱還說:「如果我告訴你,我正在排隊,有一位小姐來尖隊(插隊),再告訴我她爸爸是誰,我會叫這位小姐早抖(可以休矣)!如果這位小姐的爸爸再打電話給我,我會叫這位爸爸,你去死啦!如果他不去死,我都會幫他去!」朱幼麟表示自己無意針對梁振英,因為「他無資格要我針對」,「我針對是濫用特權這件事,因為他破壞了人人平等的原則」,「如果社會喪失了人人平等原則,我不希望在這個地方生活」,同時強調必須追究到底,因為「這是大事,不是小事」。

一、率性敢言存正氣

廣告

朱幼麟,現年72歲,前立法局及立法會議員,原香港協進聯盟成員,該組織與民建聯合併後成為民建聯成員,恆生銀行創辦人何添女婿,坐鎮華德豐多年,熱血沸騰的保釣人士,馬匹「豬小姐」的馬主,跳傘射槍賽車,堪稱多才多藝。2004年疑似因中聯辦幕後施壓而「突然」棄選立法會議員。雖然身在親共陣營,向來敢說敢當,比曾鈺成之流模稜兩可、猶抱琵琶的「蓬間雀」說法,東一句「see why」,西一句「王安石」,更加直接有力,不會左右逢源,擺出明刀明槍,不是暗箭揶揄。

(一)2008年6月12日,朱幼麟公開批評當時的特首曾蔭權以《基本法》沒有限制副局長不可擁有外國國籍作為開脫藉口,是「非常低智、低水平、全無知識」。他更鄭重指出:自由黨、民建聯一方面批評副局長問題,另一方面又反對立法會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追查,是患上「立場精神分裂症」。這種出自親共集團的全方位批評建制派聲音,相當罕見。

廣告

(二)2011年11月,梁振英當時表示「即將」宣佈參選特首,挑戰當時的「大熱門」唐英年。飛天朱當時撰文寫道:「從梁振英種種舉動顯示,他並不是那麼聽話。梁振英跑出來同唐英年爭做特首,明顯有違中央對於香港下階段特首選舉的部署,逼中央採取兩邊都不幫的態度。」有些人可能事後孔明,認為飛天朱當時誤判形勢。但是飛天朱接下來所寫的這段話,真令我刮目相看:「梁振英飲共產黨的奶水長大,最後卻不合作,對中央來說,情何以堪?假如我朱幼麟不聽中央勸告,出來同唐英年爭做特首,我不會覺得自己是反骨仔,因為我不是靠中央才有今天。這也難怪,在共產黨的制度中,有很多地方是預防自己人叛變的,可這些情況並不鮮見。西方制度便比共產黨高明,因為早就預計到每個人都是自私的,於是設計出理想的制度,讓自私及反骨的人可以為社會作出貢獻,這就是西方文化的其中一個優點。共產黨真要反省一下,為甚麼花了這麼多精力培養的人才,最後還是不聽話?」

這真是把中共獨裁專政的醜陋面目說透了。了解黑社會的人事升降,即可了解共產黨的基本面貌;了解西方民主制度之善,即可了解中共獨裁制度之惡。畢竟,在目前民建聯成員當中,能夠寫得出這種高度的文字,只有一個飛天朱,別無分號。飛天朱的言行,更讓我想起了當年遲暮敢言的廖瑤珠。身在親共陣營而良知未泯者,現在可能獨剩朱幼麟一人。

(三)2015年2月28日,朱幼麟接受中國大陸學生訪問,全文登載於《把握網》。我建議大家有空可以拿來看看。朱幼麟表示:「對於香港的工作,我的基本看法,下一階段重點是解決我們自己的問題,也就是我們港澳工作遇到的種種問題,今天香港一塌糊塗的局面是我們自己造成的,這是我的基本觀點。一些建制派人士都講是反對派搗蛋、反對派怎樣勾結外部勢力對付我們等等,我不是很支持這個觀點,我覺得問題出在我們身上,問題不在反對派,是我們沒有做好自己的工作,這是我最基本的立足點。」「幫共產黨做事的人的平均水平,我看是全世界參政人士平均水平最低的。」朱幼麟認為在目前共產黨陣營內,只有他的前助理麥美娟,以及民建聯主席李慧琼較佳,除此之外,就連一個有學歷有水平的人都沒有。他也表示自己在上世紀80年代當過上海市政府的顧問,跟江澤民、汪道涵相當熟悉,足見他是一個縱橫江湖的親共老手。

朱幼麟更加批評香港治理主體利益驅動,用人失當,表示佔領中環運動是香港社會矛盾累積的集中爆發,也是對管治者的一次嚴重警示,後者應該痛定思痛,深刻反省香港政府多年來管治在國民教育、青年問題、貧富懸殊、科學用人、人心回歸等基礎性、根本性工作的疏忽和失策、自由行政策推行過快過寬、行政沒有很好運用中央賦予的權力以履行職責等問題,以及在普選方案取態上各執一詞而無法協調導致胎死腹中之惡果。這種說法,像是出自民建聯成員之口嗎?

二、橫眉冷對黨奴才

面對梁頌昕的行李門事件,工聯會轄下的「民用航空事業職工會」批評空總誇大機場保安問題,表明絕不參與集會,如此視工人安全、專業、良知與尊嚴如無物,堪稱「工賊會」。此外,中共打手「愛港之聲」主席高達斌力挺特首梁振英沒有濫用特權,表示「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小題大做,借題發揮」,「一宗兩宗叫做濫嗎?是經常性,才可以叫做濫」,又稱航空人員幫忙拿行李「自港英時代已經有」,反問「給人方便又有甚麼問題」。他聯同十幾個奴才當天下午甚至在接機大堂另一端集會,抗議空總集會「唱衰香港」,大叫「反特首,就是反中國、反國家」,揚言「特首不容踐踏,踐踏自己家人,你很有面子嗎」,簡直一派胡言。旅遊界立法會議員姚思榮甚至表示:如果機場不酌情處理行李問題,將會影響香港「國際形象」。這些論點根本不值一駁。不過,當飛天朱面對這些人的胡說八道,他就表現得相當憤怒。

在電台節目中,朱幼麟當著高達斌的面,展開大反擊,直斥其可恥:「如果我一次兩次強姦一個人,就不算數了嗎?你的價值觀真是嚇死人。你講自己愛國,如果要愛國,首先要自己有水平。你正是侮辱愛國人士。」高達斌頓時語塞。朱幼麟進一步強調涉事的職員有名有姓,有工作單位,政府理應可以找到他們站出來說真話,同時強調有職員哭泣的說法屬實,「如果我說的是錯的,我立即道歉」。他的這類思維格局,儘管依然囿於「愛國」窠臼,但是至少敢言無畏,直斥奴才,實屬難得。

三、黨內板蕩爭特首

話雖如此,朱幼麟只要一直不「脫隊」,依然故我,亦即不公開反對中共專政,不公開反對習近平獨裁,不退出民建聯及一切黨組織及外圍組織,他就始終是共產黨的人,大家千萬不要對他寄予全盤信任。需知道歷來共產黨的對外統戰與對內鬥爭模式,一直不過如此。大家對於「黨的人」與「非黨、脫黨、反黨的人」之間的分別,必須要有清楚的認識。

由於朱幼麟依然是共產黨的人(儘管他自命特立獨行),而且一直是民建聯成員(儘管他多年不出席會議),而且中聯辦始終沒有對他下達「封口令」(至少表面上暫時沒有),所以坊間正在流傳一種說法:飛天朱是共產黨(包括香港地下黨)內權力鬥爭之下其中一派的哨兵(不論飛天朱是自主行動抑或被人利用),借梁振英行李門濫用特權一事,高調標榜「消滅源頭、追究到底」,用來測試中共高層政治風向。「倒梁」一派或許只是藏身幕後,但其真正目標正是粉碎梁振英的連任特首計畫,俾便自己派系的人馬獲得習近平垂青,得以出任2017年後的香港特首。

曾鈺成、曾德成、吳康民、梁錦松等青年樂園系統出身的地下黨員,以及其他各路系統出身的地下黨員,當然有包袱,不敢說出來,不敢做出來,但是飛天朱全無包袱,自告奮勇,披起戰袍,公開罵梁,反正他已經「人到無求膽自大」。他一方面很難被共產黨完全掌握(儘管他依然身在共營),另一方面又廣獲矢志「倒梁奪權」的地下黨員暗送秋波,因此飛天朱這類批梁言論可能「陸續有來」,現在也許只是頭盤。這些矢志「倒梁奪權」的地下黨員可能認為:如果有朝一日飛天朱被中聯辦、新華社全面封殺或批鬥,那就是「倒梁」功敗垂成的風向球;否則,如果放言無阻,或者只受小罵,那就是「倒梁」呈現一線曙光的新標誌。要哭要鬧要罵人,逼出習帝真心聲,正是這幫人的心計。這一招正是地下黨員苟活在共產黨這個龐大專制機器底下唯一自求多福的手段。即使飛天朱被擊倒了,這幫人也可以安然地全身而退,變陣轉進,再求突破,真是「無得輸」。

朱幼麟在上述刊登於《把握網》的2015年訪談中是這樣說的:「我們要多謝一個人,就是梁振英,因為他這麼不行,中央要推出下一個特首就很容易了,他推個阿貓阿狗,大家都說:啊,有進步了,有進步了。」此外,他也曾經在其他場合嘲諷梁振英沒有大學學位和資歷差,不明白為何中央這樣支持他,「幾乎見不到他做任何實事」,質疑梁振英是少做少錯的典範例子。2012年特首選戰後,他更直斥梁振英「好假、無自我、非人性化」,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因此自己一直與他保持距離。這樣看來,飛天朱這次登高一呼,前後綜合觀察,不正是變相舉起了「倒梁」的大旗嗎?這番政治盤算,令人看到中共內部權力鬥爭的算計和暗湧。唐太宗李世民詩云:「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勇夫安識義,智者必懷仁」;鮑照詩云:「時危見臣節,亂世識忠良」。飛天朱至今也脫離不了這類君臣忠孝思維模式和心靈框架,缺乏心靈獨立,暗自懇望聖裁,望忠言不逆耳,實在相當可惜。

在大獨裁者習近平面前,我不看好朱幼麟及那些矢志「倒梁奪權」的地下黨員。原因很簡單,習近平的智商和人格就是一個土包子和大痞子,根本不會欣賞或理會「逆耳忠言」,心中只有「權力」,特首必須「聽話」。現在坊間很多人說「聽飛天朱這樣說,看來梁振英越來越不會連任了」,我實在看不懂兩者之間有任何因果關聯,恐怕只是有人想入非非。

果然,事情正在朝著這個方向起變化。4月19日,香港《文匯報》刊登署名評論,嚴厲譴責朱幼麟的說法只是「捕風捉影,道聽途說」;「為抹黑特首添油加醋,做反梁亂港行動的幫兇,最終作賊心虛,自揭底牌,誠信破產,自取其辱」;「拿未經證實的小道消息,就向特首大扣濫權帽子,強加莫須有的罪名損毀特首清譽,先不說朱幼麟有何居心,做法首先極不負責,毫不道德,非君子所為」;「試想一下,若有人忽然向傳媒聲稱,見到朱幼麟與某女星開房,還引用酒店服務員的話來佐證。閙出軒然大波後,這人第二天就改口,說只是聽來的消息。不知朱幼麟能否善罷甘休,能不告說是非者誹謗」;「做『飛天豬』就好,不要做『大話豬』」。

由此看來,以中聯辦為首的香港地下黨高層依然是梁振英的撐腰者,所以現在極度討厭朱幼麟公開批評梁振英。為甚麼這班人還是這麼支持梁振英?因為主子習近平喜歡梁振英這個奴才,聽話,頂罪,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道理就是這麼簡單,偏偏就是有些人堅持不信,置若罔聞,反過來說「習近平不會這麼笨吧」,不禁令我偷笑。共產黨是要被反抗和推翻的,從來無法被勸導和期望的。
 

朱幼麟言論截圖參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