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國章言行囂張所為何事?!

2016/2/1 — 18:17

資料圖片:李國章

資料圖片:李國章

對於藍血貴族出身的李國章來說,港大只不過是一尊晶瑩剔透的名貴瓷像,如今落入他掌中任其肆意把玩,意氣「瘋」發。 假若他興膩借故撒手一摔,瓷像掉在地上碎裂四散,他絕對不會感到惋惜,反而趁機嫁禍給學生、教職員和校友。 筆者實在恐怕李國章「借刀殺人」詭計一朝得逞,港大百年基業便被摧毀於一旦。

公子哥兒的李國章一向驕縱自恃,恐怕用洋貨多過買土產,操流利英文肯定好過蹩腳粵語,如果不是早前獲贈閱《文匯報》,相信他平日拿在手中的應該是SCMP,可說是個徹頭徹尾的A版「鬼佬」。 可是這些年來,他卻甘心情願投入暴發戶土共之首梁振英麾下,任其頤指氣使,充當馬前卒,今回更殺進港大興波作浪,撩事鬥非,絕對不能等閒視之。 有沙皇別稱的李若瑟當然不是省油的燈,在登壇接掌港大校委會主席主持會議的一夜,以及其後在記者招待會上,盡情表露其囂張和強悍言行,相信並非只求逞一時之勇猛,卻是精心部署後使出來的陰招殺著,好戲還在陸續有來的後頭!

廣告

筆者以為李國章並非只有程咬金掄斧揮斬的蠻勇,他更有孫權左右開弓的離間謀略。 經此一役,縱然余若薇指斥他「生安白造」,梁家傑不屑他「信口雌黃」,張達明嘲諷他「煽風點火」,以至傳媒欄主網民群起反擊他的「惡言亂語」,此人仍然冷冷然唾面自乾,洋洋得意。 李沙皇冒出頭狂號亂吠,拆檔搞局,撒潑糞野,現實上已挑撥起人們的強烈情緒,對建制派也起了鼓動鬥爭意識的作用,更對捍衛港大同路人造成一定程度的「分化」效果。 文灼非、陳祖為和Timothy O’Leary 等人對學生的圍堵行動頗有「微言」,校長馬斐森更放棄保護學生的應有之義,將學生定性為「暴民」,相信已「被歸邊」。

對於學生當晚的圍堵,以至衝擊行動,筆者深表理解和體諒。 可是,任何行動過後必須有所反思和客觀檢討,而且,組織者和參與者必須關注的不只是自我感覺良好的「有理有節」,卻是讓社會大眾感受得到和察看得見的「有理有節」。  當前形勢嚴峻險惡,而且無權無勢的抗爭者之路從來就是漫長而艱辛的。 對於擁權自重和深謀遠慮的李國章,抗爭者的行動策略更必須步步為營,因為這必然是一場長遠磨人心力的消耗戰,必須在戰略上集中火力對付李國章,務必旨在拉他一人下馬,也便不必分神費心圖奪片土陣地,纏繞或追擊其他校委會成員。 更重要的古訓有云:「戒急用忍,行穩致遠」,希望港大學生切記缺少一分冷靜便多了一分躁動,虛耗激情又容易令自我失控,難以自拔而阻塞退路,不利整體行動的配合和長遠發展。

廣告

最後,筆者對於關心港大的一眾學生、教職員、校友和校外人士,分享幾句話:大家雖然在角色、背景、判斷上並不盡同,因此在行動上也未必可以彼此支援配合,但是大家在認識上和輿論上有必要互相呼應,才能緊密凝聚力量,進行長期的抗爭。  筆者認為李國章敢於挑起民憤,不惜擺出強蠻態勢,實在殊不簡單,為此,我們更必須保持冷靜心態,幸勿輕易誤中奸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