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做過乜?叫香港人點包容?面對 100 萬新移民前港督麥理浩有四大政策疏導

2019/2/12 — 19:35

發展中的沙田新市鎮,攝於 1983 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發展中的沙田新市鎮,攝於 1983 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關於公共醫療體系、集體運輸系統以至公營房屋不勝負荷等問題,矛頭指向單程證制度的同時,不妨問問特首林鄭月娥班子以至回歸後整個政府問責團隊做過什麼,又打算做什麼?

人口政策關注組及新民主同盟等團體近日發起聯署,要求政府削減單程證配額,可惜,特區政府對單程證的審批權無權置喙,團體要求猶如緣木求魚,一如課堂內的學生不斷投訴,要求老師限制校長、禁止學校不再收生,強林鄭月娥所難。面對為數超過 100 萬的新移民,林鄭月娥班子是否真的無能為力?且以上世紀港英政府的管治講講。

反對削減新移民所持論據:「你的上一代不是移民嗎?」認為作為為移民城市的香港,應該廣納賢達,這時要講講香港的移民歷史。大家要知道,中港兩地在上世紀初期並沒有邊界,不少農民或鄉民自由進出香港,國共內戰、大饑荒以至文化大革命等事件,都「迫使」內地居民徒步由北向南走到香港定居,1950 年至 1980 年這 30 年間吸納了超過 100 萬名新移民,這批新移民逃避戰亂、饑荒甚至迫害走到香港,份外珍惜這片土地,肩負起建設及為香港剛起飛的輕工業帶來勞動力,刺激香港經濟,劉夢熊、劉千石、夏雨以至黎智英都便是其中。

廣告

1950 年至 1980 年這 30 年間,真正人口爆發是在 1969 年至 1979 年這 10 年間,人口由 390 萬人增加至 501.7 萬人,人口急升又與 1974 年實施的抵壘政策(Touch Base Policy)有關。所謂的抵壘政策,即是南來新移民只越過邊境後只要成功到達界限街以南,便可以到入境處登記居留,「抵壘」前被捕便要被解返中國。不過抵壘政策到了 1980 年 10 月 23 日被取消,15 歲以上未持有效身份證的非法入境者,會被即捕即解。

問題來了,港英政府如何疏導 10 年間急增的百多萬新移民?時任港督的麥理浩(任期 1971 年 11 月 19 日至 1982 年 5 月 8 日)在執政期間針對新移民,推出了四大改革措施:10 年建屋計劃、9 年免費教育、改革社會福利制度以及確立公共醫療體系。石峽尾大火讓他知道新移民要先安居才可樂業,為免跨代貧窮讓讀書不多的新移民下一代,可以享受 9 年免費教育,之後是成立社會福利署、制定老人生果金等制度,最後則建立整個醫療體系,生老病死一一照顧,其中單是麥理浩在位期間已興建了最少 7 家醫院,包括瑪嘉烈醫院、屯門醫院、威爾斯親王醫院、小欖醫院及聯合醫院(由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及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在 1973 年合作創立)等。

廣告

麥理浩改了香港的政策遠不止此,不過他看到人口膨脹而制定適時政策,讓新移民可以迅速融入社會,而不是只發出口號式叫喊。單程證改變香港人口這條算術題容易計算,每日 150 個每年接近 5.5 萬名新移民,未計其他輸入專才及學業簽證,粗略計算 20 年來已鐵定會增加最少 109.5 萬名新移民,而這 109.5 萬人對香港公共資源構成什麼壓力?記得一位壓力爆煲的醫生說了一句:「新移民會唔會病吖?會吖嘛,好簡單的數學。」

政府不是不懂算術,而是視而不見、後知後覺,因為香港直至 2016 年,才提出 10 年花 2,000 億元的醫院發展藍圖,可惜,遠水不能救近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