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5/7 - 19:23

李家超式人肉錄音機

利益申報,浪費了人生個半鐘,聽鄭若驊和李家超廢噏,加上此前多次見記者內容,大概可以總結出「李家超式人肉錄音機」的套路。

開場白:
「要處理台灣殺人案」
「要堵漏法律漏洞」
「去法案委員會討論最好」

無論場合、發言長短,具體用詞如何改變,李氏錄音的開場白萬變不離其宗,可以直接飛過。

廣告

然後就到 QA

李氏先會嘗試「講道理」

「政治罪行不會移交」
「有雙重犯罪原則」
「政府樂意聆聽意見」

若果拆唔掂,李家超就會突然面色一沉,顯得情緒激動,開始情緒勒索。

「假設你係下一件案件嘅受害人」
「假設受害人係你嘅家人」
「你唔係受害人」
「政府唔會容許罪犯同市民一齊生活」

這後錄音通常會配上「沉重」的聲線,狀似哽咽,但當然喊唔出,演技尚待磨練;而若果爆SEED都係講唔掂,李氏錄音機仲有最後一招:「努力」

例如話台灣不接受《逃犯條例》
「我哋會努力」
例如話立法會不夠時間審議
「大家努力仲夠時間」

至於為何一定要將台灣殺人案和「堵塞漏洞」捆綁處理,為何全世界反對都一定要將中國納入修例範圍,請參閱上一段錄音:

「假設受害人係你嘅家人」

老實講,李氏人肉錄音機,已經超越前輩林公公 D9 瑞麟,當今政府首席人肉錄音機之名,可謂當之無愧,考慮到李氏並非政務官,而是警隊「紅褲子」出身,能將人肉錄音功練到如此爐火純青,殊不簡單。

而用這人肉錄音功來推動送中,將人血饅頭返食再返食,一而再再而三借受害人過橋,反指質疑者不是受害人家屬,竟然可以面不紅耳不赤,生不怕報應死不懼輪迴,其厚顏無恥,確實稱得上震古爍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