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杜耀明:學校權力愈封閉,學術自由就愈小

2015/11/26 — 19:42

杜耀明

杜耀明

【文:朝雲】

25/11 浸大 學術自由論壇

論壇上,連任的港大校委張祺忠擔憂,高鐵一地兩檢,公安來港執法,違反基本法的嫌疑甚明,但肯挺身批評的法律學者,卻少之又少,以儆效尤的禍害似已顯現。

廣告

港大土木工程系助理教授楊德忠,更嚴辭批評學界種種黑暗。

例如他在美國教書,擔當 Panel(專家小組)成員,審視研究撥款,扣分加分,都要記錄在案;但在香港,卻稽考無從。

廣告

身在 Panel 的學者,他們在任時或離任後,都大有可能申請經費。理應交代他們出任前後,申請經費的資料和成功率,但在香港,卻追溯不到。

張祺忠

張祺忠

楊德忠

楊德忠

他還指出,合約制下資歷較淺的學者,或在大陸出身的年輕學人,為在學界求存,或出版論文,不得不加上大牌教授的名字;甚或為人作嫁,完全轉讓論文予對方,不啻巧取豪奪。

楊說那些教授,每年的論文字數,比倪匡的小說更長。問題在倪匡的小說是想像;但那些學者的論文質素,就難以想像。一個教授親自向他承認,名下論文由他親撰的地方,少於兩成。

他認為種種流弊是源於量化,競逐排名和資源的壓力,令大學都在「鬥多 paper」。

科大機械工程系的論文數目,為全球之冠、港大第九、理大排名廿五。但香港又不是有重工、軍工的國家,何來那麼多論文?楊說香港的科研,確有若干成就,但歷來已花上過百億經費,在浩如煙海的論文中,平均質素、實際成就,大成疑問。

楊還補充,03年前,大學薪酬尚與公務員掛鉤,校長薪酬不得高於政務司長,過去徐立之的薪金,就是陳方安生的98%。但脫鉤以後,即屬教員的楊德忠,甚至身屬校委的張祺忠,都不清楚大學高層如何決定薪酬,有「自己加自己人工」之嫌。現在馬斐森的薪金,已達梁振英的倍半。楊認為公帑的運用,市民應該有更多監督。

***

浸大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批評,大學條例明言,教職員校董選舉,不分級別,全職教員均可投票。但剛舉行的選舉,校方不許講師和以下職級投票,顯然違法。

杜說浸大工會開記者會前,已與校長和副校長見面。若校方願意認錯,重行選舉,根本不用如此。但校方拒絕受理投訴,更從速承認選舉結果,試圖米已成炊。

他批評校方以改制來推搪是說謊。當年改制沒有改動該大學條例。浸大35名校董,唯有兩名民選的教職員代表,現在更只有少數高層才能投票,排斥餘下三分二教員。

他回思浸大四大弊案,除了剛事發的校董選舉,還有--

06年轉制,校方欲革除杜等不服改制的職員。結果學生醞釀罷課,杜和其餘五名老師,得以留校,但兩名行政行員終究被炒;

2012年趙心樹疑偏袒地製作民調,使結果有利唐英年。結果沒有任何委員會徹查,職位保全;

薜鳳旋先搞國民教育教材,又在報告稱中大收美國的錢。儘管中大沒有提控誹謗,調查委員會確認他造假並免職。但委員會沒有深究誰批准,撥款給他。

杜呼籲大家必須正視大學的權力壟斷,學校權力愈封閉,學術自由就愈小。

他希望毋須訴諸法律,會先和同工磋商,先循教育局、UGC、立法會的途徑跟進。但如皆無功,會諮詢法律意見。

***

浸大學生會長陳思豪

浸大學生會長陳思豪

王瀚樑(朝雲攝)

王瀚樑(朝雲攝)

浸大學生會長陳思豪說,浸大生現正忙於考試,將於考試過後,推動修改大條例的公投。

學聯副會長王瀚樑批評,學士學位起碼要讀三年,一旦抄襲被查,可能被逐出校;但牽涉國力書院的教員,或極速畢業、或被揭抄襲。他們獲聘教席,領受薪酬,如涉造假和欺騙,豈可能辭職就了事。

面對政權的侵犯,學聯正和「學術自由學者聯盟」商討未來行動。

***

補記:論壇趁午飯時間舉行,人來人往,學生雖多,但來去匆匆,幾乎沒人駐足,願意坐定聽足全程,應該不超過十人--包括筆者和一星島記者。

學者俱言之有物,惜知音者小,但不見杜耀明老師絲毫沮喪,論壇完畢,他即以一人之力,一次過抬起三張櫈,搬回原地,幫忙收拾。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