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天命、李輝水平可媲醜麗芸、樹根

2015/10/5 — 13:26

香港大學校委會否決陳文敏教授任副校長一事又殺出兩名學術界人物來為這個決定護航,護航沒問題,不讓陳文敏任副校長沒問題,問題是這些supposed是受過精英教育的社會翹楚,你們的議論水平可否也提高一點呢?別要每一個都來跟蔣麗芸、鍾樹根鬥低好麼?!這個影響確是比否決陳文敏任副校長不遑當讓,你叫我們當家長的以後怎樣鼓勵孩子多讀書呢?!孩子會跟我們說:「你看那個曾當校長的李國章伯伯,還有那名大醫生盧寵茂伯伯,他們不是讀很多書嗎?怎麼他們都這麼蠻不講理的呢?!」

通常不屑點評荒誕及低水平的議論

現在還多了雙李,一位是自命學術影響力是200倍於陳文敏的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李輝,另一位是曾經叱吒「學壇」甚受年青學子歡迎的前中文大學哲學系講師李天命。為什麼我用「學壇」而不用「學術界」來形容李天命的成就呢?因為我不是李輝,不懂得用李輝的Impact Factor去量度李天命的影響力又是多少倍於陳文敏,只知道他確實曾經好「紅」,想不到他今天仍然很「紅」。

廣告

先來說李輝,但難道我真的要逐點評論他那一眼就被看穿的謬誤嗎?容我引用李天命的一句話:「通常不屑提不值得提的人的全名,只有甚少例外。」我的版本是:「通常不屑點評荒誕及低水平的議論,只有甚少例外。」

用李天命殺李輝

廣告

李輝先來個「我放屁多過你食飯」式的下馬威,李輝說馮敬恩仍然年輕,難斷定公義,故應保護個人誠信為先,不應該違反港大校委會的保密協議。對不起,又要勞駕紅人李天命了,根據語理分析這把刺穿一切謬論的「倚天劍」,這叫做「訴諸權威」!根本沒有討論價值。

有關港大校委會不按傳統否決陳文敏任副校長的決定。我們首先應評論的是香港大學校委會在目前情況之下應否公開此決定的原因。或許有人立即會說:「先例一開,難道他朝校委會事事也要交待會議所有決定的因由?」

公開原因才是保護大學

當然不是!由於這次事件已經廣泛地受到香港大學師生和香港市民的爭論,港大校委會公開原因是對保護香港大學的最佳辦法,由於事件涉及學術自由,具有公眾利益性質,市民擁有知情權,故此港大校委會有公開原因的責任。至於學生會否藉著這個先例於日後經常要求港大校委會公開議決原因?我的判斷是不會!只有極具爭議的決定才會引起足夠的校內師生及社會的支持,亦只有這樣才構成公開的壓力。港大校委會直至現在仍然用「保密協議」作擋箭牌是不恰當的,效果是在破壞香港大學的聲譽,這才是討論這事件的起始點。

李輝的討論一跳就跳到馮敬恩的年齡,本身是一種Arrogance,跟事件的本質完全無關。

是「公義」複雜還是人心複雜?!

事實上,公義是否真的如李輝所說的那麼複雜嗎?抑或是人心複雜,利益考量之下才令「公義」在人心變得愈來愈複雜?!

之後,李輝和應李國章和盧寵茂在校委會會議內對陳文敏學術水平的質疑,我當然不會像李輝那樣認為自己有資格在這議題上加把口啦!這方面,我認為就必須訴諸權威了(所以「倚天劍」也不是經常有用的) 。人家曾經是法律學院院長,你以為真係「流」的嗎?!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因為陳文敏在法律學術上的貢獻而頒授他至今仍然只頒過一次的「榮譽資深大律師」銜頭,這還不夠堅?!一班國際知名法律學者個個湧出來為陳文敏的法律學術貢獻及地位作保,我恐怕你李暉這輩子也別奢望做得到!其實上述論據很多人已經提及過,只是港大校委會仍然未作解釋。

李輝確認了是政治原因

最後,李輝說出了否決陳文敏當副校長的真正原因,就是他的政治信仰。李輝說一旦陳文敏當上了這個職位,在人事任免或升遷上恐怕會有所偏頗。當然,這個說法是不合理的,試問有誰沒有「政治信仰」的呢?!難道委任了你李輝就沒有同樣的問題?!以親疏作為任用標準的根本不涉政治信仰,而是德行,會這樣做的只有「小人」,這或許是李輝坦言說他很怕(陳文敏當上副校長) 的原因,這叫做推己及人。

不過,李輝說出了校委會一直不能宣之於口的真正理由,就是陳文敏的政治信念,「政治信仰」既不在遴選委員會在招聘時的考慮原因之列,若真的是因為這個原因篩走陳文敏既違反程序公義,亦有違信仰自由的普世價值原則。

李天命如夏蟲不知有冰

好了!講完李輝,也來講下李天命了!老實說,讀了李天命在他在「李天命網上思考」討論區評論陳文敏和馮敬恩的文字,我曾想過,會不會是有人靠害「大師」呢?水平之低,跟蔣麗芸之謾罵沒太大分別,就連用字也甚多沙石,水平又跟鍾樹根的英語差無幾,但由於篇幅所限,也就不在此跟大師在文字沙石上糾纏了。

其實李天命大致是說了兩點,一就是馮敬恩確曾講了大話,二是馮敬恩別要以為他違反保密協議,最高代價是被踢出校,一個失去誠信的人不會有人敢做他的朋友,也沒有人敢聘用他。

李天命說對的一件事情就是馮違反了香港大學校委會的保密協議是要付出沉重的代價的,這種對己全無好處的事情,最後他仍然選擇做了,這確實是違反了唯利是圖的世俗價值系統,馮的作為又豈會是擁有豐富社會經驗的「老油條」可以理解的呢?!中國有句話叫做「夏蟲不可以語冰」,這裡先送給李天命!

只空談語理,不看事件本質

至於說馮講了大話,對於像李天命這種經常拿出「語理分析」來嘮嘮叨叨的說人家語言謬誤,我真係頂唔順!這種人我才不會跟他交朋友呢!馮敬恩違反了保密協議,因此對那些校委來說,他違反了誠信,也就等於講了大話,那又如何?!讓我告訴你一件有關語言的基本道理;凡事必須要兼看處境而不是單單看語理啊!

馮敬恩違反「保密協議」,道理非常簡單,黃秋生說了:背信取義!有幾難理解?!偏偏有飽讀詩書的人要用什麼「語理分析」在謊言這個概念上大造文章,不去針對事件的本質下功夫,卻在一些枝節上大費周章轉移視線,這不是學棍所為是什麼?

李國章一夥人批馮敬恩是大話精,因他違反了「保密協議」。你們以為「保密協議」是給你們在裡面做骯髒事的遮醜布嗎?!在你們這幫「狗男女」將會議化作「私通勾檔」,用盡歪理去破壞香港大學的傳統和學術自由的時候, 馮敬恩拿走這塊蓋著你們赤裸下體和淫聲浪語的毯子,是要將你們無可辯解的惡行公諸於世,這是公義的,也是向不當引用權力的擁公權力者的一種合理抗爭!

很明顯,李天命看不到或是選擇看不到這才是事件的本質!

「語理分析」一招豈能定奪是非?

事實上,我對李天命經常拿著「語理分析」這把劍(他自己常用的比喻)自以為可以獨步於武林一早已經不以為然,這種驕傲又豈會令人兼容並蓄,能夠達到真正的博學呢?!語理分析和邏輯只是佔了哲學一個很小的範疇,更何況是整個學術武林呢?昔日大哲如唐君毅,讀他的書如《人生之體驗》只會感應到人的渺少並學懂謙卑,又豈會是自命無敵的傲漫無知。

過去,李天命經常引用「語理分析」於宗教語言系統明顯地用錯地方。宗教語言非常豐富,有預言、比喻、詩歌、咒詛、啓示......,需要對這種語言系統的歷史及文化背景有深入瞭解才可以明白這些看似不符合邏輯的語言究竟要表達的是什麼訊息,又豈會是李天命自恃的「語理分析」有能力去處理呢?!

我這樣說,當然不是要貶損「語理分析」這一門學問,我要說的是一種態度,就是以為拿著一道板斧就可以行走天下的傲慢態度,擁有這種態度的人好打有限,還別要說什麼大師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