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出貓考第一:「good girl 情意結」、「理財新哲學」與 「裙帶政治」

2017/3/27 — 7:13

3月26日下午,林鄭月娥勝出特首選舉後與家人會見傳媒。

3月26日下午,林鄭月娥勝出特首選舉後與家人會見傳媒。

沒有意外、沒有奇蹟,一切按照阿爺的心意有序地進行。新一屆特首選舉結果眾望所歸,由唯一到中央支持的林鄭月娥高票當選。雖然早就冇懸念,仍然感到失望,也倍感憂慮。

在工商界簇擁、土共哄衛、城中所謂的青年才俊支持、專業精英擁護,還有對香港經濟社會最重要的漁農界一致認可,當然還有據說承繼了大清律例規定下來傳統權益的鄉親父老,最重要的還有千秋萬代永遠正確的中共中央的認可,西環的有力協調,林鄭月娥毫無懸念,絕不意外地又考第一。

有這一個選委會組合,已經可以想像任何人當選都很難服眾,在所謂「眾望所歸」及「高票當選」表象下,明眼人都看得出這個組合代表了什麼。把選委會的組成方式與香港社會構成作個比較,可以說是十分超現實。以這一個超現實的組合選出來的特首,無論幾高票,無論喉舌傳媒如何往考第一的那人面上貼金,無論那些建制代言人如何扭曲辯稱這是具有廣泛的代表性,社會各界始終不會賣賬。這不單是不識大體的泛民主派,就算建制派內部也是心知肚明。現在是共同利益同盟,加上有在北京的叔父押陣,當然要表現得一團和氣,做場好戲。但將來政府的施政只要觸動他們的利益,他們都大條道理跟這個政府抬摃,而且仲有好多數要慢慢計。

廣告

還有西環那種明目張膽的干預,中央毫不掩飾的欽點,都在葬送整個制度安排本已是十分薄弱的公信力及政治認受性,誰人考第一都是注定冇運行。

但權力就如春藥,躍躍欲試的總不乏人,對本身已是貼近權力中心的人,這是一個成本低回報高的遊戲。上一屆的梁振英,這一屆的曾俊華,本來都是權力中心的核心成員,但兩人都不是阿爺首選,因此都要在體制的既有安排外尋求某種程度公眾及民意的支持,要拋個身出來玩訴諸民意的遊戲。上一屆的梁振英,遇上的那個政務司長是一個豬一般的對手,加上抺黑政治的神奇功力,而且他自己也經營了超過30年,有一定的籌碼在手,因此能夠成功翻盤。

廣告

共產黨人內外有別、親疏有序。這是其土匪幫會本質的一個延伸。今屆的曾俊華,本身就不是內線的自己人,他的對手也是政務司長,也不是根正苗紅的自己友。但林鄭月娥過去幾年盡顯其日月貞忠,也不致與前一屆那個政務司長唐英年那麼不濟。此消彼長之下,曾俊華的處境當然難與當年的梁振英相比。而且過去四年多,思歪視曾俊華為其連任的最大威脅,所以其梁粉在任何場合都會把握機會在曾俊華背後放暗箭。薯片參選之後,更要爭取民主派選委的支持才能夠票入閘。整個選舉工程也延續了他過去兩年那一種訴諸本土情懷的民意策略。

共產黨最驟忌本土意識,也驟忌有人擁民意自重,阿爺俾佢過關才怪。不過,最可笑還是繼續要使出黔驢之技,總要把「美國」這個經常無緣無故被中國人勾結的敵對勢力拉落水。其實有冇新鮮D嘅貨式?對香港人看來,一來難以入信;二來睇到共產黨來來去去都係嗰啲花招,只會越來越睇唔起這個中央政府。

講番林鄭月娥,今次又考第一,總算冇失威。據講,佢以前年年考第一,人生最大挫折係有一年只考第四。對於佢為官最近幾年的表現,唔使再多講啦,我都講過好多次,講到口都臭。

根據我唔係太科學嘅觀察,習慣了考第一的人很難接受自己考不到第一。考第一的次數越多,就有越強的「考第一情意結」,要迫自己盡一切可能繼續考第一。正路做法是加倍努力,一定要比人叻。另一方面就要追求面面俱到,特別是對於那些有份決定佢考唔考到第一嘅人面前。所以,第一考得多嘅人很容易會令自己升呢做 good boy 或 good girl,要循規蹈矩、要聽教聽話,要得到老師的認許、制度的確認,為考第一加入更多 added value。所以「考第一情意結」也可以叫做 「good Boy /good girl 情意結」。

因此之故,在社會上最有創意、成就一番新事業的,通常都唔會係年年考第一那一類人。Bill Gates 及 Steve Jobs 的學業成績據說都只是麻麻;愛因斯坦甚至被懷疑有學習障礙。年年考第一的,很多變成為幹練的行政人員,係好嘅馬仔,但係唔會係好嘅領袖。薯片在論壇中的說法其實很有道理。如果觀察林鄭月娥過去兩個月選舉工程中的表現,也證明她的政治能力遠比想像中低,如果唔係阿爺照住、西環撐住,佢憑乜會選到特首,憑乜又考第一?佢在選舉前夕民望如此低,冇辦法拉近與薯片的差距,除咗因為欽點,除咗係過去兩年佢嘅表現之外,佢真係證明唔到俾人睇佢係做領袖嘅材料。

即係話,佢今次在特首選舉中考到第一,完全只因黑哨,因為打假波,因為出貓。

可能她之前真的沒有想到,特首這個寶座會突然放在她面前,佢早已經疊埋心水諗住一家團聚。所以過去兩三年做官做得很任性。對上只顧繼續做good girl,對同僚、對議員、最市民、對民意,越來越愛擺出一副愛理不理的輕藐咀臉。突然間要run campaign, 要打民意戰,她那一個虛偽的咀面便表露無遺,令人十分討厭。由競選工程開始以來,她說「選舉令自己學懂謙卑」這句話說多少遍了,但觀其眼神、看其咀臉、聽其冷笑,不但離謙卑越來越遠,還有造假之嫌。

玩民意戰失敗,而且臨到選舉前夕,民望差距越來越闊,其實已經輸咗。不過阿爺設下的戲軌令她冇得輸,那些建制派選舉委員未見考卷先俾分。出貓做得這麼明顯,考第一又點?

但這位「出貓第一」,讓她登上特首寶座已無懸念。香港人就是冇得揀。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可以就此放軟手腳。

首先,她自以為好打得、好有為、好熟政策、做咗36年公職,這些都令她的自我感覺良好。但其實她的這些履歷,已經是對香港的最大威脅。世界上好多政府的管治災難都是由這一類自以為是的領導人造成的。香港人要盡一切努力小心監察她、制約她。

其次,她這一次的選舉工程,完全貫徹表現了要對有權俾分的人做Good Girl 的態度。每一個選委會中的小圈子的頭頭,都被她招攬成為選舉辦公室的顧問或高級顧問。對市民、對議員,她謙卑盡都只會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但對有份俾分佢呢啲建制派選委,她在選舉過程中已經用上「分餅仔、派櫈仔」這樣的技倆。一旦當上特首,人情債一定要還。好有可能餅仔要繼續分、櫈仔也要繼續派。香港未來五年,好有可能在林鄭月娥領導下,把裙帶政治進一步發揚光大。最可怕嘅係佢話要有理财新哲學。其實我都希望政府唔好把個荷包揸得咁緊,對曾俊華的保守理財風格一向都不認同。但如果「理财新哲學」結合埋「good girl 情意結」,再加埋出貓第一要還的政治人情債,對於未來,好難不令人的感到憂慮。

(文章原刊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