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天命的思歪藝術

2015/10/14 — 14:41

李天命 (資料圖片)

李天命 (資料圖片)

10月4日,早前曾經在明報討論區發文批評陳文敏言論的前中文大學哲學系講師李天命,在該討論區內繼續發文,狠批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馮敬恩,表示「說謊與洩密兩者並不矛盾」,更寫了一首打油詩揶揄馮敬恩,還說「將來還會有多少人放心聘用他呢?」其說法與屈穎妍及王晶之流如出一轍。

還記得在上世紀90年代,《李天命的思考藝術》一紙風行,洛陽紙貴。香港中學生辯論隊員(包括我在內)大多競相拜讀,對邏輯思考和科學精神如飢似渴,對於李天命以「上帝能否製造出一塊祂舉不起的石頭」解破「上帝全能」的說法(石頭悖論)驚嘆不已(事實上聖經原文並無「上帝全能」之說,而是「上帝全攝」),令人重新思考邏輯與信仰的關係。俱往矣,數思歪藝術,還看今朝。

一、真假夾雜的謊言

廣告

李天命在「《智劍天琴》試稿 i」中,表示自己「通常不屑提不值得提的人的全名,只有甚少例外。」既然他有這樣的原則,我現在不妨就跟他學習一下。

「李天」認為「說謊與洩密並不矛盾」,用以駁斥馮敬恩抗辯自己不可能同時既洩密又撒謊的說法。「李天」的理由是:「據說正常人從小孩子開始就會說謊。說謊的高手無不懂得真假夾雜的謊言比起全部都假的謊言往往更容易騙人。*大*話*精*馮*敬*恩*只消真假夾雜,就完全可以既說了謊又構成了洩密。」他這樣講,說得通嗎?

廣告

馮敬恩當天其實說了很多話。在邏輯上,在芸芸語句當中,如果某個語句是真,內容涉及秘密,由負保密義務的人公開揭露,才會構成洩密;如果某個語句是假,那麼內容就不可能是秘密,不會構成洩密。因此,針對每個語句,都要獨立具體判斷真假,而判斷某一語句內容的真假,是判斷有無洩密的必要條件。「李天」刻意迴避這個簡單的道理,然後背叛自己的邏輯學專業(語句只有三值:真、假、不知真假),炮製出一個狗屁不通的名詞「真假夾雜的謊言」,貽笑大方。

綜上所述,「真」的部分不是謊言,可能洩密;「假」的部分才是謊言,不會洩密。用「真假夾雜的謊言」一詞來打迷糊仗,把「真話」與「假話」神奇辯證昇華統一起來,然後籠統地貼上「謊言」標籤,不是一個邏輯思考成熟的人應有的表現,只不過是展現評論者的思維惰性和意識盲流,把原本可以仔細逐句分析的事理不加區分,反而混亂地炒作成一個整體,讓思維不夠縝密的人聽得如癡如醉,然後相信馮敬恩所說的,無論真假,「整體來說」都是「謊言」,進而推導出「馮敬恩,無句真」這個莫名其妙的結論。

回顧當天馮敬恩「爆料」時所說的話,請問馮敬恩的說法如何「真假夾雜」?如有「假」,「假」在哪裏?時至今日,馮敬恩的說法有待商榷真假的部分,其實只有其中兩點,而且已經由港大校委會成員張祺忠指出:一、陳坤耀沒有說過由於陳文敏沒有博士學位,因而不適任副校長云云。張祺忠表示該說法是出自其他校委口中,認為馮敬恩可能「抄錯」。二、校委盧寵茂雖然提到陳文敏在他受傷後沒有慰問,但並未指明這是他反對陳文敏出任副校長的原因。換言之,除了這兩點真假難辨之外,張祺忠已經證實馮敬恩事後記者會上「爆料」內容(包括馮敬恩引述李國章、紀文鳳等一眾校委的否決任命理由)都是真的。李天命無視這個客觀現實,不區分「真」與「不知真假」的語句,反而聲稱全部是「真假夾雜的謊言」,高喊「馮敬恩,無句真」,顯然愧對邏輯專業。然後,他再拋出一句「我僅僅精於哲道,希望其他方面可以不負文責」,形同脫褲放屁。

二、輕佻過後的虛空

李天命意猶未盡,挖苦學生還要用一堆土法炮製的三字經:「馮敬恩,無句真。大話精,說摘星。人無信,不可信。凡交往,必騙盡。」這已經到達了潑婦罵街、喪失理智的程度,令我對李天命的人格和品德重新評價。胡亂罵完別人,還要抹黑格殺,洋洋擺出一副哲道行者之得意:「這類順口溜一出,今後還會有多少人放心與馮敬恩推心置腹交朋友呢?將來還會有多少人放心聘用他呢?」最後,李天命更表示,要「好好研判成立*馮*敬*恩*電話行騙有限公司唄。」如此輕佻傲慢,真是斯文掃地,枉為人師。

對於社會輿論對他的批評,李天命有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的說法。10月5日,他寫道:「網絡潮流大軍、網絡蜉海戰術,碰上不動如虛空的人,是完全起不了作用的,只會白費心思。」他批評人時,輕佻傲慢,哈哈哈哈;被人批評時,自我虛化,哈哈哈哈。但這是沒有用的。別人對他的批評,立此存照,真假分明,是非判然。李天命可以繼續掩耳不聞,不動如虛空,自詡哲道行者。地球繼續轉動,光明始終照亮黑暗。他罵完人後追求「虛空」,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當然,關注香港大學的人士不會選擇「不動如虛空」。繼10月7日約2000名師生參與黑衣學袍遊行之後,香港大學學生會、港大教師及職員會、校友關注組及18個專業團體在10月9日晚上,發起「堅守院校自主,不容黑手介入」集會,眾多師生及校友參與,約有4000人出席,共同要求校委會就否決陳文敏出任副校長解釋原因。有發言者更明言反對校委李國章出任校委會主席。高等法院前法官王式英站台,呼籲社會應討論立法保障大學免受政治影響。面對這些捍衛自由和公義的呼聲,今天的李天命依然故我,輕佻傲慢後,不動如虛空。

三、混沌思維的失格

話說回頭,李天命8月2日曾經撰文,批評陳文敏今年初發表的文章《政治干預大學自主和言論自由》,認為「陳文敏之強調左派攻擊他是因他可能出任大學副校長,屬訴諸動機的謬誤。以此推演說干預院校自主,且是所有大學的自主,過於推論」,「恰恰犯上了上綱作大的謬誤」云云。他批評:陳文敏聲稱左報「批鬥」自己,以及把左報評論自己說成是「嚴重干預院校自主,影響的不只是港大而是所有大學的自主」。李天命的結論是:「院校自主主要只關乎院校小眾,言論自由則廣泛關乎社會大眾」,質疑陳文敏對左報的批評豈非「嚴重干預言論自由」云云。

這位自詡「哲道行者」的李大師,如此謬論,令人心寒。眾所週知,否決任命陳文敏的始作俑者正是中國共產黨。所謂左報、左派、親共校委,只不過是中國共產黨的手腳和延伸。這是常識。陳文敏教授言論的真實意思是:中共為了阻止他出任港大副校長,因而發動對他的批判和鬥爭。這是基於客觀事實的合理評論,沒有訴諸動機,沒有上綱作大。一旦遮掩了這樣的客觀事實和常識,進入一種虛空和混沌的無知心理狀態,繼而把目光只集中在「有報章批評陳文敏」這件事上,那麼幾乎一切論述都可以變成訴諸動機、上綱作大。換言之,李天命言論正是犯下了「訴諸無知」的謬誤。
此外,李天命斥責陳文敏個人言論「嚴重干預」了左報的「言論自由」,可見他沒有「言論自由」這個憲法概念的基本常識,只是用說文解字的方法想當然耳,根本不值一駁。他更加大言不慚地表示「院校自主主要只關乎院校小眾」,同樣是用說文解字的方法想當然耳,完全不能成立,因為大專院校不是私人俱樂部,而是香港高等教育機構,跟公共利益與香港前途息息相關。如果按照他的拍腦袋式思維方法,那麼「香港自主」又是否「主要只關乎香港小眾」,而跟「中國國家安全」無關?如果他有種的話,請公開說出來吧。

四、敬共後歌頌興旺

10月10日,李天命面對網民質疑他「親共」,在網上論壇留言回應;「我不親共,但頗敬共,同時敬而遠之。」他又鄭重指出,尤其是習近平主政年代,是國家最興旺的時期:「從開國初期跳到鄧以平民身份指導大方向兼定立大決策再到江、胡、尤其習…,是近代以來國家最興旺的時期。」另一方面,李天命表示自己父親是反共的國民黨黨員,中共擊敗國民黨後,父母與家人逃難來到香港。「來時香港人口只有50萬左右,大家勤勞拼搏,日捱夜捱,沒有不停政治爭拗的內耗,經過大半個世紀,成就了眼前這顆東方之珠。現時那些排外的『政治青少年』則認為這顆東方之珠是他們的,由他們打造出來的。」

簡單來說,李天命表示父輩是國民黨員,暗示他不可能是親共人士或地下黨員;若然如此,這擺明就是無效論證,因為「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這套「血統論」早已不攻自破。他還聲稱大家以前「日捱夜捱,沒有不停政治爭拗的內耗」,因而成就「東方之珠」,這是超級自我感覺良好,然後話鋒一轉,無端指責「排外的政治青少年」認為他們打造出這個東方之珠。這是無中生有,無的放矢,羅織構陷,犯了邏輯學上的「稻草人謬誤」。

更重要的是,這位自稱「不親共」而且對共產黨「敬而遠之」的仁兄,竟然吻起共產黨的屁股來,針對鄧江胡習,越吻越開心,越抱越起勁,高調聲稱現在是「國家最興旺的時期」,「超過13億人口的大國,每天都有壞事可報導。超過13億人口的大國,每天都有感人之事可報導。這個超過13億人口的大國,綜合國力世界排名第2」,但卻忽視中共政權制度性腐敗與極權專制統治、權貴群帶資本壟斷、環境污染、醫療崩壞、食安崩壞、住房崩壞、社保崩壞、貧富懸殊、分配不公、失業增加、產業失衡、司法不獨立、言論不自由、新聞不自由、權力無制衡等龐大政治問題。其實,如果沒有共產黨瞎折騰,人們早就更富有了。時至今日,中國人民手中有鈔票,心中更不滿。現在正是「中國有史以來最貪腐和最多民變的時期」,偏偏李天命卻置若罔聞,毫無知識人應有的風骨和良知。畢竟,中國共產黨既不是「神」,也不如「鬼」,沒有甚麼可「敬」之處。但是李天命還是主動向習近平立正拍屁「敬禮」,真是自作多情,貽笑天下。

李天命還意猶未盡,批評香港的政客「全都或近乎全都自私自利各懷鬼胎,無一有政治智慧。泛民和建制派比較的話,泛民的『蠢度』似乎低過建制派的,建制派的『怨度』肯定低過泛民」;「東珠的建制派政客,『庸度』可稱冠;東珠的泛民政客,『壞度』可稱冠」。如此不附理由地各打五十大板之後,李天命又橫批主張「港獨」者是否有壯烈犧牲的勇氣:「遇到日寇侵華的時候,許多許多人都敢於壯烈犧牲。東方之珠的『勇武』之士有沒有這種膽氣?縱使有(事實上沒有吧),中央吃軟不吃硬,東珠能夠獨立的概率為0。只消截斷供水,能靠東珠『勇武』之士的口水來維持生命?」

其實,李天命的論證漏洞百出。首先,未來香港獨立的機會,繫乎香港人的決心和意志、中國大陸可能出現的衰退與變亂、國際外交關係的相應變化,跟現在中共吃軟吃硬沒有關係。此外,即使中國截斷供水,香港食水也可以靠現有水庫維持一半供水量,其餘一半可以靠興建海水化淡廠、增建水庫、節水、回收、買水等方法解決,不用靠任何人的口水,也不用多費李天命的筆墨。

更重要的是,李天命信服馬基維尼式的「政治對決決於實力」的論述。我誠意介紹他閱讀諸如周保松教授《自由人的平等政治》一書,以及自由主義各家各派的著作,不要把韓非、李斯、希特勒、毛澤東等「只問權力,只問成敗,不問是非,不問公義」的人生觀和世界觀奉為圭臬。「明其道不計其功」,才是真正的哲道行者。迷戀扶乩、陰陽、八卦之學,凡事相對化,思維陷溺於各種元素或利益之間「量」的不斷變化而混沌不明,抓不住真假、是非、善惡等「質」的標準,既無公義觀念,又無人生信仰,終究可悲,哲道殊途,行者迷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