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強硬 政治表忠

2015/11/19 — 10:39

政務司長林鄭月娥 (資料圖片)

政務司長林鄭月娥 (資料圖片)

曾經聲言完成今屆任期便會退休、不會參選特首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近期經常語不驚人死不休,簡直已達語無倫次的地步。表面上,林鄭月娥之所謂「官到無求膽自大」是其大膽出位言論的依據,符合其所謂「好打得」的形象,教一眾拍馬屁主流傳媒輿論爭相稱譽;實際上,她口頭政治報効的對象並非其惺惺作態捍衞的公務員和普羅市民,而是操掌香港政治生殺大權的北大人。說林鄭月娥並無政治野心的人不是無知,就肯定善忘,不記得梁振英也曾說過自己「N年」也不會考慮參選特首。政治一日已經太長,政客的說話永遠不能當真,根本就是常識。

林鄭月娥早前在立法會以「官到無求膽自大」的荒唐言論為特區政府在「鉛禍」上卸責失職和監管不力辯護,還可視作為無恥官僚的專橫跋扈的表現,但在明愛賣物會上竟褻瀆神明(Blasphemy),聲稱自己扶貧正義,「天堂已經為她留了位」,以及立法會流會後到海洋公園為水上樂園重建主持動土儀式時表示高興見到流會,那不單宗教和政治不正確,簡直是自大狂妄,目中無人。

廣告

上周一天內相繼私了鉛禍公屋承建商的法律責任,代表四大承建商宣布以小恩小惠津貼受害住戶水費,明目張膽官商勾結;又以捍衞《基本法》憲制責任為由,力斥泛民提案要求修訂《防賄條例》,把特首的貪腐行為納入規管範圍之內,目的只是旨在區選拉票,那便盡顯林鄭月娥的狼子野心。

原來她近期的所有強悍言論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向主子表忠,並且發出明確的政治訊息:梁振英可以做到的,我林鄭月娥一樣可以做到,而且做得更好和更有效,更獲得主流傳媒輿論和公眾普遍認同。

廣告

一言以蔽之,其實同屬教徒,卻毋須上帝意旨,林鄭月娥已向中央表明競逐特首的意圖;而且不謀而合,與近期梁錦松的言行同出一轍,都是針對梁振英意圖競選連任的所謂強項和優勢,重點挑戰,徹底封殺。

梁振英競選連任的強項和優勢是什麼?簡要言之,就是其智囊中央政策組倡議的對付反對派,不可能像過去一樣口軟而手硬,應該改弦更張,口硬手更硬,全面封殺,包括23條立法和對泛民的政治要求寸步不讓,以及向中資機構利益輸送。林鄭月娥近期連番的強硬言論,骨子裏的目的就是政治表忠,完全符合中共對港強硬派和土共強硬派的要求。

說林鄭月娥狂妄自大,目中無人,並非沒有根據,因為只要稍為懂得天主教或基督教教義的人,都會知道世俗上任何人都帶有原罪,必須謙卑悔疚,到審判日(Judgment Day)才可獲上主憐憫赦罪,連教宗以至釘十字架的耶穌都不敢說「天堂已為他留了位」;不知所謂的林鄭月娥居然夠膽公開宣稱,褻瀆神明之餘,還沾沾自喜。倘若她至死還不改變這種狂妄驕橫的心態,恐怕不用陳雲詛咒,天主亦會判她落地獄。不過,連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湯漢寧願歧視同性戀者,呼籲天主教選民不可投票支持同性戀者,也不出來撥亂反正,糾正林鄭月娥的不當言論,而所有天主教徒和主流傳媒輿論都默不作聲,尋且擦鞋讚頌,難怪林鄭月娥愈說愈飄飄然,真的以為自己篤定上天堂了。

說林鄭月娥官商勾結和政治表忠,亦非信口開河,因為政府代表受鉛水禍害的居民接受4個鉛水屋邨承建商的捐款,還說「是承建商善意關懷居民,與責任誰屬無關」,本質上就是私了和開脫承建商的責任,而且無視法紀,個人雖沒有利益,亦是明顯向大陸資本輸送利益,不是官商勾結,又是什麼?至於說修改《防賄條例》有違憲制規定,只會令反對派僭越中央對特首的問責權,歪理連篇之餘,不正是迎合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早前大吹大擂的「特首地位超然論」的調子嗎?如果林鄭月娥沒有當特首的野心,膽子會那麼大嗎?

梁錦松和林鄭月娥對梁振英的封殺,已經對689構成心理壓力。證諸上周長毛梁國雄心血來潮,突然一反常態,親自出席梁振英就《施政報告》向立法會的例行諮詢,當面批評梁振英民無信不立,要求下台;佔有主場之利又無公眾和傳媒在場,梁振英竟然大失所措,拉隊離場,正好說明長毛歪打正着,擊中要害,令患得患失、心神恍惚的689舉措失常。

道理很簡單,如果梁振英已經獲得中央祝福,篤定連任,勝券在握,區區一個長毛撒野,又何須放在眼內?在自己主場向來得勢不饒人的689,還不趁機肆無忌憚調侃和數落長毛一番嗎?一葉知秋,梁振英妄圖連任,恐怕很難如願。

 

原刊於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