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國章的主席勳章

2016/1/1 — 13:28

資料圖片:李國章

資料圖片:李國章

香港年底政情堪稱光怪陸離:梁振英被揭發在非公開場合要求商界不要捐錢給香港的所有大學;梁振英臉書上出現與日本色情女優交友的確鑿證據,他不但拒絕承認,更聲稱有駭客入侵;土共青樂系統資深地下黨員吳康民預言梁振英會連任,涉嫌意在言外,猛講反話;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為了擺脫被蘋果日報記者跟蹤而報警求助;王晶與阿叻之流強調年輕人應該追求有錢、有樓、逆來順受;梁振英委任「反佔中大聯盟」律師錢志庸,以及曾撰文盛讚香港自由度比殖民地年代優勝的大律師毛樂禮,加入監警會任委員,任期兩年。面對這些香港急速沉淪和墮落的現實,大家感到痛心和憤怒。然而,數年底風雲人物,真是還看今朝。

12月30日,政府《憲報》網站提早洩露:備受師生和校友批評的李國章,小人得志,雞犬升天,獲特首梁振英正式委任為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為期3年,接替剛卸任的梁智鴻。樑上小丑終奪主席勳章,李國章榮幸,吳克儉恭賀,但卻激發港大師生、校友和全港大部分市民震怒。港大校友關注組和香港大學教師及職員會感到極度憤怒,正在部署下一步抗爭行動,發起1月3日大遊行。香港大學人文學院主任兼校委會教職員代表Timothy O’Leary當晚立即發表聲明,對委任表示不滿,要求全面檢討校委會架構,以捍衛院校自主及學術自由。進步教師同盟表示:根據李國章往績,他出任港大校委會主席,無異於將百年學術殿堂毀於一旦。港大學生會會長兼校務委員馮敬恩表示:在此劣勢,大家要聰明部署,不要躁進,雖然目前無意罷課,但會嘗試在校委會內推動「不合作」行動,又提出擬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針對建制派和賣港賊發動「票債票償」行動。

身為中國共產黨在香港豢養的眾多奴才之一,李國章堪稱小器、記仇、虛偽、掩飾、戀權、貪威、挑釁、煽動、欺善、怕惡的非典型酷吏式人渣。既不太平,也不紳士,沙皇擺款,文過飾非,死不認錯。他是一個人格徹底破產的醫學雜碎、教育白痴、科技外行、校務亂源,做盡主子愛看的奴才事,說盡主子愛聽的奴才話,跟演戲食屎、經商低能的陳百祥(阿叻)屬於同一檔次。真係玻璃都變鑽石。

李國章現任香港特區政府行政會議成員、全國政協委員,2015年3月起更成為港大校務委員。他在1996年起出任中文大學校長,被批評作風強悍霸道,強推中大、科大、教院合併。在2007年的教育學院風波中,時任教育統籌局局長的他又強推中大、教院合併,受到當時的教院校長莫禮時猛烈批評,更有教院高層爆出被他出言威嚇,他的金句「I'll remember this, you will pay」當時更成為城中熱話。及至2014年雨傘運動學生罷課期間,李國章更加揶揄學生「罷課不如退學」,更借藏人自焚改變不了中國政策為由,聲稱就算學生退學也無用。只要大家翻開歷史資料一看,他的偽善、小器、低能、囂張,完全一覽無遺。

最近媒體更爆料指出,李國章早於1997年5月在《香港外科醫學院雜誌》撰文《水晶球的啟示》,公開表示曾遭香港大學醫學院排斥而不邀請他出席院士考官午餐會,暗批做法小器,同時猛烈批判當時港大醫學院外科學系主任黃健靈差點令一個國際會議流產,而黃健靈也曾試圖阻礙李國章擔任港大外科醫學院院長云云。無論如何,李國章針對香港大學之苦大仇深可想而知。李國章當時在文中抒發心中鬱結,慶幸自己「仍然是一名外科醫生而非政治人物」。他後來就反了過來成為政客,更感榮幸,那是後話。此外,前港大副校長程介明更說過:李國章出任教育統籌局長時曾經囑咐他人「向捐贈者數說港大不是」,又呼籲大家「不要捐錢給港大」。李國章真是與梁振英情投意合,所見略同。如此公報私仇,如此苛刻小器,現在成為港大校委會主席,他將如何雪恨,令人不敢想像。

如果你認為這些事實都是年代久遠,不足為憑云云,那麼我們就看看他在2015年的那副德性。3月24日,他指摘教授(暗指戴耀廷)不務正業致使香港大學排名下跌:「你的業務就是教好學生,做好自己研究,發表論文」,「你如果不是做自己本分應該做的事,大家都看到,世界評論你,就將你下降!」7月28日,他怒轟衝入校委會會議室的港大學生包圍他:「我是受害者,你要虐待長者無法啦,我都不可以阻止你」;「不給你走、不給你吃飯、不給你出去,是不是軟禁你?」8月4日,他聲稱7月28日當晚他的腰背右腎位置被打:「文化大革命剛開始時,(紅衞兵)驅逐教授,強迫他們坐下、下跪,承認他們做錯了,(當晚)完全是歷史重演,那是暴民統治。」9月29日,他在港大校委會反對陳文敏擔任副校長:「我感驚訝為何這些政黨會極力推動這位人選。你都知內地大學有黨委書記,他們是否想有一位黨委書記在港大?」9月30日,他公開批評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公開他及其他校委在9月29日會議上發言:「你信不信這個『大話精』?這個人不應該爆這些事情出來。」10月28日,他回應9月29日會議有人偷錄並公開披露:「自己所說的光明正大、有道理」;「這些(偷錄者)當然是支持陳文敏的人,可以看得出政黨在背後是否同流合污、做卑鄙手段,香港人自己判斷。」聽完這些渾話,今天我們香港人已作判斷:李國章,你有病就要看醫生了!

世上有種叫「人格違常」(personality disorder)的精神病。它可以是「妄想型」(paranoid):針對別人對自己的辱罵長期心懷怨恨、無理取鬧擔心共事者的可信度、對別人善意的言行感受到威脅、不願對人傾訴而害怕別人反過來用以傷害自己。它也可以是「戲劇型」(histrionic):具有強烈的自我意識和個人表演慾、富含敏感和誇張的情感、極度重視別人的認同和保證、善於玩弄和威脅別人。它更可以是「自戀型」(narcissistic):過度自我中心、膨脹、嫉妒、傲慢、缺乏同理心、對失敗、挑剔、評論過度敏感、專注於想像出來的成功、喜於利用別人、認為世人非友即敵、不懂體會別人的苦處或困難。李國章,你擁有這種妄想、戲劇、自戀的異常人格,又自稱是醫學權威,應有自知之明,是時候早點接受治療了!既然有此痼疾,李國章還適合擔任這個凌駕於校長職權之上的校委會主席嗎?

對於特首兼校監梁振英排除香港社會及港大校內強烈爭議,一意孤行委任李國章為校委會主席,有些人表示不能理解。我實在對於這些人的不理解表示不理解。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蛇鼠一窩,互相取暖,奴才得志,黨國滿意,還有甚麼難理解呢?梁智鴻請大家給個機會讓李國章試試看擔任主席,但是誰給大家機會不讓李國章試試看呢?況且,只要大家熟悉《香港大學條例》的規定,如果在李國章3年任期內「試驗不成功」,又有任何可能或方法中途解除他的主席職位嗎?不要騙人了!有位學者更加莫名其妙,溫和地呼籲李國章公開剖白自己將會如何做好主席而不偏不倚,猶如要求巴格達迪公開剖白自己要如何善待不同宗教一樣,簡直愚蠢可笑。再這樣腦殘、幼稚、受騙、中立、畏懼、偽善,不用自己雙眼看清楚事實真相,不嘗試積極行動扭轉危局,可以休矣!

怎麼辦?我有以下三個建議。

一、2016年元旦遊行口號現在包含了爭取全民退休保障等訴求,未免令許多右翼人士聞之卻步。從團結民主陣容的大局來看,未免欠缺包容協調。為何不在要求「梁振英下台」之餘,嚴正要求「李國章下台」,用以承接1月3日「廢除特首作校監、捍衛院校大遊行」的鮮明訴求?大會不妨三思。依我看來,1月3日的遊行計畫和訴求更加旗幟鮮明,足以成為左、中、右翼等不同人士的廣泛共識,值得各界邁步相挺。遺憾的是兩次遊行欠缺協調,時間太過密集緊湊,可能產生市民擇一參與的不利結果。無論如何,我鼓勵大家參與1月3日的「倒梁倒李」大遊行,齊步塞爆遮打道,讓中環遍地開花。我說甚麼,大家懂的。

二、港大學生可以考慮刊印一小本《李國章語錄》,簡稱《李語錄》,摘引李國章講過的「精彩」言論及日期,一頁一句,在句子下附上相關精美插圖,封面格式以毛語錄為依歸,再加上李國章肖像漫畫「英姿」,一方面作為歷史見證,一方面滿足其虛榮心,另一方面作為廣發全校和全港的「香港大學新領導一句頂一萬句的最高指示」,不加鹽不加醋,不歪曲不篡改,就讓李國章過往的真實言論把自己赤裸地釘死在歷史恥辱柱上,令他無從逃避,令他陷入瘋狂,令他鼓氣咆哮,令他醜態畢露。

三、大家不要垂頭喪氣,意志消沉,反而要越挫越勇,自省得失,把矛頭指向李國章、梁振英、整個校委會制度,以及幕後操控任命的中共黑手,捍衛院校自主及學術自由,密切關注馬斐森校長在李國章陰霾下的去留與續任問題,部署日後發動非暴力突發狙擊行動,以及針對校委會黑箱專政的「不合作」運動。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在這一方面,絕對可以在堅持非暴力原則下,發揮重要作用。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