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志喜:《宣誓及聲明條例》無要求宣誓須真誠

2016/11/23 — 14:13

李志喜

李志喜

高等法院日前以「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宣誓就任時的表現,構成《宣誓及聲明條例》所指的「拒絕」宣誓為由,裁定兩人於宣誓當日已經離任立法會議員席位。曾任大律師公會會長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撰文,詳細分析《宣誓及聲明條例》

李志喜認為,《宣誓及聲明條例》中,未有明文要求宣誓者需要「真誠」,因此是否「真誠」亦不可用作追溯宣誓者是否違反誓言的條件。

"Sincerity is not an express requirement for the taking of the oath. Instead, it is assumed on the basis of what choice you make in the manner of your oath-taking, but it is not a prerequisite for repercussions to follow if you subsequently breach your oath."

廣告

法例列明 不信教作宗教式宣誓亦被視為有效

李志喜指出,根據《宣》第5條,宣誓者只要聲稱自己信奉基督或猶太教,就會獲發聖經作宗教式宣誓,監誓人不會質疑他的信仰,也不會要求他提供受洗證明,亦意味著,監誓人毋須考慮,宗教式宣誓對該宣誓者,是否真的具有約束力(binding in conscience)。而《宣》第6條更言明,如已妥為監誓,即使宣誓者宣誓時其實沒有宗教信仰,並不影響該次宣誓的有效性。

廣告

《宣誓及聲明條例》第 6條:宗教式宣誓的有效性不受無宗教信仰影響
如已妥為監誓及作出宗教式宣誓,則即使獲監誓的人在作出宗教式宣誓時並無宗教信仰,此項事實就任何目的而言均不影響該項宣誓的有效性。

而《宣》第5條亦指,既非基督徒亦非猶太教徒的宣誓者,可以按照其宗教信仰獲監誓。這意味著宣誓者可以用任何他覺得具約束力的方式宣誓,監誓人無法核實他的信仰是否有此要求、也無法核實有關形式是否具約束力。

監誓人毋須考慮宣誓是否具約束力

李志喜提到,《宣》中沒有提及「約束力」(binding in conscience),也沒有寫明誓言須對宣誓者具約束力。李志喜認為,根據《宣》,監誓人毋須質疑宣誓者所聲稱的宗教信仰,也不應質疑他所採取的宗教宣誓方式,監誓人毋須監察宣誓人是否真誠、莊嚴(The administerer of the oath is not concerned with “policing” the sincerity or indeed the solemnity of the oath. It is all based upon the choice of the person who is taking the oath.)。

而根據《宣》第7(6)條,如果宣誓者的信仰,在宣誓時進行的儀式會「引起不便或延誤」、不切實可行(李志喜以斬雞頭為例),宣誓者就會被視為「反對作出宗教式宣誓」,可以按照第7條的規定,被要求作出非宗教式宣誓。

監誓者在此就要判定,宣誓人信仰所要求的宣誓方式,是否構成「引起不便」及「引起延誤」;但法例仍然沒有要求監誓人,去考慮這名不獲准以其宗教形式宣誓的宣誓者,在作出非宗教宣誓時,內心是否真誠。

李志喜指出,一旦這名不獲准以其宗教形式宣誓的宣誓者,以違反宗教自由、以及對其沒有約束力為由,拒絕作出非宗教式宣誓,他亦會被視為「拒絕」或「忽略」宣誓。李志喜舉例指,如果宣誓者決定手按《世界人權宣言》宣誓,而監誓人拒絕視為有效的宗教式宣誓,否則視他為「拒絕」或「忽略」宣誓;而宣誓者在表明不手按《世界人權宣言》就對他本人無約束力的情況下,作出非宗教式宣誓,這名宣誓者會否因為不真誠,而同樣被視為「拒絕」或「忽略」宣誓,需要離任?

李又舉例,如果一個人的宗教信仰,要求他身披祈禱披肩(prayer shawl)宣誓,才會對他本人具約束力,監誓人又會否容許?李認為,《宣》認識到世上有很多不同宗教這一點,因此監誓人毋須查問宣誓者的宗教信仰,及該信仰對宣誓的要求。

條例對宣誓方式沒有規限

《宣誓及聲明條例》對宣誓的方式(manner),規定有多嚴格?根據李對《宣》的解讀,《宣》並無規限宣誓者採取的方式(manner),僅指明在宣誓者選擇的宗教宣誓方式不可行時,即使違背其宗教信仰,也會被要求以非宗教形式宣誓,而這一點亦顯示,宣誓的正式要求,不包括宣誓者的宗教信仰及他是否真誠。

"Rather, the requirements in these general provisions applying to all oaths and affirmations are intended not to be prescriptive as to the manner of taking the oath and to have minimal requirements as to the manner save that if it is not reasonably practicable to permit a person to take the oath in the form that he chooses, he may required to affirm even though this may be contrary to his religious beliefs. Thus the formal requirements will be satisfied irrespective of his conscience and religious beliefs."

李用以下例子說明。《宣》第5條列明,作宗教式宣誓的基督或猶太教徒,須「手舉」聖經新或舊約(shall hold the New/Old Testament in his uplifted hand);李志喜質疑,若嚴格按照法律字眼演繹,宣誓者的手舉得不夠高、不足以讓在場人士看見,也可能足以構成「拒絕」或「忽略」按法例要求宣誓。

李志喜認為,《宣誓及聲明條例》當中,沒有要求監誓人,查問宣誓者是否信奉他所聲稱的宗教信仰、該信仰是否對宣誓有特定要求、宣誓者採用的形式是否對他本人有約束力等問題。

李續指,在判斷一個人是否違反誓言時,法庭毋須考慮宣誓者宣誓時是否認為誓言具約束力,因為根據《宣》作出的誓言,在不考慮宗教信仰、是否真誠及宣誓方式的情況下,仍會被視為具約束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