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8/27 - 21:44

林鄭月娥之亂:動用殖民地武器戒嚴攬炒

2019年夏這一場運動,瞬息萬變,名稱一直沒有統一說法;換一個角度想,有一個名號,相信不同政治立場都同意,這叫「林鄭月娥之亂」。

十級颶風,本來無一物,由林鄭月娥一手潑火,無事生事,禍起擦鞋,屢次錯失修正降溫時機,反而縱容警察鬥蟻民,燃點仇恨,撕裂社會,又不肯言退,渴望重新考第一,偷偷摸摸由中聯辦安排見見年輕人就算「了解民情」,民望之低已跌至前無古人,整個政府猶如過街老鼠,卻竟然想動用殖民地時代惡法,企圖攬盡權力。

什麼《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就是殖民地管治的最後絕招,用「緊急為由」,以法律之名,取消一切法律,任由行政當局為所欲為,其效果同戒嚴沒什麼差別,可以禁遊行、封報館、擴警權、拉人封鋪做什麼都可以,而一切自稱「依法」,因為《緊急法》容許你依法地不依法。

林鄭月娥斗膽把自己放在超然地位,凌駕法律,繼承過期亦粗暴的殖民地專政遺產,目標清晰:國慶前解決問題,好讓主子安心辦喜事。坦克步槍太血腥,以法律作武器,殺人不見血,這就是新時代的文明。

政府四處吹風,說會動用《緊急法》,下一次記者會應該問的問題是:

**緊急法之下,警察不用審訊可以監禁示威者多久?
**緊急法之下,你準備查封哪家報館電視台及網媒?
**緊急法之下,十一月還會否舉行區議會選舉?

《論暴政》這本書 (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講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耶魯大學歷史教授 Timothy Snyder說納粹歷史,教世人提防暴政重臨,很有現實意義,我寫過很多遍。但是,其中第17課,教人「留意危險字眼」,我一直沒有太多聯想;不幸地,很真實,這個多月來,我明白了。

Snyder 談法西斯管治的精要,小心幾個字詞從當權者口中出現時,代表情況轉壞。其一,是「恐怖主義」,此字一出現,代表專制政府準備以「安全」為由,要人民犧牲自由;其二,是「極端」,極權政府口中的「極端」,就是他們認為「非主流」的人,即是不認同專制政府的所有人;第三,「情況特殊」「情況緊急」,專制政府愛用「情況特殊」(exception) 為名,籍口要進入緊急狀態,摧毀一切既有法律與規則,人民為了虛假的安全感,願意奉上真實的自由。

林鄭月娥之亂來到今天,以上字眼,齊齊整整地輪流出現了。

《論暴政》一書,亦談到   1933 年柏林的國會縱火案,當年希特拉只是少數黨執政。國會縱火案懸案,是誰所做已經不重要,希特拉就是等這個機會,以情況特殊,有人革命為由,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壓逼反對黨,為所欲為,成功鞏固權力,帶領自己的國家民望與整個世界進入災難。

林鄭月娥正等待這個機會,她不介意用殖民統治的武器,拯救自己與其幕後主子;她也不介意攬炒,讓她與警察一嘗凌駕法律的超然地位。

Snyder 說,當年的德國人被殺個措手不及,自由民主崩潰;作者建議,在國家恐怖主義降臨當下,不能旁觀,縱使看來很難,必須即時反擊。

這是一個熟悉猶太大屠殺歷史的學者之建言,如何做,即管參考《論暴政》

我相信,歷史不會簡單重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