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生祥:是無奈,不要放棄希望,香港人!

2017/10/19 — 1:50

作者圖按:今晚演唱會。大會讓觀眾在不用閃光燈情況下拍照。

作者圖按:今晚演唱會。大會讓觀眾在不用閃光燈情況下拍照。

台灣社運音樂人林生祥:「是無奈,不要放棄希望,香港人!」

生祥樂隊在台灣非常受注目,樂隊把傳統樂器現代化搖滾化的先鋒,獲獎無數。六人樂隊班底來港演出,選擇在中大校園邵逸夫堂,生祥唱了兩曲便說:「中大很適合我,我家鄉也是這樣,看到山看到水。」樂迷拍掌回應。

生祥樂隊風格搖滾,大半場大家都坐定定,有點怪,幸好在encore時間,演出「菊花夜行軍」,他教大家以客家話跟住和唱,有人用國語嗌:「站起來!」生祥鬼馬地說:「那就站起來,我沒有不讓大家站呀!」幾百人一齊起身,跟着音樂搖擺,還以客家話一起和唱,在香港的時空真教人熱血,氣氛才熱烈起來。

廣告

今晚我進場,學生幫手打點,大家都擔心票賣得不好,學生說,覺得傳媒報道不多,而且語言問題:「始終是用客家話唱!」最終容下千五人的會堂,只有下層坐滿,我估計有六百到八百人。我覺得,問題是香港不熟悉。我嘆了一口氣,很多香港人對台灣認識停留在「誠品,慢活,小確幸」層次,對生祥等音樂人多年來參與台灣本土抗爭,特別是環境保護議題關注的人物,認識卻不多。

整個音樂會,就像一場關於台灣數十年來社會運動的活字典。來自台灣美濃的生祥,穿着闊身棉褲,腳踏行山鞋在台上,「溫柔的苦口婆心」地介紹每首歌背後的典故,有三十年前的反五輕運動,台上打出當年舊照,有示威者拉着橫額寫着「阮是和平理性的抗議」字樣。反五輕的鄉民如何求神而得到啟示的故事,化作客家話歌詞,生祥也有特別講解。

廣告

歌詞用客家話,主辦單位體貼地提供英語字幕,讓我往往可以看英語而明白。「欺我庄」英文是 Bullied my village;「風神125」講主角回鄉,歌詞裡告別城市友人,「雞屎宏」譯做Chicken Shit Hong,笑死我。

我一直聽,已覺得,生祥的關懷,根本就是香港的朱凱廸同路。想不到,在encore時,他唱一曲「種樹」時說:「去年有個香港立法會議員選舉時問我可不可以用這首歌宣傳,原來是朱凱廸,他今天也有來。我一直有關心香港的情況。」眾人歡呼,原來朱凱廸就坐在我後面。演唱會中途,生祥也提到香港:「是無奈,不要放棄希望,香港人!」

生祥唱出鄉土味,是貨真價實的第一手經驗。我以前就知道交工樂隊,去年我到台北訪問記者房慧真,讀她寫的生祥專訪,了解到生祥一生的曲折,即使成名過,拿過七個金曲獎,也一度山窮水盡。他母親養過千頭豬,他自己也趕過一百頭豬,音樂也是苦苦地在隔音效果欠佳的菸樓裡以原始的形式錄音,他還患上過躁鬱症。至近年透過facebook進行眾籌,成功為「圍庄」籌款出專輯,才令他再受注目,專輯拿下多個獎項。

我推薦大家閱讀房慧真這個刊在「報導者」的專訪。

//林生祥在1998年就返鄉,一邊做專輯,一邊幫忙養豬,拿著一把小刀,在公豬離奶時把睪丸閹掉,「最辛苦的是賣豬時,要把一百多頭,一隻重達一百多公斤的豬趕上車,有些豬特別聰明,會抵抗嚎叫。如果我不去幫忙,爸媽就會更辛苦。他們要搬上百包穀包,膝蓋都開過刀。」//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