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朱經緯案】委員:若投訴警察課未能提新證據 監警會毋須重新裁決

2015/7/20 — 10:31

監警會早前大比數裁定警司朱經緯毆打市民的投訴指控屬實,監警會昨表示收到投訴警察課提出「新觀點」,今日會把資料交予委員,委員需於周三或之前回覆是否就資料再作考慮。但有報道指不少委員認為當中不涉及新證據,拒絕重新投票。監警會宣傳及意見調查委員會主席鄭承隆今早指,投訴警察課除非能夠提供新理據或案例,否則單純地反建議將朱經緯評為濫用職權「未經舉報但證明屬實」,監警會委員並不會、亦毋須重新裁決。

去年 11 月,時任沙田分區指揮官朱經緯,被拍到在旺角佔領區用警棍毆打途人後頸 (資料圖片:dbc片段截圖)

去年 11 月,時任沙田分區指揮官朱經緯,被拍到在旺角佔領區用警棍毆打途人後頸 (資料圖片:dbc片段截圖)

廣告

鄭承隆今早出席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時表示,委員尚未收到有關資料,現時監警會仍未決定,是否再就事件討論和投票。他指監警會早前開會就有關個案的討論很透徹,個別委員已看了相關片段過百次,就是否毆打方面有充分討論。監警會會盡快處理,因明白公眾有期望,希望監警會在朱經緯退休前處理。

鄭承隆:委員已有充分討論 未決定重新投票

廣告

朱經緯將在今個星期四退休,鄭承隆在一個電台節目,被問到監警會秘書處是否在電郵中,要求委員在星期三或之前重新投票決定,他並無正面回應,但就指早前的裁決已經有代表性。他認為:

「我們有28個委員,開會出席其實有18人,不是一個小數目,我們不能每次會議等28個人出席、有些案件他從來沒有出現(會議)的,我們不會等、不會『等埋阿邊個』才開會,這個是無可能。我們是否要應酬所有委員?」

鄭承隆對於部分委員披露秘書處的電郵內容感到失望,指內容應受保護。被問到市民對監警會的信任程度減少,鄭承隆表示「可能是做得不好」,會盡量向公眾解釋監警會的做法。

他表示,監警會以獨立身份查案,如與投訴警察課意見不一,最終交由特首裁決。他表示對於有委會向傳媒透露秘書處電郵內容,感到失望,又指監警會若就案件重新投票,需要宥新理據及觀點。他希望市民信任28名委員的判斷,並說 :「每個人應該都有良心,拎不拎出來我不知,但是我相信好多人都拎個良心出來」。

鄭承隆又說,監警會無法控制特首如何回覆該會的意見,但作為一個獨立機構,監警會只可告知特首有關他們的看法。該會已就如何令市民日後對警察的投訴減少一事,向警務處長及特首反映意見,均獲正面回應。鄭承隆承認警民關係緊張,建議市民如有意見,仍提出來討論,不應主動衝擊警務人員,監警會亦盡量協助市民和平表達訴求。

至於監警會前成員、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今早接受港台節目《千禧年代》電話訪問時,指投訴警察課要明白其定位,若堅持不接受監警會的結論,最終都是傷害警方形象,與監警會造成對立亦不好。

 

張達明:難以想像有新證據 相信警方只是死纏

張達明認為,這次是相當簡單的投訴,有相關錄影片段,半年內又幾經討論,因此難以想像還有新證據或新資料,「只係他(投訴警察課)不想接受這個結論,有點死纏爛打」。張又解釋,法律上一個行為不能出現兩個指控,因此投訴警察課若建議結論改為裁定朱「濫用職權」是「未經舉報但證明屬實」,卻又不是「毆打」,在邏輯上解不通,因為若警員沒有合法權限打人,即與普通市民打人一樣犯法。

被問到對監警會有沒有信心,張達明嘆氣說「這是比較難答的問題」,又認為監警會有改變,過往即使涉及敏感議題,都不會有資料流出,保密措施做得不錯,但今次未有最終結論時,已有片面資料流出,做法不適合。

另外,投訴被打的事主鄭先生(Osman)直言,若監警會在沒有新證據下再投票,或者是政治決定。Osman今早在商台節目指出,監警會早前投票通過朱經緯毆打投訴屬實,本可以挽回到市民信心,但現時有保留。至於若監警會決定最終與投訴警察課意見不同,將交由特首定斷,Osman表明「唔會有信心」,原因是當局一直包庇警方,而特首是「包庇的阿頭」,故對他沒什麼期望。

《am730》引述不具名的監警會委員透露,不少委員認為當中不涉及新證據,拒絕重新投票。該委員又稱,有一半監警會委員、即14人支持原裁決,認為針對朱經緯的毆打指控屬實。而監警會委員馬恩國向《明報》表示,昨晚已向監警會提交報告,要求本周就事件重新舉行會議討論及投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