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行止批《信報》總編免責聲明 非常牽強 令作者難堪

2015/4/2 — 7:55

圖左:林行止,圖右:郭艷明

圖左:林行止,圖右:郭艷明

信報特約評論員練乙錚早前在《信報》撰文,以梁齊昕的處境對比港人處境,結果梁振英發信要求練乙錚和《信報》停手,《信報》總編輯郭艷明接受傳媒訪問時,強調「文章觀點並不代表報社的立場。」信報創辦人林行止今日在該報專欄提到,郭艷明的免責聲明非常牽強,他認為,來稿經編輯之手發刊,出狀況時,報社劃清界線,只會令相關作者難過甚至難堪。

「受意識形態及科網技術之變的影響,近年傳媒生態不斷蛻變,如今主場《信報》的當家說《信報》是一個發表意見的平台,是否等於說《信報》不過是一個印刷版的「博格滙」?那是否意味練教授的『個人觀點』與《信報》的立場,根本是並不相干的兩回事?這兩個問題,一直令筆者這個過氣傳媒人十分困擾,以至有不吐不快的窒息感…」(林行止)

林行止解釋,在印刷媒體上,刊出的每一個字每一個標點符號,都是通過重重編審程序才能發表;與電子媒體那些編輯來不及評審的直播節目不同。「顯而易見,遇上具爭論性、政治性的敏感論題,電子媒體例行亦確有必要發出『免責聲明』(如「嘉賓意見不代表本台立場」);但印刷媒體這樣做便非常牽強。」

廣告

林行止提到,自己主政《信報》,是朝向廣納各方意見的平台進發,讓不同價值觀的論者就事論事、講求道理。「(特約及讀者來稿之)稿件都經編輯之手發刊,因此,在出狀況後,社方無論如何不能說某些「問題文章」不代表報方立場以求免責(這是何以過往涉及誹謗罪名的訴訟,出版人、印刷商、總編輯及作者無一「幸免」)。」

令作者難過甚至難堪

廣告

他認為,報刊的「免責聲明」,只會令相關作者難過甚至難堪而於事無補。「練乙錚其後對無辜者致歉,文內沒有反問郭總編輯什麼是《信報》的立場,反而加上『筆者的文章不代表《信報》立場,上面各段文字也然!』在筆者看來,那是痛入心脾的幽默!」

今次是《信報》創辦人林行止,九年前將《信報》控股權,悉數售予電訊盈科主席李澤楷控制的離岸公司後,罕有發文批評《信報》總編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