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孔融讓梨 傀儡宿命難逃

2017/12/1 — 11:50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特首林鄭月娥事事順從中央,換來是北京得寸進尺,對香港內政更多的發號司令。好一個行政長官已經退回謹小慎微的政務司司長角色,但孔融讓梨不是辦法,她恐怕連總覽大局的職責也無法辦到。

發表施政報告時,林鄭鸚鵡學舌,唱好眼下走樣變形的“一國兩制”,又狠狠批評下一代欠缺國家觀念。但對於近年北京侵犯香港高度自治的違法作為(如押走李波、肖建華),她卻視而不見,對中港融合的政策,亦只懂徹底執行,彷彿跟好中央的每一步,就等於做好行政長官了。

也許她認定北京是權力來源,不能不敬拜和服從,也只有完全按北京的意思做,她才有機會一展抱負,在餘下的空間改善香港人的生活。她似乎毫不意識到,不捍衛“一國兩制”下香港的高度自治,不但有失原則,有負國策,也縮窄她的施政空間,削弱她的管治威信,貶低行政長官的應有角色。

廣告

首先,林鄭對北京的逢迎,只會招來更多來自北京的干預,特區政府施政顯得無力也無心招架。由中學生觀看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演講直播開始,到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冷溶來港向政府高層宣講中共十九大的偉大光明正確,在在要體現黨的領導已經普照特區,也處處要表明北京領導與香港被領導的關係。在市民眼中,特區政府行事之前,總得聽取並依從北京官員的指示,特區的主人不是林鄭不是港人,而是中央領導人。

這樣的領導和被領導的關係又豈止是公眾形象,更影響具體政策。北京官員點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國家安全立法事在必行,本地的建制中人猶如百犬吠聲,齊聲和應。不管是北京與他們合謀,還是各有所圖,也即使林鄭政府在施政報告說了並無計劃行事,看來也得被逼就範。又如香港教育政策,北京在港官員一視之為毒草,導致學生欠缺國家意識和身份認同,特區政府不敢說不,也懶得反映港人的想法,只好加入中史必修課程,撫平北京的不安。

廣告

如此下去,北京官員對特區政策,不論公開或私下發言,也不管是教育、國家安全立法還是警務措施、出入境政策以至其他,林鄭政府只會一律退讓,北京不費力氣,已可穩坐後座,駕馭特區施政,貫徹十九大的精神,“牢牢掌握對港的全面管治權”。

北京的老實不客氣,反映它看透了特區政權的虛實。一生當官、沒有政黨聯繫、沒有群眾基礎的林鄭,即使由小圈子選舉當選特首,也不能改變其政治宿命。她沒有民意認受,只能開出改善民生的承諾,換取更長的蜜月期。不過,她半點績效未有,只靠政治姿勢拉高幾點民望,但說到底,只是個空頭領袖。就算投她一票的建制派,投票前都先弄清楚,她是北京欽點的人選,支持她只是向北京示忠。再到所謂民間的“愛國”群眾組織和領袖,以行動支持林鄭,但切勿誤會,他們效忠的的最高領導人另有其人。

所以儘管林鄭得到商賈擁戴,政治建制派支持,以至愛國群眾歡呼,但誰也明白,這是由於北京對林鄭的加持。她的政治認受和權力基礎既然都來自北京,又正逢中共要走向全面管制香港,林鄭生不逢辰,要比過去任何一個行政長官都更為弱勢。

她沒有董建華那樣得到北京的信任,沒有曾蔭權在大亂之後人心穩定的施政環境,也沒有梁振英那樣懂得運用權術、用人唯親去撐住局面。相反,她既要面對日漸惡化的社會矛盾,卻無力擺平,她要應付中共“牢牢掌握對港全面管治”的新路線,但總是卻之不恭。她要應付各樣錯綜複雜問題,但她的政治問責團隊卻是七拼八湊而成,不由她全權組班。

當本地弱勢班子執政遇上北方強勢領導,結果如何,不問可知。難堪的是,當北京認定特區政府弱勢,或者林鄭也深感得倚賴北京才能有效施政,中央為扶持林鄭施政,將會越走向強勢,不斷亮劍展示實力,用中央權威團結建制派,以強硬手段壓抑反對意見,甚至置法理和民憤於不顧。這種政治特效藥也許一時見效,但林鄭的施政能力亦進一步積弱,最終難逃其政治傀儡的宿命。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