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波被失蹤事件引起公眾恐慌的根本因由

2016/1/8 — 16:16

新年依始,香港已經陷入一片亂局,一個又一個危機接踵而來。網絡廿三條立法和梁振英宣布委任不得人心的李國章出任港大校委會主席已經令公眾憤怒莫名,但一個更觸動人心、引起社會普遍恐慌的李波被失蹤事件在元旦爆發,更頓時成為各方注目的焦點,並且不斷升温,直接衝擊港人最根本的核心價值自由(包括人身、言論和出版自由),殺傷力之大和破壞力之強,遠遠在網絡廿三條立法和李國章事件之上。

原因很簡單,網絡廿三條立法和李國章入主港大校委會儘管扼殺市民網絡言論自由和干預大學自主,但本港司法獨立制度仍可在最後關頭保障受脅迫的港人權益。然而,大陸公安人員越境執法,或者「環球時報」毫不諱言的所謂「強力部門」有「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教李波以完全違反常理的所謂「自己的方法」被返回大陸,都在在說明「一國兩制」受到嚴重衝擊,基本法第二十二條規定內地機關不得干預香港事務和必須遵守香港法律,亦形同虛設。一句話,香港人的自由已經不受保障,人身安全更受到威脅,加上事發後特區政府自特首梁振英以下至各級問責官員的無能表現,以及他們全無意願挺身而出維護港人權益,向内地有關部門嚴正交涉,據理力爭,試問又豈能不引起公眾恐慌?

看得見的恐慌固然沸沸揚揚,鬧得滿城風雨,看不見的恐慌其實更加嚴重。連日來網上瘋傳關於續領BNO辦法的貼文,充分顯示只能自保的港人已拚命作好兩手準備,有能力離去的人隨時逃亡。如果今年立法會選舉建制派取得壓倒性勝利而梁振英又篤定連任,相信未來的香港社會勢將面臨解體,萬刧不復。

廣告

不過,只要我們冷靜思考,就不禁疑問:為什麼不到兩個星期前,梁振英上京述職時,對他不假辭色的國家主席習近平,特意向傳媒公開聲明,「中央在貫徹一國兩制方針有兩大堅持:一是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二是全面、準確、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踐不走樣、不變形,始終沿著正確方向前進」,會容許內地機關在香港執法,公然破壞「一國兩制」?那豈非名副其實「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完全違反政治常理嗎?

再細心分析,網絡廿三條立法和委任李國章都是梁振英政權炮製的,擺明公然違反習近平言猶在耳的「謀發展、保穩定、促和諧」指示,社會矛頭本來指向689政權。但李波被失蹤事件的禍源來自大陸,意味着內地的「強力部門」直接破壞「一國兩制」,踐踏港人自由,一下子轉移了社會焦點,所有矛頭登時指向中共,算賬全算到習近平頭上,客觀的政治實際效用,就是大大減輕了梁振英政權的壓力。誰真正政治得益,不是清楚明白得很嗎?

廣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回答國際媒體查詢時,表明「不知情」,與過往慣常的什麼「中國政府會依法處理有關事務,屬於中國內政,與外國無關」說法全然不同。證諸周四(1月7日)星島日報引述中方人士消息,否認「環球時報」社評代表中央立場,又強調基本法對中央及特區政府的權限有明確規定,無任何部門可「規避法律」,而建制派公認的法律權威陳弘毅又開腔否定內地「強力部門」有「規避法律」辦事的辦法,我們有理由相信,李波五人的確先後被失蹤和被返回大陸,但山高皇帝遠,中央完全不知情,絕不為奇。情況就好像天津大爆炸一樣,首三天份屬習近平嫡系的天津市委書記王興國沒有露面主持大局,因為爆炸的地點根本是天津特特區,不受其管轄,所以不知情,因而無言以對。

大陸公安自把自為策劃李波被返回事件,合理的推斷,不出兩個原因:其一是有地方懲治機關為取悅國家領導人,拘捕出版被指擾亂內地社會秩序和破壞國家領導人形象刊物負責人士,以儆效尤;其二是大陸和本港的反動貪腐力量,藉詞製造事端,目的旨在搞亂香港,以圖牽制習近平,以亂局挾迫中央,支持手段強硬的梁振英連任,以牟取更大的利益。

結合大陸和香港的政治現實,以及證諸過去三年梁振英亂港的管治手法,我相信後者才是今次事端以至香港目下一切亂象的禍源。如果估計無誤,李波事件以後,更多千奇百怪、聳人聽聞的亂象還會陸續有來。

事實上,當前內外交困,無論國內經濟抑或國際政局都處於嚴峻局面和關鍵時刻的中共,絕沒有理由搞亂香港,自掘墳墓,尤其是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對人民幣國際化和「一帶一路」發展戰略,都極具關鍵作用。可是,在大陸備受清算的貪腐力量,僵而不死,與因王立軍事件乘機由土共和中共內部極左力量抬捧上的梁振英政權,因着千?萬縷的利益關係,在遭受徹底殲滅之前,垂死掙扎,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和形勢,興風作浪,蠱惑人心,借機企圖搏亂圖利,延續對香港的管治權和操控,卻是更合乎現實政治邏輯,機會高於一切。

因此,要正本清源,安定人心,穏定局面,就要抓住主要矛盾,擒賊先擒王。如果中央有明確訊息顯示不得人心的梁振英不能連任,甚至提前下台,所有內外搞亂香港的陰謀詭計便失去目標,無法得逞,自然樹倒猢猻散。否則,類似李波事件的危機肯定會接踵而來,一個比一個更嚴重,香港能不亂過天翻地覆,難矣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