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榮基是香港之光

2016/6/21 — 12:03

失蹤超過半年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6月16日傍晚舉行記者會,講述被中央拘留的經過。

失蹤超過半年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6月16日傍晚舉行記者會,講述被中央拘留的經過。

6月16日,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失眠兩夜,臨時起意,公開翻供,拒絕沉默,揭露真相,大智大勇,聯繫何俊仁,召開記者會,細說被中共綁架的過程,引爆國際輿論強烈震撼,在銅鑼灣書店事件近半年的膠著狀態上,劃下一個巨型的感嘆號。中共政權迅即慌張失據,連夜籌謀對策,《環球時報》社評先罵後撤,盡顯欲蓋彌彰的困擾。

共產黨奴才們説來說去就只有前後矛盾的兩句話:「中國人應守中國法」(意指林榮基所講屬實)、「林榮基講的都是一面之詞」(意指林榮基所講不實),完全罔顧「中國政府不守中國刑事訴訟法和嚴重侵害人權」這個早已無可爭辯的客觀事實,綁架、禁錮、恐嚇、羞辱林榮基這位香港真漢子,簡直喪盡天良。
另一方面,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疑似親人一直在大陸受到嚴控,公開堅稱自己沒有騙人,表示當天完全自願偷渡到大陸協助調查,希望大家給他安寧,希望大家以他的版本為準,實際上正是希望中共不要遷怒於他而對他在大陸的親人不利。因此,銅鑼灣書店事件至今尚未了結,現正掀起全新一波高潮。

6月18日下午,多個泛民團體與數千名市民遊行至中聯辦外抗議。林榮基現身集合地點,亦即銅鑼灣書店樓下。對於李波指他無中生有,林榮基表示理解李波為何要講違心話,仍視李波為朋友,但指出李波已喪失免於恐懼的自由,呼籲香港人要幫助李波。

廣告

林榮基說:「中央政府逼到香港人無路可退。」他呼籲「港人應當向強權說不!」他要求中共向全港公民解釋事件有否違反「一國兩制」,「這關乎港人人權及閱讀自由」,「如果我們不發聲,香港就無得救,因為此事不單是書店的事,更觸及香港人底線」。林榮基不感後悔,並表示考慮日後繼續從事出版事業。

先回顧一下林榮基公開剖白自己被綁架的全部過程。附帶一提,如果大家相當關注共產黨綁架香港人的早期歷史,大可自行閱讀香港知名記者周榆瑞先生的《徬徨與抉擇》一書,重溫他在1953年至1957年期間被捕被囚的整個過程,以及忍隱孤憤及投奔自由的心路歷程。箇中細節與最後抉擇竟跟今天的林榮基先生驚人地相似。

廣告

兩相對照,足見中共政權的邪惡本質與手段從來不變。從毛澤東到習近平,整個黨國絞肉機滿佈人渣,因此必須整個摧毀、推翻、瓦解、粉碎,查究罪責,絕不應放任率獸食人的紅色暴政繼續苟活,作惡害人。

去年10月24日,林榮基先生經羅湖出境往東莞找女友,突然被深圳海關拘留。林榮基詢問涉嫌何罪,問了一整天也得不到解答,其後再有約11人帶他上了一部七人車,載他到深圳派出所,收起了他的證件。他在派出所犯人欄坐了一晚,沒有膳食。翌日早上7時許,他獲提供早餐後,立即被人「上了手銬、戴了眼罩和鴨舌帽」,然後被押上交通工具。他拿開眼罩偷看,發現正坐在火車上。13至14小時後,發現自己已被帶往寧波。到了寧波,再坐了45分鐘車,到達一幢「大建築物」2樓其中一個房間,被檢查身體及更換衣服。有人遞上一張寫有「答允放棄通知家人」及「不聘請律師」兩個條款的紙張,林榮基深感孤立無援,只好被迫簽名。

林榮基在寧波市該幢建築物內被關押逾5個月,活動空間僅有二三百呎,單獨囚禁,不准看書,不准關燈,不准打電話,24小時6組人輪流前後看守,無人跟他交談,令他承受極大心理壓力和徬徨恐懼。他知道該建築物也有其他人士被拘留,但完全不知對方身分。他的房間內所有書桌、椅子均有軟布或軟膠包裹,而牙刷、指甲鉗也有尼龍繩繫縛,用完就要收回,以防被拘留人士自殺。及至今年1月至2月,他孤寂難奈,多次產生過上吊自殺輕生的念頭,可幸無法實行。

林榮基在狹小的房間內被審問20至30次,被帶出外審問兩次,「有時一星期三四次,有時幾星期一次」,每次審訊半小時至個多小時。看守人員指他將「禁書」帶到中國大陸,違反憲法和牴觸中國法律,並且批評他的書籍侮辱國家領導人,令領導人名譽受損,造謠生事。林榮基直指自己「根據香港法例正常經營小書店」。對方警告他「(中央)政府對此不會手軟」,而於提審期間,他多次被要求認罪,自己最終也有簽署認罪書。

令他驚訝的是,從審問人員的提問可知,中共人員多年來一直長期監視他自己及其家人的一舉一動,細節均記錄在案,問他兒子為何見立法會議員,問他為何跟評論人林保華先生相約見面,有時間有地點,而且還有人衝口而出說:「我們中央專案組專門懲治你這群人」,然後猛拍桌子,妄圖盛氣凌人,變相露了餡:「中央專案組」,而不是地方公安或軍隊。

後來,對方改變策略,要求他返回香港,將銅鑼灣書店寄書給大陸人的紀錄帶回來,但被他斷然拒絕,而且他也拒絕指認任何讀者,「怕讀者受影響,怕他們以為香港或我出賣他們」。看守人員又展示多本有關中共高官權鬥及情史的書籍,要求他提供作者資料,但他表示只是負責賣書而不知情。其實林榮基知道:中央政府早已另行掌握書店近500至600名讀者訂書紀錄,以大陸人為主。拿電腦硬件紀錄回來,可能是為了對證。

今年2月,已經「認罪」的林榮基更「被迫演戲」,「有導演、有台詞」,被中共人員要求在錄影鏡頭前,背誦台詞,承認自己協助股東桂民海非法經營書店,並承認有關書籍均屬胡亂編造,願意接受處罰。林榮基表示:對方事先要求他自行寫好台詞,如果他們感到不滿意,會隨意刪減或修改,而自己只是按照要求,在鏡頭下被迫背出台詞。他表面配合,心裏很委屈。

及至今年3月,林榮基被轉移到廣東韶關一個租住地方,限定他只可在特定區域內活動,以及在韶關圖書館內以香港人身分工作,不准他透露自己被綁架的真相(按照有線電視中國組的實地採訪,就連圖書館職員也不知來龍去脈而稱呼他為「林教授」,只知他近日請假不來上班)。在此期間,當局曾安排他到深圳與另外4名銅鑼灣書店被綁架人士(股東桂民海、負責人李波、股東及董事呂波、業務經理張志平)到餐廳短聚,並由李波給予每人10萬元作補償及生活費,但他指「個人不追求這些(金錢),只要求自由」。他一直要求回港,但當局要求他將載有賣書紀錄的電腦硬件帶回中國大陸才放行。

直至6月14日,他突然被要求在當局人員「陪同」下返港,目的是要他取回賣書紀錄的電腦硬件,並且要他在途中收到手機短訊後必須立即回覆所在地點(但他佯裝收不到訊息而不回覆),同時另外派人跟蹤。事前中共當局更提醒他:不能接受訪問,也要向香港警方表示無需協助。回港後,他曾到李波的寫字樓與其會晤,取得書店寄書往大陸讀者紀錄的電腦硬件,本來打算按照命令準時回去交出硬件,但途中經再三心理掙扎後,終於改變決定,在九龍塘港鐵站出閘(可幸一站直達深圳的高鐵尚未完工),並且抽了「三口煙」,思前想後,決定不出賣讀者,華麗轉身,插爆共匪,披露驚天綁架大案的幕後真相。他表示今後不會再踏足中國大陸。他形容自己於涉事五人當中相對負擔最小,「一家人都不在內地」,並確認除了太太外,自己另有女友,是與太太分居後才認識。對於女友受到牽連,表示「很對不起」,冀當局會善待書店的同事及朋友,「如上帝善待人一樣」。當然,共產黨從來不是上帝,而是魔鬼。

如果有人看完他說講的事實經過之後,還是認為中共當局不是「綁架」而是「執法」,我想他真的要驗腦。被逮捕時不告知涉嫌罪名,是「執法」?被「戴上眼罩和鴨舌帽」而被押上長途火車去寧波,是「執法」?要求他簽下「答允放棄通知家人」及「不聘請律師」字條,是「執法」?單獨禁錮他五個月,是「執法」?他的書籍侮辱「國家領導人」致其名譽受損,但「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自己卻從未正式提告要求追訴,就是「執法」?強迫他「有導演、有台詞」地演戲,就是「執法」?

派人長期監視他及其家人的一舉一動,又是「執法」?派人大言炎炎聲稱「我們中央專案組專門懲治你這群人」,然後猛拍桌子,又是「執法」?究竟哪條法律賦予「中央專案組」任何「執法」權力?

現在有些人說:「國有國法,到了中國大陸,中共可以執法,奈它如何。」這簡直就是胡說八道!他們夠膽就說「中共是黑幫,到了中國大陸,中共就可能對任何人綁架、禁錮、逼供,奈它如何。」這樣才是符合事實真相的豪言壯語!

在林榮基綁架案中,重點從來不在於梁振英所講的中港兩地警方通報機制(警匪互相通報簡直就是笑話),也不在於綁架林榮基有無涉及任何越境行動,而是在於「一個售賣批評習近平書籍的香港人被中共綁架及折磨8個月」這個鮮明的犯罪事實,激起人神共憤!

另外,有些人說「林榮基所講的都是一面之詞,不足採信」。他們的理由是:李波、呂波、張志平、林榮基的深圳女友都否定林榮基的說法,揮舞國旗的大媽都否定林榮基的說法,大公文匯環時都否定林榮基的說法,韶關圖書館職員還說林榮基遊山玩水,所以「有正、有反」,頂多各大五十大板,不能只聽「一面之詞」。這些正是共產黨的典型「正反平衡浮想思維騙術」。只有當我們認真思考,才能炸破這些荒謬:李波、呂波、張志平、林榮基的深圳女友、韶關圖書館職員,他們真的「自由」嗎?揮舞國旗的垃圾奴棍,他們真的「不收錢」嗎?大公文匯環時,他們真的「不姓黨」嗎?

更可笑的是,這些聲稱「林榮基滿嘴謊言」的生物,應該自行講出事實真相才是。請問:那8個月的每一天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否則如何證明林榮基撒了謊?他們還要辯稱因為「偵查不公開」所以他們不能細說?那麼這些人還憑甚麼說「林榮基所講的都是謊言」?他們於是改口說「正是林維基爆料違反了偵查不公開原則」。

《環球時報》6月17日晚上引述「學者」聲稱:如果林榮基的新聞發佈會對案情有影響,「比如洩露了案件的偵查秘密,對案件有影響的話,辦案部門可以提請啟動與香港警方的相關工作機制,對他進行處理」。簡單來說,就是「可以把他抓回來大陸」,真是流氓土匪!歸根結柢,本案從來沒有「依法偵查」,只是以偵查為名,行綁架之實,根本沒有「不公開」這把保護傘的庇護,反而具有值得全面公開綁架真相的新聞價值。打個比方,如果有一天劉雲山綁架了習明澤8個月,聲稱要不公開地偵查她,習明澤最後脫逃後爆料,難道習近平會說「劉雲山偵查必須不公開;習明澤,妳閉嘴」?

畢竟,中國共產黨就是一團高氣焰、低智商、搞暴力、煽謊言的匪賊集團。目前以低能兒習近平為首的這個共產黨綁匪集團(共匪)綁架了林榮基近8個月,罪大惡極,不知羞恥。大家可能會問:習近平的智商究竟低到甚麼程度?以姓習的《環球時報》「銅鑼灣店長『翻供』的實質內容不多」的社評可作佐證。

一、社評聲稱林榮基的記者會至少證實了他在中國大陸「沒有受到虐待和刑訊逼供」,「這與一些人憑空想像的內地執法人員會粗暴對待林榮基等被抓者的情景顯然不一樣」。設想:把胡錫進和習近平分別無限期關押,活動空間僅有二三百呎,單獨囚禁,不准看書,不准關燈,不准打電話,24小時6組人輪流前後看守,無人跟他們交談,誰能活下來,誰再說上面的話一次吧!需知道:單獨囚禁本身就是最殘酷的虐待;不用火烙焚身、針刺陽具等酷刑,本當如此,絕非德政。

二、社評說:「由於香港輿論機制是西式的,內地體制與之難以充分對接,從香港輿論的角度很容易主動出擊,令內地某些方面的回應顯得被動,但這在很多時候並不意味著簡單的對錯關係」。那麼,按照這種標籤二分然後攪和的混賬邏輯,習近平這次被中央專案組搞得這麼被動,難道也不意味著簡單的對錯關係嗎?新四人幫被趕下台,也不意味著簡單的對錯關係嗎?一加一等於二,也不意味著簡單的對錯關係嗎?

三、社評說:「首先,林榮基本人承認,他是在過了羅湖海關後,在深圳一側被抓的。這一點非常關鍵,因為如果林的行為觸犯了內地法律,內地警方在轄區內依法對其採取強制行動是符合法治原則的。」問題是:當時有「依法採取強制行動」嗎?

四、社評說:「雖然一口咬定李波是被『跨境執法』從香港抓走的,但他沒有提供任何證據。李波的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林榮基並非當事人亦不了解。迄今為止,李波表示他是自願前往內地配合調查的。」問題是:習近平知道甚麼是「人證」嗎?天底下究竟有哪個好證人不是一口咬定他所耳聞目睹的?證人所說的就是證言,就是證據材料,足以證明當天究竟李波對他講過些甚麼話。法盲草包習近平,好好讀點法律和邏輯吧!

五、社評說:「『電視認罪』的做法是否妥當,與有關方面對林榮基採取的措施是否合法是兩回事。」的確如此。實際上,兩回事都是非法和邪惡!分別看待,只會更顯惡性。

六、社評說:「香港各種力量都要尊重內地的政治體制,不可採取破壞國家安全和內地政治穩定的行動。」沒有任何值得尊重之處的垃圾邪惡政權,咎由自取,自陷危險,自招滅亡。香港人只是告訴世界這個事實而已。況且,連人都被你抓了,共產黨還嫌不安全和不穩定?

七、社評又說:香港輿論不宜發展對中國大陸的「鬥爭思維」,認為通過鬥爭來實現香港的利益決非「一國兩制」的真諦,「溝通和協商更加重要,它更符合中華文明的內在邏輯,也更適應香港在中國主權之下實行高度自治的法律制度和政治現實」。請習近平跟達賴喇嘛溝通和協商看看,實現中華文明的內在、外在、天上、地下邏輯,然後香港人再來考慮。

可幸,香港人拒絕沉默,奮發抗爭,把「我們都是林榮基」的直幡掛在山上,把林榮基的自省、勇敢、抗暴之榮光照耀在每個香港人的心中,令人感動。就連林榮基兒子Phoenix也為父親的作為而感到自豪,願意直入虎穴,不惜以身犯險,彰顯絕不畏懼。6月20日,他留言聲稱即日將會到大陸,「看看一個沒有從事書籍業務,甚至沒有寄書到任何地方的普通香港人,會否被無理拘留」,並認為自己只是「普通香港人」,「從不參與書籍業務,從沒寄書到國內。根據曾鈺成先生的定義,我是普通香港人。根據文匯報的說法,普通香港人不會被無理拘捕的。所以我沒有擔心」。

他更反諷地說:「我真心相信中國是依法治國,不會無緣無故拘捕我的,你們以為還是秦朝連坐法或是明朝的誅九族嗎?」他稱正常情況可於6月24日左右再回覆留言,「否則我有任何不測,希望春秋多燒點紙錢來給我使用使用。或者捐款到木木書房亦可。」及至晚上,他由朋友代為發帖,表示現正身在中國大陸而暫時一切平安。由此可見,無畏強權的精神,均在林榮基父子兩人身上體現出來,真令許多懦夫為之汗顏。表面吵鬧囂躁、內心怯弱畏縮的眾多香港人,真的要好好反思,在心靈境界方面尋求脫胎換骨,坐言起行,為公義而抗爭。

由於篇幅關係,我將會在稍後的文章中談談中央專案組,以及我對李波的評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