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朱經緯案 • 不斷更新】第二日審訊 事主鄭仲恒續作供 

2017/11/7 — 9:47

【請讀者不斷更新網頁(F5),緊貼案件最新進展。】

57歲的退休警司朱經緯涉嫌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以警棍襲擊男子鄭仲恒,朱經緯被控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案件自周一起於東區法院開審,並由主任裁判官錢禮主審,暫定5天審期。

案情指出,朱經緯在2014年11月26日,在旺角彌敦道666號上海商業銀行外襲擊鄭仲恒。控方在早前預審時表示將有3 段影片呈堂,並傳召8名證人,包括被襲事主鄭仲恒、為事主診症的醫生及途人等。朱經緯由大律師彭彼得代表。

【16:52】鄭作供完畢,休庭。

【16:30】控方進行覆問。控方問鄭仲恒為何拒絕提供同行女友人 Rose Ma資料,鄭仲恒解釋,因為她的男朋友當時不知道她在旺角,而且她也不想牽涉在這件事情裡面,因此她請他不要向警方提供資料。

廣告

控方再問他,根據鄭的說法,在起哄之前,站在銀行出面2-3分鐘,未能離開,原因為何。鄭解釋,因為當時警方阻住了去惠豐中心那邊的去路,那時候已經過不到馬路,同時,他們也八卦,想看看是什麼事情,因為有特別事情警方才會封鎖馬路,那裡亦有一大群群眾。

控方再問到,被警棍打到頸背後,鄭說他先帶馬小姐離開,再回到現場,看看是誰打他,但從影片可見,他被打後看來並沒有轉頭,當時打算如何認出是誰用警棍打他?鄭解釋,認得誰是打他的手肘那一位,因此他能夠說出是藍衣的警員,而且那時候他看見朱經緯在他面前打人

廣告

控方問,當日他和馬是否有警員給予指示要求離開,鄭稱沒有,但因為見到警方不斷揮棍打人,如趕羊一樣,所以朝那個方向走,,前面的人也是向那個方向走。控方問,他是否只是跟隨人群向那方向離開,鄭稱當時行為如自然反應,跟着後面推趕他的人的方向。

【16:04】辯方律師要求尋求指示,案件押後5分鐘。

開庭後,辯方律師向證人指出,被告對他所用的力度,並非如所描述中等至大的力度。鄭仲恒稱,「這是很主觀的,我不知如何回答你。」辯方稱如果這警棍以中等至大的力度擊打,會對他造成很大的傷勢。警棍接觸他的地方是背、肩胛骨之間的位置,鄭仲恒不同意。

辯方稱,鄭當時聽到起哄後,銀行出面逗留了3分鐘,其的行為是在抗拒或阻礙驅散驅趕的行動,是否同意。證人不同意。

辯方再問他是否同意,將自己置於這個一大群群眾之中,令警員很難分辨衝擊封鎖線激進的示威者,和他自稱路過的人,鄭認為,這不是他要考慮的問題。辯方質疑,他其實是自願將自己暴露於風險當中,因警方可能進行執法行動。證人不同意。

辯方再問他是否誇大傷勢,痛楚,和嚴重程度,鄭不同意。

辯方問是否因11月25日、即案前一天對於PC9401的憤怒,令他在26日誇大了情況,及向警方報復,鄭不同意。

【15:40】辯方:警棍無打中頸部

辯方質疑,鄭仲恒在影片中看來向一名警員有向前及向側的動作,證人要求再次看片段。庭上播出DBC的片段,並停在辯方律師所指的鄭向前向側的動作。辯方質疑,鄭仲恒向前的動作,向前與警員度說話,是否會令該位警員感覺是有侵略性及攻擊性的行為。鄭認為不會,當時只是向警員稱「唔好打我」。

辯方之後呈上一張影片截圖,稱片段中那支警棍向下移動的動作,並沒有觸碰到證人的頸部,無論是左後腦、頸部及肩部,問證人是否同意,鄭不同意。辯方呈上另一張來自東方日報的圖片,質疑警棍與其身體的接觸點只有肩胛骨中間的位置,而非頸部的位置,鄭稱不同意。

辯方又詢問,鄭在送走女友人馬小姐,是否返轉頭同警員爭拗。鄭稱,他在百老匯與馬小姐分開,曾回頭找那個打人的警員,當時「好嬲」只見一些軍裝警,便對他們說,「你哋係咪就咁隨便打人?係咪係人都打?」他稱,這不是很長的爭執,後來沒有人回應,也找不到打他的警察,所以就離開。

辯方稱,朱經緯一直在那個路口,直至凌晨當值完畢,問他是否同意。鄭指軍裝已封所有馬路口,他找不到朱經緯位置。

辯方重提,鄭在作供時稱港鐵 D2 出口時稱,在港鐵大堂裡面有人治療他,鄭在供詞裡面指有急救站,但實際上沒有急救站。鄭稱,那不是一個由政府、團體設立的急救站,只是有急救員見到他,問他發生甚麼事。他解釋,見他們有急救箱等急救設備,當時可能只是用上「急救站」的錯字形容。

辯方又問,鄭在作供時提及,求醫後看醫生。鄭稱,當時醫生就傷勢拍攝了相片,但每個地方拍了多少張,則不太清楚。

辯方問證人你是否同意,這四張相片沒有顯示他的樣子。鄭同意。

辯方再追問,有關相片裡面不一定是他,可以是任何人,問證人是否同意?鄭不同意。

【15:24】辯方再盤問事主當日到現場的目的,是否在當日早上察覺到,前一晚是旺角彌敦道及亞皆老街有清場行動,鄭稱知道 26日清場,所以才去找馬小姐,因為怕有人再次佔領。辯方再質疑「你說你驚有人會再出來佔領?這是你的擔心?!」鄭解釋,是擔心馬小姐。裁判官指出,證人已指出原因是為了陪馬小姐,辯方律師重複提問。

辯方之後指,證人稱擔心馬小姐,但他們都去了最多問題發生的路口,問他是否同意。鄭否認。辯方認為,他們在上海商業銀行逗留了3分鐘,其實當時你們是有充足的時間離開的,他是否同意。證人稱,當時有好多情況會起哄,「當時起哄是幾 normal。人群衝過來時,我便跟著走。」

至於起哄當時,行人過路處,即惠豐往上海商業銀行及銀行往惠豐,其實都是被警方用封鎖線封鎖了,為何他們依然在那個地方聚集那麼長的時間正在等什麼。鄭稱,時間只是三分鐘,「少過五分鐘,食支煙都唔只。」

辯方指出,在路口有警員曾用大聲公去警告公眾指現場很危險,請公眾人士離開,鄭否認。辯方再指出,在那個路口有充足的警方警告,那個地方動盪不穩,勸籲群眾離開,鄭不同意。鄭指出,當時有嘗試過馬路去惠豐中心,但警方封了路,在那裡逗留兩三分鐘可以做很多事,八卦一下發生甚麼事,與現場市民講兩句,但實際做了些甚麼,逗留到兩三分鐘,現在未能記不起來。

【14:30】開庭。庭上繼續播放蘋果影片剩餘部分,影片顯示鄭對記者兩次說出「我路過架咋。」辯方請證人請指出頸部被擊打位置,鄭向指右肩頸受傷。辯方質疑證人早前稱頸被打後,不能把頭轉向位置,影片中似乎顯示,證人講「仆街」的時候吧頭轉向右面。證人稱,當時整個身體也有轉動。

辯方再質疑,鄭在口供中稱,頸部在正常活動範圍內將頸部轉向左邊、右邊、上面、下面,活動都是有限的,但昨日向法庭表示,有一個月時間左轉有限制,口供的記錄卻是十日,其實那個才是真確。鄭稱,正常活動包括上下左右的移動,向右郁動的情況特別嚴重。向左有幅度限制,但沒有向右那麼嚴重。可能左右搞亂了。

辯方再指,證人看來不是太肯定自己頸部移動的情況,因為鄭在法庭上指自己轉向右方有問題,但是他口供裡面指上下左右都有限制,「你是否對自己頸部移動的狀況有混亂?」鄭稱,重看問題時覺得問題有點奇怪,估計口供中最後一句,警員或調亂左右。

辯方再提出,在第二份口供中提到,頸部上下左右的移動都受到限制,問這些情況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有持續了多久?鄭當時回答是,在頸部被打後,症狀就持續了10日,似乎他供詞中所指10日與法庭中的供詞不符。

辯方再提出在朱第一份口供,由另一位警長錄取的,當時他提及感覺有硬物打在頸部左後方的位置,間證人是否不同的警員都是作出相同的錯誤。

辯方又問到底,究竟被打的是左後腦,左後頸,還是右後頸?鄭稱,先不談左右,後腦和頸差不多的部分。再說左右,時隔三年,昨日或講錯,據兩份較接近事發時的口供,以及醫療報告,都寫是左手面,昨日記憶可能模糊了。

鄭回應稱,當時十日是向上下右都有限制;之後,右方仍有痛楚,轉右有限制。事件過了三年,「問我維持咗幾耐,我會答你維持咗一個月。」

當時有警員想檢查他所謂的傷勢及想影相,但他拒絕,鄭解釋,因為事務律師朋友告訴他這並非必要,所以沒有這樣做。

【13:00】中午休庭。

【12:45】辯方律師要求鄭仲恒確認IG 貼文,在11 月 26 日發出「做完野,等我拿拿林落旺角打九班警員」的帖文,鄭確認,解釋純粹想自己冷靜番,因為剛剛被警察打完,「想做少少嘢分散心情,不 focus 在嬲的情緒上。」

辯方之後問到,11 月 25 、 26 日,好多人市民涉及警員受襲的事件,鄭仲恒有沒有參與當中。裁判官稱,問題可能引起其他刑事指控,提醒證人沒有必要回答。鄭仲恒之後提到,自己沒有打或者接觸,導致警察受傷。

辯方返回當晚情況,要求他澄清在什麼地點,聽到有人起哄。鄭仲恒稱,大約是新之城的位置,辯方再仔細提問,當他聽到起哄開始到掉頭,中間時間多長,以及當他聽到起哄時,銀行前沒有沒有群眾等。鄭仲恒稱,當時不算有很多人,不像影片中那麼多人。他們是市民想知發生咩事。

辯方律師呈上一段蘋果日報的影片,表示該影片未經過刪剪,並顯示當時惠豐外有人橫過馬路的情形,並指出又有人橫過馬路至鄭被擊打,中間只有38秒。

【12:15】辯方律師要求鄭仲恒,確認一則女友人 Rose Ma 的instagram 帖子,鄭表示他不知道,她有貼過帖子出來,亦沒有轉載過。裁判官質疑該帖子不屬於鄭本人,屬於不能被呈堂的傳聞證據(hearsay evidence)。辯方表示,希望透過該帖子,證明鄭說當天前往旺角是因為收到 Rose Ma的電話是一個謊言,裁判官批評,法庭早前已經接納了整份文件作為呈堂證供,但當中原來夾雜了一則不能被呈堂的證據,認為辯方不能就該項證據盤問鄭,只能向鄭單方面指出認為他指自己當日收到 Rose Ma 電話為謊言。

辯方質疑鄭仲恒,講大話,Rose Ma當日根本沒有打電話予證人;在旺角只是撞到 Rose Ma,並非約好見面;與 Rose Ma 見面,全部只是大話。鄭仲恒全表示不同意。

辯方指出,警方希望找到 Rose Ma,曾向他尋求 Rose Ma 的聯絡方法,但他拒絕提供。鄭仲恒承認,但否認拒絕提供 Rose Ma 的聯絡方法,是擔心 Rose Ma 揭穿他的大話。

【11:53】休庭,12:15分再續。

【11:15】辯方又提到,昨日鄭仲恒稱抵達法院,西菜南街不是很多人,但警方影片顯示 11 月 26日晚上 8時43分西菜南街有相當多人。但法官此後打斷指出,案發約10時許,當時證人不在場。

庭上播放11月26日晚上8時47分至8時51分的警方片段,片段中多人滿佈街道叫口號,也有人起哄,多人舉機拍攝,也有店舖落閘;辯方問當鄭到達西菜南街,大約十點時,是否見到影片中的情況,鄭稱,那不是他當晚行的方向,當時他步出港鐵站後,在山東街與奶老臣街一帶只有三分之一至四分一人左右。

庭上播出TVB新聞片段,顯示接近午夜,西菜南街和豉油街一帶繼續有市民聚集。

【10:49】辯方在休庭後,繼續盤問鄭仲恒,有關當日會合女友人馬小姐(Rose Ma)的地點及之後的路線,庭上展示有關地點相片。辯方質疑,當日他在有沒有任何原因,在銀行中心附近的Body Shop會合馬小姐後,沿西菜南街向北方行,為何不轉左去惠豐中心,而橫過馬路到上海商業銀行。鄭指,當時跟着馬小姐同行,不知道她為何選擇此路線,印象中惠豐中心都幾多人,不容易行,所以未有選那條路。

辯方質疑,當時的一大群人,他們都共同行動,目的是佔用路口,因為惠豐一方沒有空間,所以轉到上商一方,問他是否同意。鄭仲恒稱不同意。

辯方又質疑,如果當日與馬小姐如想到上商銀行,為何不選擇港鐵地下通道,鄭稱當時馬小姐在旺角,沒有麻煩她返回港鐵站,加上他到達旺角後,致電馬小姐,對方當時稱在Body Shop,也沒有提最終目的地,沒有取道地下通道。

【10:38】休庭5分鐘。

【10:00】

辯方盤問有關腳部傷勢,鄭仲恒稱當日被踢下「嘰下嘰下(一拐一拐)」,敷冰之情況改善。對於求醫時未有提及腳部受傷,他解釋,因為事隔一晚,情況已大為改善,毋須向醫生提及。

辯方問鄭仲恒是否利用之前的傷勢,在11月26日去設局或者屈當日清場行動的警察,鄭稱做法完全不接受。

辯方提及,根據證供,鄭仲恒告訴警方被踢「上5寸下5寸」的傷感到相當痛楚,兩日「一拐一拐」,痛楚持續4日,但根據當晚影片,未顯示鄭有「一拐一拐」。鄭同意辯方說法,指被踢後大約一分鐘左友沒有「一拐一拐」,又謂「大家都受過傷,痛楚沒有即時出現」。

辯方再引述鄭的口供,指鄭當時到旺角新之城時,開始「一拐一拐」。鄭指出,記不清具體行到開始「一拐一拐」,但記得行到鱷魚裇和百老匯開始「一拐一拐」。

辯方質疑他編造原因,以解釋自己在影片中沒有「一拐一拐」。鄭反問辯方律師,是否知道上商銀行與亞皆老街的距離。法官打斷道,證人不可以直接問辯方律師問題。鄭仲恒一度情緒激動,及後表示「sorry,我會控制自己的情緒」。

【09:40】開庭,由事主鄭仲恒繼續作供,接受辯方盤問。辯方大律師問證人鄭仲恆。

鄭仲恆被問根據 Instgram post,第 90 項寫著「旺角香港」和「第 59 晚」,相信是指佔領運動的「第 59 晚」,即是2014年11 月25 日,當日鄭的IG三個帖包括「老柴 9401,記撚住你,踢九我」、「無事番到金鐘,多謝金鐘 First Aid 幫忙,9401,我記撚住你!」、「相片,顯示『上5寸下5寸』包紮頗為嚴重的情況。」

辯方問鄭仲恆是否記得2014年11月25日,在旺角有執行法庭清場禁令,當然是否仍有到旺角,鄭稱根據IG紀錄,他應該有。辯方質疑他要辯方提供的 IG 記錄才記得。

鄭稱,事發在三年前,不清楚記得哪一天有到旺角,「都要 check 番 social media 先記得。」

鄭供稱11月25日他要上班,故可以假定他是下班後才到旺角,但忘記在哪兒受警員9401襲擊,亦無就該事件報警。對於為何未有即時投訴,鄭仲恒解釋,過去曾有一段時間好多人投訴警察,好似都「嘥氣」;至於就 11 月 26日 朱經緯一事,因有影像等證據,決定投訴,他未找到證據之前,沒有投訴。

鄭承認沒就警員9401襲擊他的事件,告知代表律師;因當時未認識代表律師。

【09:30】聲援朱經緯的撐警大聯盟,今日到公眾席旁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