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志喜:不是你有能耐通過一條法例,就叫法治

2015/11/16 — 11:17

資深大律師李志喜(朝雲圖片)

資深大律師李志喜(朝雲圖片)

【文:朝雲】

14/11 金鐘 太古廣場 大憲章

大憲章的原版手稿,在香港最後一日展出。漪歟盛哉,一時無兩。現場過百人擁簇在展覽廳,市民重重疊疊,層層圍繞小小的玻璃箱。整個展覽,只有兩件展品,約翰王的手諭和大憲章。

廣告

人數太多,負責導賞的普林牧師,得站在拍賣行招待處後的椅子上演講。筆者大概站在七八排人牆之後,而後面還是一圈圈排隊入內的市民。參觀者多屬中產和顯達,然而草根市民,扶老攜幼,亦不乏人。赫見資深大律師李志喜,亦在期間。

廣告

唯有複製品可供拍攝,圖三所攝的段落,正是大憲章影響後世至鉅的章節:

三十九章:任何自由人,若未經身份地位合適之人士依法裁判,或經國法判決,不得緝捕、拘囚、剝奪權利或財產,或剝奪法律保護權、放逐,或以其他任何形式取消其身份地位,吾等亦不強行,或派人強行起訴他。

四十章:對於任何人,吾等不得出賣、拒絕或延誤法律之公道和正義。

***

李志喜先生說她特來參觀,因為大憲章是法治之源," The King is subject to law "。

筆者進而請教法治和民主的關係。日本憲法權威長谷部恭男,曾批評憲法教材,將法治和民主扯上太大關係,他正以香港為例,說香港沒有民主,但依然滿足到公開、穩定、普及等法治條件。

然而李志喜先打斷筆者。她說法治的精神不僅止於法律。法治不是你有能耐通過一條法例,就叫法治。她說有一些香港法例,顯然值得斟酌,甚至可笑。

「表面上有法你必須要跟,那是 rule by law。但法治還更進一步,講求理性精神。例如法官判案時,不會選太誇張的案例和解釋。我很喜歡一句話:" laws are made for men, not men for laws. " 法治牽涉很多方面,不等於就是民主,但兩者有共通的精神,不能為所欲為。」

經李先生啟蒙,筆者不免覺得,長谷部恭男看到今日香港,看法大抵會變。轉而取戴熹(Dicey)的解釋。他極力反對官員自行裁量,任意行駛權力。即使民主不等於法治,但「專制和法治是不共戴天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