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卓人的逆流與逆勢

2018/11/26 — 14:42

李卓人

李卓人

選舉前不敢寫李卓人,因為有很多朋友支持他,我不想影響士氣;選後寫卻像落井下石或馬後跑,怎樣寫也不討好。可是,既然輸了就應該多思考,所以還是要寫。這次選戰不易,李卓人逆流而上,這點無庸置疑。雖然如果我有票的話也會投給李,但現實是民主派的選舉策略發展太落後了,而建制派卻不斷思考及進化,這次李馮二人加起來的票數也要輸,背後當然有很多脈絡問題,但選舉策略落後相當關鍵,甚至可以說是逆勢而走。

台灣高雄變天,空降的韓國瑜在綠營票倉擊倒民進黨,由不被看好到高票當選,他也使用了很多新穎大膽的選舉工程,例如在部分文宣去掉國民黨的影子,甚至會批評國民黨,打着為高雄經濟打拼、放下意識形態的旗幟,一副獨立的政治素人形象。他這樣走,因為他知道年輕人不似上一輩般投入藍綠鬥爭,覺得政黨政治是老氣的包袱,再重複藍營的舊路打不出一片天。他似乎受了柯文哲的影響(他曾任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很懂得玩素人路線的要點,他明明已經不年輕,形象卻鮮明活潑,一個求變的年輕人般,最後成為高雄人求變的希望。事實上政治素人早已是全球政治的大潮流,韓國瑜乘的不是頭班車。

這些策略潮流,陳凱欣都笨拙地抄了過來,但她成功了。陳凱欣有不同吧?她隱瞞自己的建制派身分啊!選舉工程本質是賣廣告,誰會告訴你真相的全部?韓國瑜說不搞意識形態,當選後還是乖乖的承認「九二共識」。選舉工程就是看誰的廣告賣得好,其他不談,正如今日的蔡英文與當年「最後一里路」的蔡英文,好像不是同一個人。

廣告

李卓人其實跟韓國瑜一樣,都是六十一歲,但他們走相反方向—李背負起政治與傳統的包袱,也沒有特別策略針對年輕人。李卓人的形象在新世代眼中是「又係你」,形象追不上時代。我不是說傳統不重要,也不是說李過去的付出不值得尊重,但選舉就是講供求的對奕,遺忘歷史是常態,殘酷得可怕,然而要參選就得面對這種殘酷。這不單是李的問題,更是整個民主派的問題。因為新世代討厭這些迂腐傳統,全球的素人政治才會冒起,將求變的渴望投到白紙般的政治人物上;香港的新世代也有同樣的渴求,因此之前素人們才能擊敗政壇老鬼。這次補選要一決勝負,沒有比例代表制下的老鬼、素人各據一方的空間,既然民主派只有兩個老鬼,不少新世代自然會拒絕「含淚」投票。選舉時當然可以打道德牌、理性牌、告急牌,也可以用理性反駁焦土邏輯,但這些不滿李卓人的想法有其脈絡,也是民主派多年來拒絕年輕化的惡果之一,民主派也不能逃避責任。

黃之鋒、羅冠聰等年輕人替李卓人助選,也許會有少許幫助,但不可能縫合這世代的鴻溝,反而可能將這些年輕人拉到老鬼政治當中。社運力量一直對議會政治有迷戀,不論是台灣的太陽花與香港的雨傘運動都走不出這邏輯。黃、羅等人經歷了議會與選舉的洗禮,反而開始失去了當年的亮光。我們沒有不團結的本錢,但團結也需是條件,大家都似乎沒有意識去豐富團結的條件,結果團結變成消耗。

廣告

兩個月前有朋友在傘運四週年說雨傘運動的傷口開始癒合了,我卻說沒有,因為傷口轉化成其他隱疾—抗爭想法之間的角力、抗爭的絕望感......另外,每次DQ都是一次重傷,香港人還未從創傷後遺症反應過來。這次大敗又是一次重傷,我怕香港人有天會忘記站着的感覺。

新世代的政治新星接連被DQ,中共留下民主派這個殘存的政治老人就是看準這群人無法自強更新,這次陳凱欣得票與三月補選時鄭泳舜的接近,反映民主派的老策略已經打不過建制的鐵票倉,選舉結果證明民主派已無威脅。唯一出路也許只有民主派徹底換血,但可惜他們老的不單是身驅,還有腦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