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旺陽和工自聯

2019/6/7 — 15:28

李旺陽2011年出獄時,與其妹妹李旺玲合照。

李旺陽2011年出獄時,與其妹妹李旺玲合照。

(6月6號職工盟舉辦了《李旺陽逝世七周年詩歌晚會》。本文基於作者的會上發言,略作修訂而成。)

李旺陽是那一代中國工運人的典範。他因爲在八九民運中在邵陽市組織工人自治聯合會(簡稱工自聯)而被捕入獄。2012年,他更用自己的生命證明了人性
的光輝,普羅中國人的光輝,同時也照出了統治者的陰暗黑影。

今年是六四卅周年,也是五四100周年。把兩者比較一下蠻有意思。五四其實不只是學生運動,而且是工人運動。五四爆發後半個月,學生們就派出代表到南方發動民衆。六月五日,上海日資棉紡廠工人首先罷工,然後不斷擴大,到十號上海市内外,陸路和海運全部停擺。當時上海是第一工業大城市,因此其罷工也起著帶頭羊的角色,很快把罷工潮傳輸囘京津地區,直搗北方軍閥政府。軍閥政府這時才恐慌,被迫罷免三個賣國賊,並拒絕簽下巴黎和會。五四之所以成功,首先就是因為學生和工人運動結合、產生巨大能量所致。這種工學同行,其實在1980-81年的波蘭也出現過。即使1981年軍政府鎮壓了工學反抗,但是,當時工運人便説過:政府可以在街上驅散我們,可以禁止工會存在,但我們將持續進行怠工,而千萬工人怠工,是任何政府都不能對付到的,因爲拿槍强迫所有工人如常工作,這是不可能做到的。

廣告

事實上,像六四那樣長期占領廣場,并不是有效的抗爭方法。罷工或者怠工才是。爲什麽八九民運會失敗?當中原因很多,但其中一個是學生沒有和工運結合,反而排斥工人。從五月開始,工人自發組織起北京工自聯,隨後各地工人紛紛模仿。當時很多工人出來支持學生,告誡學生要走入工廠,和工人結合;也有人向學生解釋,民主訴求不能只限於政治方面,更要和民生結合。畢竟,民主意義不只是政治權力上的公平分配,也必須包括經濟資源的公平分配。事實上,八九民運的起點正是人民要反對“官倒”—即反對那些進行倒買倒賣的貪官污吏。可惜當時學生沒有聽從,只是齋坐於廣場,結果成爲甕中之鱉,而工人受到最為慘烈的鎮壓。

有關北京工自聯的活動和力量大小,這是一個尚未完全清楚的議題。學者華爾德(Andrew Walder)和龔小夏在20年多前曾經有過一篇長文介紹工自聯。他們認爲,之前人們根據廣場上的觀察,認爲工自聯大概有150成員左右。但是根據他們的調查,工自聯的成員在六四前可能已經發展到二萬人。不過,他們也承
認,由於談不到有工廠支部,所以即使成員不少,但領導機構其實很難有效協調各地成員的。而這是非戰之罪,因爲畢竟時間和經驗都太少。特別是中國作爲極權主義國家,只有政府和黨最具組織,而人民卻散沙一盤,非常缺乏有關經驗。所以運動失敗有其内在原因。

廣告

雨傘運動失敗也多少有著同樣原因。9.28占領街道之後,雖然職工盟號召罷工,但是響應太少。這也是非戰之罪,因爲香港雇員階級雖然站勞動人口絕大多數,卻很少參加工會,很少有組織經驗,更不用説罷工經驗了。這一再説明,平時的教育和組織工作,對於民主運動來説,真的非常重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