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我至叻

2017/2/6 — 10:04

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2月3日於灣仔會展舉行造勢大會,數百政商權貴及一眾青年競選團隊成員出席。

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2月3日於灣仔會展舉行造勢大會,數百政商權貴及一眾青年競選團隊成員出席。

【文:渡邊】

「所有公營機構應能達致資源增值計劃節省5%開支的目標。她認為不能接受任何公帑資助機構採取不負責任的態度,完全未經嘗試便指其機構無法達致資源增值計劃的目標。」  

2000年5月12日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會議紀要

這位要求社福機構減少開支的官員,就是時任庫務局副局長的林鄭月娥。想當年,這位負責「管錢」的官員義正辭嚴,以「不負責任」去形容不願減少5%開支的社福機構。

廣告

十六年後,同一位官員,不在「管錢」其位時,又可以義正辭嚴地告訴你,她對於百分之五十五的福利開支增長「感到非常之驕傲」,還要與對此有所懷疑的人士進行辯論。我們可否請這位現在有錢便是任性,豪捐五百元予職業行乞者的特首參選人,與十六年前那位用「不負責任」去形容社福機構「大駛」的官員辯論一下?或許至少,可否請她不要再厚顏地自詡公共理財是自己強項?

言論可以一時口快,心態驕橫才是林鄭月娥在四位參選人中最不適合出任特首的原因。

廣告

誠然,過去多年來,林鄭可算是盡忠勤政(之所謂「好打得」)。但其自以為是,剛愎自用的性格卻一直與她「同行」。處理故宮事件時,可以自誇「滴水不漏」,然後對所有批評都以陰謀論視之。其實,把事前保密與程序公義混為一談,林鄭的言論本質上只是轉移視線的小學雞式詭辯。

至於那些自誇私事較論盡,公事甚精明的講法,與那些扮不懂中文的假ABC一樣,幼稚可笑得很。自己不熟悉選舉條例,提出涉嫌觸犯法例的陳述,竟說自己以推動政改的心態嘗試開脫。這事件難道不是在在反映林鄭除了不懂得用八達通外,在沒有公務員的協助下,自己處理公務根本都是論論盡盡?

林鄭又多次不厭其煩地告訴你,自己最自豪就是出任過社署署長。但何以她從未提及自己當年雷厲推行的一筆過撥款制度,以及引入競爭性投標的兩大「功績」呢?

過了十多年,社福界對一筆過撥款依然批評不斷。邵家臻參選立法會選舉時正是以取消一筆過撥款作為主要政綱,結果高票當選。此外,只要翻閱一下當年的會議紀錄,就可以注意到社福界對這位署長將社福服務私有化的建議一致反對。一貫膽大的署長也不甘示弱,反駁指「委員指私營公司為求賺取利潤而不惜剝削員工及提供質素差劣的服務,實在有欠公平。」(註)近年傳媒大幅報導私營護老院的種種問題,包括脫光長者衣服在天台等冲涼。不知道今天表示要虛心聆聽的林鄭會否承認,當年批評議員的「有欠公平」,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至於不在財金其位,林鄭可以大言炎炎說「不甘心」香港經濟前景落後於新加坡。事實上,新加坡在土地開發和退休保障都比香港做得完備,當了五年發展局局長和四年多政務司司長的林鄭可曾反躬自省,對此更加「不甘心」?她又有否想過,港府經歷金融海嘯後儲備還有所增長,因而有資源推行新的福利措施,又或者,香港已成為如她所說的人民幣國際金融中心,她的舊同袍就沒有絲毫貢獻?功勞和道理永遠在自己一邊,還好意思說公務員在她領導下士氣高昂。

聖經說:「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樑木呢?」不知道那位叫林鄭參選的上帝有否提醒她多留意自己的樑木,不是多穿幾件旗袍就可以掩飾得了?

(註: 2001年3月5日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的特別會議紀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