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朱褔強:冇檔案法 政治道德淪喪

2015/2/17 — 11:53

南丫島海難兩名涉事船長昨日被判刑,但海事處官員責任仍未被追究。爭取設立《檔案法》的政府前檔案處長朱褔強今日在《明報》撰文,表示意外揭發海事處履行公務時,鮮有立檔、存檔,情况極混亂恐怖,顯示《檔案法》之重要。朱褔強認為,沒有檔案法的制衡,官員們做任何事,就沒有責任留下任何紀錄,政治道德淪喪,導致官員可厚顏地、模稜兩可地聲稱:「我冇講過我冇做過呀!」

朱褔強指出,海難死因庭報告揭露了海事處在履行公務時,鮮有立檔、存檔不大願意以書面溝通或備存公務紀錄,很多都是口耳相傳,無法追溯政策和做法的商議和決定過程,「後果當然是容易發生誤傳、誤解和誤會,沒有完整及可靠的公事紀錄……情况極混亂恐怖。」2008年,赤柱一棵刺桐古樹倒塌,壓斃19歲女生莊頌賢,後來的死因研訊同時暴露出康文署的職員檢查刺桐樹時沒有開立完整紀錄,「再甚者,很多紀錄又遺失,導致那棵腐樹沒有及時移走,後果是一個無辜的生命剛開始就被粗暴地終止。」

朱褔強指出,世界上任何一個文明的政府、敢於面對人民及「以民為本」的政府,都會制訂《檔案法》的法例,嚴格監管政府檔案的產生、管理及保存。在檔案法下,公務人員在公事活動過程中,必須開立檔案;官員所做的每一件事,所下的每一決定,都需要依法立案為證,成為歷史檔案。檔案法亦會訂定市民查閱政府檔案的權利,一般封存20至30年後便會開放予公眾人士查閱。

廣告

朱褔強指,香港自詡為亞洲國際大都會,但只是世界上極少數拒絕訂立檔案法的地方,不單只是西方國家,香港周遭地方,譬如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越南、泰國、日本和韓國,甚至大陸、鄰埠澳門,都已訂立檔案法:

沒有檔案法的監管,優質管治沒有保證,沒有檔案法的制衡,官員們做任何事,都可以沒有責任留下任何紀錄,嚴重點說,官員們基本上可以「無法無天」,什麼問責,全屬空話。以後遇到什麼質詢,官員們仍可厚顏地、模稜兩可地聲稱:「我冇講過我冇做過呀!」沒有檔案法,政治道德淪喪。(朱褔強)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