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波的奴性與文化根源

2016/6/25 — 14:11

李波,被鳯凰衛視訪問

李波,被鳯凰衛視訪問

我在今年3月針對李波回港後言不由衷,大放厥詞,幫黨出聲,曾經寫了一篇《可憐和可恥的李波》文章,引起了部分讀者的批評:「批評容易,李波啞子吃黃蓮,有口難言。按劇本演出。他說的台詞,香港人會用相反方向理解」;「李波當然不能跟劉曉波、許志永、譚作人等人相比,但他是否可恥,目前還言之尚早,如果他最後不用坐窂,那就是他諂媚中共所換到的,這起碼不是榮華富貴」,「最多你只能說他是懦弱膽怯」;「老婆在綁匪手能不扮笑臉嗎!唉!你支筆欠公正像文妓!」我不介意這些批評。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及至6月林榮基爆料,李波立即重出江湖,打破近3個月以來的沉默,甚至變本加厲。他先在臉書上駁斥林榮基所說不實,指林榮基只是「講故事」,然後自己就按照中共寫好的劇本照本宣科。6月17日,李波在臉書上反駁林榮基:「我從來沒有使用過銅鑼灣書店的電腦。」還記得李波自己去年11月6日接受香港端傳媒採訪時說過:「根據書店的電腦登入紀錄,最後一個使用者是店長林榮基,日期是10月23日。」兩段話顯然自相矛盾,至少有一個是謊言。正如余杰先生指出:「李波原本可以保持沉默,沒有人會因為他沉默而對他提出更高的要求;但是,他偏偏要以高調反駁林榮基的方式來向中共表示效忠,他希望早日脫困,不料卻讓自己陷入更深的泥沼。」

回應批評,實有必要。「李波啞子吃黃蓮,有口難言?」既然這樣,就不要說嘛。「他說的台詞,香港人用相反方向理解即可?」那他上面所說前後矛盾的兩段話,各自變成相反方向,畢竟也是前後矛盾嘛。「他按劇本演出,只是被迫這樣講?」幾個月前,他在鳳凰衛視鏡頭前已經讀完劇本,被迫講的已經講完,現在真有必要再演戲「表忠」嗎?面對前後台詞矛盾的劇本,他還故意照演不誤,沒有想過向編劇反映前後矛盾的問題,他是傻瓜嗎?「拿他跟劉曉波、許志永、譚作人等人相比?」

廣告

大家有這樣要求過他嗎?大家有逼過他當烈士嗎?「不要榮華富貴而只是懦弱膽怯就談不上可恥?」對同胞殺害猶太人完全知情而保持沉默的納粹時代德國人,不可恥?毛澤東當年不跟大隊走去大城市送死,而私自拉伕抓槍闖入井岡山躲起來,不可恥?毛時代的馮友蘭,不可恥?鄧小平在文革期間說自己永不翻案,還要拍毛澤東馬屁,不可恥?「受害者永不可恥」這種想法簡直荒謬絕倫!

除了挺身爆料這個選項之外,如果李波真有痛腳或親人被共產黨抓住,畢竟還是有較不理想但還能被勉強接受的選擇:一、沉默拒訪;二、聲稱關於自己的部分,要說的已經說完,沒有補充,各方可以自行參詳;三、聲稱不知道林榮基面對的事實,所以無法評論;四、聲稱自己在香港尚有一定行動自由,希望記者不要追問;五、拒絕評論自己有無親友目前身在中國大陸;六、聲稱林榮基說法與自己說法矛盾的部分,交由大家自行研判,相信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然而,他沒有這樣做,反而說了一些令人感到他可恥的話。

廣告

一、李波與林榮基見面時,私底下勇於承認自己是「被擄走」,為何之後敢說不敢認?事後他還反戈一擊,在臉書上聲稱「林榮基說的一些話,我不得不澄清」,表示從來沒有跟他說過「非自願被帶返內地」或類似說話。這不正是此地無銀、欲蓋彌彰嗎?他這類「彈弓手」式言論,不但無勇無謀,愚蠢失格,更加威逼林榮基要拿出自己的信譽,去為李波自己的私下「失言」埋單,不可恥嗎?

二、李波又指:「這段期間,配合調查的是寧波公安機關,沒聽說過『中央專案組』這回事。」天底下誰有說你李波聽過「中央專案組」這回事?林榮基都沒有這樣說你,你又為何公開唾面自乾?林榮基聽過審訊人員這樣自稱,已經足以證明「中央專案組」的存在。光憑你李波說自己沒有聽過,就足以否定「中央專案組」的存在?還講這種話,會有意義嗎?另外,寧波公安對銅鑼灣書店出版和寄書之事有任何管轄權嗎?李波當天拋下了妻子,不帶證件,急忙偷渡,自由自在地輾轉去了寧波,合理嗎?鬼扯至此,不可恥嗎?

三、李波聲稱:「我從來沒有使用過銅鑼灣書店的電腦,更沒有打印過任何顧客名單,當然不可能把甚麼名單交給公安」。我剛剛已經批評過他前言不對後語的可恥言論。此外,一家書店的負責人,沒有使用過書店的電腦,沒有打印過任何顧客名單,可信嗎?說這種話的人,不可恥嗎?

林榮基先生呼籲大家要好好協助李波。依我看來,如要好好協助李波,那就必須直斥其非,理性剖析,促其自省。只有當他能夠撥開懦弱表象,揭露隱藏在其後的奴性,然後刮骨療傷,對症下藥,才能有望逐漸改良心靈。在這一方面,林榮基先生在最近接受訪問時所大力推薦的一本書,對李波而言,具有極高參考價值。

我在三年前讀過李劼(陸偉民)先生的《中國文化冷風景》一書,愛不釋卷,雖然未必同意他的藥方,但卻相當讚賞作者對中國文化病灶的冷峻剖析。還記得晨鐘書局老闆姚文田先生被中共捕囚之前,曾經向我極力推薦李劼的《梟雄與士林》等佳作,指其筆鋒綜橫馳騁古今中外文史法政,難出其右。如今林榮基盛情推薦的李劼《中國文化冷風景》一書,同樣令我讚嘆不已。如果拿取箇中對於中華文化的深入剖析,用來觀照李波言行的心理狀態,當有所得。由於理解該書需要有比較寬廣的文史哲理知識,所以對有關學問知慮淺薄而且成見極深的人士,敬請慎入。

當我讀到書中「秦政與周制之間的最大區別,並非是郡縣制和分封制的差異,而是言論自由的有無」一句,真感振聾發聵,一語啟蒙眾生,令我深感本地傳統歷史教育的失敗,只見枝節,不見價值。再讀到「按照孔丘的政治理念,最理想的社會形態,其實就是毛時代的中國;而按照孟軻的政治主張,最典型的社會模式,則有類於鄧小平改革開放後的中國現狀」,以及他深入淺出的分析,更加令人拍案叫絕,肯定氣炸許多儒家粉絲。

李劼在書中揭示的中華文化病灶是:「中國文化的退化路徑,先是從河圖洛書退到易經八卦,再是從先天八卦退化到姬昌演易,然後是姬昌假設的天下藍圖由姬旦建制付諸實現,最後是孔丘立說,將周制周禮變成一個封閉的等級森嚴的集權結構,把天下蒼生的人心人性通通關進去。」「孔丘的世故人格,一旦被世人奉為表率,那麼整個民族就會像家禽一般,被馴服成雞鴨牛羊。遍地牛羊的景觀,惟皇帝看在眼裏賞心悅目,這在牛羊本身,無疑是莫大的悲哀。華夏民族幾千年的兩大恥辱,一是不斷地匍匐在流氓皇帝腳下三呼萬歲,一是將一個怯懦、自私、世故、滑頭的人精供奉為聖人素王,萬世師表。」很多人覺得聽起來很酸,有些衛道之士甚至會咬牙切齒,所以我誠摯建議他們好好閱讀李劼的分析與批評。

依我看來,在華人社會中,把君臣、父子、夫妻、兄弟、朋友之間的矛盾視為「人民內部矛盾」,把自己與上述範圍以外的人之間的矛盾視為「敵我矛盾」,古已有之,沉痾久積。這種想法絕對不是毛澤東憑空創作出來的,而是源於以自我為中心的家國天下等級觀念,所以才會導致至今仍有很多人,還是把平等人權、憲政民主、公民社會視為口頭禪而已。如果沒有真正刮骨療傷,如果沒有剔除家國等級毒素,怎能脫胎換骨而把人性尊嚴、寬容、自由、公義等信念深入肺腑?所謂「怯懦、自私、世故、滑頭」,講的正是素王幻夢,講的更是帝師情結,講的更是李波心術。中國人、台灣人、香港人,以至海外華人,能夠徹底覺悟者,幾希!

李劼在書中揭示的藥方是:「倘若這個民族真該有一場文藝復興的話,那麼無非是醫治該民族的集體無意識創傷,重新構建以人的尊嚴為底蘊的民族性格,讓整個民族文化確立審美向度,從而擺脫痞性和奴性的雙重糾纏,回到《山海經》人物所展示的初民時代的健康和純真。」

我的評語是:立意雖善,但乏信念。猶如促請納粹破滅後的德國人,重新回到荷馬史詩和希臘神話所展現的古人健康和純真,恐怕只是對祖先上古神話和個人尋根情結的意淫,但是對於理解人與宇宙之間的關係、死亡與脫離時間限制的關係、此生與彼岸的關係、生命意義、人性缺陷、既要互助互愛、也要監督制衡、分權、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公義等核心價值,未必完全可取。在真、善、美、信這四者之中,《山海經》頂多可以在某些人眼中,符合善、美這兩個向度,還是缺乏真、信這兩個元素,難以在靈性上深入肺腑,對於此生感到安穩,對於彼岸充滿信念。

無論如何,李劼的《中國文化冷風景》是一本好書,他的《百年風雨》亦然。雖然我不認為《山海經》將會是李波的心靈雞湯,但卻同意李劼所批判的「怯懦、自私、世故、滑頭」華人文化冷風景。而這個「冷風景」卻一直纏繞著李波,以及許多華人,至今未息,仍未徹底「擺脫痞性和奴性的雙重糾纏」。

講真話,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信仰同行。無論各位有無特定宗教歸屬,如果缺乏這種基本信仰,那麼無論左中右,無論大中華抑或本土,也難保自己未來不會成為現在的李波,更難以啟蒙和救贖現在的李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