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以謊言歪理治港

2019/8/3 — 15:00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按林鄭一廂情願的想法,「送中條例」問題既已解決,事情就應該告一段落。

先不說她的「壽終正寢」是否等同於「撒回」,由「送中條例」引發的「己亥風波」,其實已直接或間接地抖出了政府許許多多的穢跡穢行:特首與一眾高層官員尸居無能、主要官員逃避問責厚顏無耻、律政檢控涉嫌滲入政治考量動搖法治基石、警隊執法不依警例甚至涉嫌與黑幫勾結毒打市民、親建制議員及行會成員顛倒是非盲目媚上言不及義。這些問題,像一具具本來沉在水底的腐臭屍體,在過去的幾十天隨着「己亥風波」,漸次浮起。

這些問題,能視而不見嗎?其實,打從林鄭說「修例」的「初心」是要為苦主伸冤,就已經滿有「謊言」的成份,林鄭帶頭撒謊自欺欺人,修例之事在為山九仞之夕,卻功虧於洶湧的民情,她只好以「暫緩」、「壽終正寢」作為遁詞,顧左右而言,始終不脫「謊言」本色。市民眼睛雪亮,堅持「撒回」,林鄭就不惜以「警暴」治港,企圖以恐怖氣氛嚇退市民,掩蓋一切訴求。

廣告

今天,「警力」已在「謊言」的縱容下變成「警暴」。那些向示威者挖眼扭斷手腕踢頭,以及向密集民居放催淚彈等暴行暫且不提,打從風波開始,執法人員就已經不肯按警例光明正大地出示委任證,小隊制服製服上亦沒有展示編號,接着是射擊手在沒有預警下在高處向市民放冷槍,那邊廂又涉嫌與黑幫勾結毒打市民……當「警力」得到了「謊言」的加持,就會變成「警暴」。而且,有了「謊言」,甚麼歪理都可以講出口:說現場一個警察出示委任證就可以代表其餘,說小隊制服的設計沒有位置放編號,說在高處向市民放冷槍前已作出「涵蓋式」警告,說在白衫人毒打市民現場看不見有人持械有人打鬥,說遲到 39 分鐘縱容白衫人毒打市民是因為警力不足。連篇歪理,只要厚顏講得出口,臉不紅氣不喘,你看,這些「警暴行為」都已經習以為常了。謊言與歪理就這樣葬送了我們優秀的警隊,也葬送了我們珍愛的香港。

以謊言歪理治港的官員,最害怕面對傳媒。記者會上,官員幾乎每一句話都經不起記者的初步詰問與質疑,「警暴」團隊更在「源頭」做工夫:推撞記者、遮擋鏡頭、阻礙採訪,無所不用其極。到會見傳媒「解畫」時,只要小心一點,不要脫口講錯真心話「記你老母」,其他多離譜的「謊言」都可以照講。因為撒謊原是特首的專長,而特首也默許其下屬以撒謊達成任務。

廣告

2011 年 7 月 24 日,內地官方召開了「7.23」溫甬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新聞發佈會,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對事件的解釋卻難入人信,民眾質疑,但王氏只抛出一句「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就完事了。這句無耻的話成為「我爸是李剛」後又一「名句」。我們香港的官員,早被「謊言」這種風土病感染了,在「己亥風潮」中病發尤其厲害,他們向民眾撒謊的潛台詞,不也正是「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