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波事件」反映出的「中國邏輯」

2016/1/6 — 14:13

銅鑼灣書店

銅鑼灣書店

看形勢,中共是打算承認銅鑼灣書店失縱五人是在他們手上,協助調查一宗涉及走私禁書的罪案,不過,就會矢口否認「跨境執法」,李波和桂民海都是自願協助調查的。

至於政壇人粉吳亮星的「宿娼嫖妓論」無論如何是難以成立的,先説五人不同時間、不同地點失蹤,再説要若然將事件化粧為「嫖淫事件」,反而達不到中共所要的言論打壓震懾效果。

廣告

《環球時報》已為事件定性

事實上,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已經為事件定性:

廣告

單仁平在他的評論文章《少數港人不應動輒質疑「一國兩制」 》率先説「雖然銅鑼灣書店存在於香港的環境中,但它實際上就是靠給內地社會搗亂維持生存的。它利用回歸後內地人大量進出香港,把自己搞成向內地提供『禁書』的一個突出源頭,不能不說它變相插足了內地的事情,損害了內地保持和諧穩定的重大利益。銅鑼灣書店像是要刻意在香港與內地之間拱出一塊灰色地帶,以挑釁的政治方式為自己謀利。」

剛出來的社評則説:「銅鑼灣書店雖開在香港,但它很大程度上面向內地讀者出版、銷售政治書籍,因而事實上雙腳跨到香港和內地兩個社會中。它給內地維護秩序製造了特殊干擾,挖了內地法治的牆腳。內地圍繞它開展調查,不僅『理』站得住腳,也是符合中國法律的。」

所以,中共是要讓香港人知道,李波等人目前的處境跟他們過去在香港進行的活動是有關的,作為對一國兩制進一步的闡述。

香港的合法言行也可構成罪行

寫到這裡,「中國邏輯」這個詞彙出現在我的筆尖,對於我等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來説,銅鑼灣書店事件非常惡劣,說明了中共的肆無忌憚和港共政府的完全配合。此事既涉及法治丶言論自由、出版自由、人身安全等核心價值,是以香港人甚至外國知道此事的人反應甚大。

按「中國的邏輯」卻不是這樣看,中共誠實地相信即使是跨境抓捕李波和桂民海是他們權限之內的事情,原因是他們在香港的行為影響到國家的和諧穩定,按此邏輯推論,在香港的合法行為只要被視作影響到國家的和諧穩定,就是犯了國法,無論你身處哪裡,中國公安系統都有權把你抓回去伏法。

只要是「中國人」,都在中共治權

中國外長王毅再為無堅不摧的「中國邏輯」加上一筆,中共以血統而不是歸化作為國籍的依據。所以被中共定義為中國人的人,即使歸化了其他國家,也會被剝奪領事保護權。按此推論,在世界各地流有中國人血液並在中國境內出生或生活過的人都是「中國公民」,他們這一生都在中國的「治權」之下,即使歸化了外國,在外國進行的合法行為,只要被視作影響到國家的和諧穩定,就是犯了國法,無論你身處哪裡,中國公安系統都有權把你抓回去伏法。

當然,中共不一定行使它的「主權」,要看形勢,不過,若是有「中國公民」在香港或是外國被「勸導」、「協助」到中國受審,則這是「天朝」的內政(家事) ,别國(蠻夷) 無權干涉。

現在你終於明白鍾祖康的《來生不做中國人》的深刻含意了吧!順帶一提,鍾祖康應該是要感激中共對他的寬宏大量的,他寫了這麼多攻擊中共政權的暢銷書,「天朝」仍沒有「勸導」他用「自己的方式」返回「祖國」受審,確實是皇恩浩蕩。

主權劃界在當權領導人的嘴巴

「中國邏輯」或説「天朝邏輯」就是你不要冒犯我的主權,我就會給你一口安樂飯吃。「主權」的範圍是由當權者説了算,所以,昔日江朱、胡溫不覺得是一回事的,習近平上場之後,就由他重劃界線。

這就跟香港和全球文明社會的想法有很大差别了,我們是根據「明文規定」去生活的,什麼是「明文規定」?就是法律。在香港,出版領導人情史的書是法律所容許的,領導人若認為内容不實或含誹謗成份,可以告上法庭,由法官定奪。

按「中國邏輯」,定奪權永遠在當權的領導人的嘴巴。

只有「蟻民」,何來「公民」?!

「中國邏輯」中還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所以中共治下根本就沒有王毅所説的「中國公民」,而只有「蟻民」,只要你别要去評論政事,政府要你的屋你就交屋、要你的地就交地,豆腐渣學校砸死了你的孩子,你就别要走去政府部門搞事。試問這樣政府又怎會找你的麻煩呢?那些破壞和諧穩定的「政治犯」和「維權人士」,根本就是自找麻煩!

這跟香港和全球文明社會信奉的「公民權利」和「公權力的制約」當然也是不可能有任何接軌的地方!

中國說了算!

「中國邏輯」還有一個令你難以辯駁的殺著,就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你要在我的地方搵食,就要按我的規舉!

這是中國在二十一世紀所向披靡、無堅不摧的原因,它宣稱某些島嶼是中國自古以來無可爭辯的領土,它就可以不理會國際社會的異議聲音,在這些島嶼上大興土木,因為中國說了算,這也是「中國邏輯」!

建制政棍爭跳「表忠舞」

順帶一提,李波失蹤,香港人心惶惶之際,多名建制派議員醜態百出,前有葉劉淑儀的「好奇怪論」,繼之有田北辰的「協助離境調查不屬跨境執法論」,吳亮星竟然在議會上讀出一則「老朋友」傳給他指控失蹤港人宿娼嫖妓被抓的謠言,一名立法會議員可以在議會引用公權力誹謗一名仍然不知下落的香港市民,人們慨歎,香港的立法會議員怎會跌到這樣慘不忍睹的水平?!在今天的「奴才政治體制」之下,種愈爛愈醜愈有政治前途,產生了附膻逐臭的後果,只求獲得主子的留意,故此可以預計,更爛更醜的「表忠舞」會陸續在香港的政壇出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