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榮基事件」的背後

2016/6/22 — 10:32

林榮基

林榮基

由「銅鑼灣書店事件」到「李波事件」再到「林榮基事件」,事情的發展讓我們看到一幅中共氣急敗壞,追捕異己的圖景。事件還未完結, 現在無論是林榮基,李波,桂民海或何俊仁都處於險境。將如何發展下去,關鍵是那份現仍在林榮基手上,載有訂戶資料的電腦硬件,我建議盡快把它毀掉,以策萬全。

在今年二月的文章「強力高壓下的抗爭之路(完整版  上)」中,筆者曾對事件寫下推斷:「觀察香港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踪事件,筆者認為習近平也組成了一個類似明朝東廠西廠錦衣衛的秘密特務組織,由皇帝直接派遣,不經司法系統批准,隨意監督捉拿臣民,直接向皇帝報告。皇帝猜忌懷疑大臣不忠,充滿戒心,設立錦衣衛是為了打擊政治異己份子,消滅民間反抗力量。黨媒所謂的可以繞過法律執行任務的「強力部門」就是這個錦衣衛組織,不是公安或國安。地方安全部門不能過問或查詢錦衣衛行動情況,所以港粵通報機制無效。」

在文章中,筆者認為禁書中許多內容由國內匿名爆料人輾轉提供,背後反映民間的不滿情緒,也反映中共上層權鬥的蛛絲馬跡。利益相關者以公開秘聞的禁書,作為打擊中共中央甚至習近平本人威信的武器是非常明顯的。據聞失踪者桂民海在深圳開設秘密禁書寄送辦事處,林榮基手上有一份大陸三千四百個分銷者名單,中央直接派出錦衣衛南下深圳香港泰國,不惜跨國越境緝拿誘捕作者和書商,目的就是要獲得這份名單,以便挖出幕後爆料人,全面追緝禁書背後的「反習集團」( 反黨集團),杜絕禁書的出版。習近平的錦衣衛直達天庭,無法無天,橫行無忌執行皇上聖旨達致極權統治,中國己經倒退到千年以前的皇朝時代。

廣告

根據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在記者會上所講,上述推斷基本準確。

首先,那份資料的確存在,且是全案的關鍵文件。 也許李波的copy並不全面,只有林榮基才能正確取出那份載有各種線索的資料,或者從中可以得出桂民海的寫作背景和資料來源。文件的重要性足以讓中共必需冒着因林榮基沒有負擔可能違抗命令的風險,仍然准許他在專案組人員監視下回港,卻萬萬想不到他真的揭出了事件真相。林榮基經過劇烈的思想掙扎,終於毅然決然地不顧生命危險,保護文件拒絶北上,也說明了這份資料的重要程度,可能涉及許多人的生命安危。林榮基先生高風亮節的品質令我敬佩萬分。

廣告

其次,據程翔及徐播兩位先生所寫的關於中央專案組的性質和歷史,說明中共中央向來對重大案件均授予超越地方的最高權力專案組去領導地方公安局處理國內案件,中央專案組早己存在不足為怪。但現在這個中央專案組竟是肆無忌憚妄顧一國兩制,甚至跨越國境去辦案。筆者因而斷定現正指示寧波公安局辦理香港書商案件的不是一般的中央專案組,而是得到更高更大授權,類似錦衣衛的特務組織。強力部門=中央專案組=錦衣衛。過去的中央專案組可能不是常設,只隨案而立。但據知習近平現己組成像欽差大臣似的「中央巡視組」,更有一個派出欽差大臣到外國去的「境外緝捕工作局」,可以想像現在這個特別的錦衣衛式的中央專案組己是常設的機構。

其三,究竟這個中央專案組有沒有破壞一國兩制? 雖然稍識常理的人都相信李波是被綁架,是明明白白的跨境執法,但由於李波因家人在國內而受到脅迫,無法在自由環境中解釋他如何用自己的方法回國,為中共打了掩護,無人頂證使我們無法對中共治罪,實屬無奈。但這個中央專案組長時間不履行包括公安國安在內的對港通報機制協議,並在無通報之下派員來港辦案,規定林榮基在港行事範圍,監視追查他的行蹤,命令他交出資料硬件,實在是剝奪了他的人身自由,這就是蔑視,踐踏一國兩制的行為,更證明這個中央專案組的權力之大,高於一切安全部門,需要嚴詞譴責,追究責任。中共不惜破壞一國兩制,追查書商的案件背後,是一場鎮壓反習力量的政治鬥爭。

最後,香港人與中國人己經唇齒相依,不能分割,港人對中共的抗爭己經纒繞一身,無法擺脫。那些國師,教主,導師們教唆年輕人以港獨為由去中國化的說詞,原來是因為害怕得罪中共的藉口,是掩蓋其不敢反共的遮羞布。

衷心感謝那六千位出來遊行,支持書店五子的香港市民,是你們堅持信念,堅守公義,讓林榮基得到勇氣戰勝恐懼,是你們使更多人看到希望。我在遙遠的彼岸,預祝你們在立法會選舉中再勝一仗。

2016年6月19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