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肯名言與朱凱廸

2018/1/23 — 18:40

朱凱廸,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朱凱廸,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被視為美國最偉大總統之一的林肯曾經有這句名言:「幾乎所有人都能度難關,但如果你想測試一個人的品格,就要給他權力。」("Nearly all men can stand adversity, but if you want to test a men's character, give him power.")

這句話不禁令我想起朱凱廸。多年來,朱凱廸都捱了很多苦。而無論是保育、推動村落民主、或土地正義問題,朱都默默耕耘地在很困難的情況下在做了很多很好的東西。

以林肯的名言來說,朱的確是一個很有度難關能力的人。雖然林肯說大部分人要度難關時都做得到,但朱凱廸是自願地放棄他可以擁有的舒適中產生活而去過這些難關的。就此,我希望近日批評他的人不要忘記朱的那一段值得我們欣賞及感謝的辛勞,我們在這方面的確是欠了他的,因為我們大多都沒有他那份堅持。

廣告

但一件事還一件事。到他開始有些權後又如何呢?「權」,不一定要代表執政權。在朱凱廸的情況下,成為選舉「票王」所帶來的影響力是一種「權」、成為議員本身亦是一種「權」。整體來說,他現在當然不是大權在握的人,但亦的確是比起以前多了一些權。在這情況下:

我見到譁然取寵

廣告

一個關於梁君彥放棄英籍的無聊陰謀論可以令他高調地飛去倫敦做所謂的「調查」。他最終除了一、兩個英國傳媒訪問外,就只能被一個二線影子部門發言人接見,而她幫朱做的亦只是在英國國會內算是最低層面、最低逼切性的書面提問。但這一切仍被包裝成為一場勝利;他的舉動亦搶了當時正在香港醞釀中而又較有內容的梁君彥持多公司董事潛在利益衝突議題的所有氣勢。

我見到講一套、做一套

在議會內外的路線與策略(如各項拉布、如特首選舉、如民主派去向),朱不停地批評泛民,但到自己路線被批評時就說大家要「團結」(但永遠只是「團結」於他指定的藍圖)。某程度上,這比本土派更不堪:至少本土派開宗明義說自己「唔妥」泛民、亦不企圖與泛民團結起來。

我見到不願為自己行為擔當(這與他社運年代顯然不同)、推卸責任

在近日馮檢基退選事件中,他今天一邊說道歉、一邊把自己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說自己從未要求亦未准許他人代他要求馮檢基退選、然後又推說什麼初選參選人協議內容有不同演繹等說法(就此,我鼓勵大家去看看協議的有關條文,要說條文有演繹空間基本上與人大釋法無異吧)。但他這種說法好像沒有理會他上週末在臉書這番話:

「初選結果,民主派核心支持者明確表態,姚松炎與馮檢基的差距非常大。在上星期一的記者會上,無論民主動力和姚教授都提出,有需要按選舉結果討論PLAN B人選,不能『鐵板一塊』。有民主派人士提出必須緊跟機制,即若果姚松炎不能參選,就由馮檢基頂上。我則認為此事不能只有『跟機制』一個行事標準,亦要同時考慮勝算,及維持初選投票市民的士氣。在初選投票的市民,很多就是不希望馮檢基成為民主派代表,各方面的數字都令人擔心,『姚落基上』的機制安排會令不少民主派支持者非常不滿,繼而放棄投票。」

不好意思,在西方政治學上,這番話可以說是典型「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何謂「狗哨政治」?這就是當一個政治人物有意無意地用一些暗語來牽動支持者去就一些「熱議題」發動攻勢,但當這些攻勢受批評時,政治人物就可以說「冤枉,我從沒有叫任何人去做什麼!」譬如說,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美國,政客呼籲人民「捍衛各州份權利」(defend states' rights)就會被支持者聽到為四周出去發動種族主義示威、甚至襲擊,然後政客又可以說「我反對不文明、我沒有呼籲任何人去做那些事。」

就此,我只會說,朱凱廸在上週末那番話是向他支持者發動對馮檢基「落閘放狗」的吹哨行為。他今天的推得一乾二淨小則(若他是無意地吹哨的話)是欠缺承擔、不負責任行為,大則(若他是故意吹哨的話)是不誠實。

受考驗不合格,但為時未晚

綜合來說,朱凱廸在成為票王、擔任議員後在受林肯的「權力測試」尚未合格。但他做議員只是做了一年多、任期還有近三年,如果他有心回頭是岸,其實是為時未晚的。我很希望盡快能再一次見到我們曾經欣賞的那個朱凱廸。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