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月娥令民主倒退至咸豐年代

2016/12/30 — 6:57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右)十二月二十九日下午在北京出席故宮文物醫院、故宮教育中心及建福榜揭幕儀式。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右)十二月二十九日下午在北京出席故宮文物醫院、故宮教育中心及建福榜揭幕儀式。

林鄭月娥上周忽然宣布,已經與北京故官簽署協議,於西九文化區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過程全無諮詢。被質疑違反《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第19條,即就發展或營運藝術文化設施、相關設施及附屬設施的事宜諮詢公眾的條文。林鄭回應指「香港故宮」需要中央部委、國家文化部、故官博物館等相關機構批准,難以作公眾諮詢;且在諮詢過程中,如有任何反對意見,將產生非常尷尬的局面。

港英建立「諮詢式民主」 林鄭藐視民意黑箱決策

廣告

諮詢令政府尷尬?當年港英委任華人精英和社團領袖,加入決策部門的周邊機構,譬如市政局、行政立法兩局或各類諮詢委員會,以及頒授榮譽勳銜,拉攏他們協助殖民管治和提供專業意見,實行精英間的「共識政治」,即是社會學家金耀基所言的「行政吸納政治」。1966年「斗零暴動」、1967年「左派暴動」後,港英意識到官民溝通問題,華人精英不足勝任與大眾溝通的橋樑一職,因此推出市區民政主任、擴大諮詢委員會系統、行政立法非官守議員接見市民等計劃。自此不少政策出台前會先諮詢,建立了一套所謂「諮詢式民主」。雖然港英的諮詢方法,並非靈丹妙藥解決所有問題,但藉此將反對聲音消弭了不少,盡量避免「政治爭議被擺上枱面」,換句話即是林鄭所言的「非常尷尬局面」。

時至今日林鄭反其道而行,不諮詢就不尷尬?對問責高官而言或是,因能免於被示威者包圍,難以一走了之的尷尬,還有順應北京或民意之間的兩難決擇,皆因一切米已成炊。但現在林鄭霸王硬上弓,惹來CoVision16、香港文化監察等壓力團體,批評此舉黑箱作業、繞過監察程序等。將北京的「送禮」(蔣麗芸語)弄得像強迫港人接受,這又會否令到中央面目無光呢?

廣告

林鄭說送大熊貓也沒有諮詢?但一對大熊貓要佔地十萬平方米嗎?會佔用規劃本有的大型表演場地和展覽中心的地皮嗎?兩者性質不同,根本不能牽強比較。林鄭又指施政報告不事先公佈?但事實是報告起碼會先有公眾諮詢,但建「香港故宮」港人事前連消息都沒聽過,何況是公眾諮詢呢?況且今年七月,林鄭才宣布因超支而考慮重新規劃該地,但不足半年全無公眾諮詢,就秘密簽署協議建「故宮」,根本就是專橫霸道,藐視民意的決策方式,自製今日政府黑箱決策,市民不滿抗議的「非常尷尬局面」。

多次騎劫主流民意假諮詢 諮詢委員會用人唯親

當林鄭貴為「政改三人組」領導時,政改諮詢報告騎劫主流意見支持「袋住先」,漠視港人支持公民提名的訴求;當林鄭領導扶貧委員會時,卻又對周永新教授支持退保的研究報告「輸打贏要」,以重複諮詢來拖延退保落實;當林鄭讓全民退保再次諮詢時,卻又把「全民退保」改稱「不論貧富」方案,諮詢有既定立場來恐嚇市民。更甚的是,港府政治干預顧問報告,因不符合預期結論,要求刪減「撐退保意見」,甚至自行撰寫報告,但要求以顧問公司名義發表。另外各個諮詢委員會被梁粉壟斷,最經典事例就是港英時,身為交通諮詢委員會主席的譚惠珠,居然參與的士牌照炒賣活動成了棄將;但涉嫌以權謀私的她,回歸後的今天,卻成為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主席,而且還能連任,世事豈不諷刺?

特區政府的各個諮詢委員會用人唯親,成了梁粉們圍爐取暖的回音壁,失去吸納意見領袖的原意。公眾諮詢又以片面資訊誤導市民,當作政治工具作拖延政策落實,甚至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妄圖於諮詢過程中壓制表達政治異見,以及騎劫民意主流達至政治目標。林鄭等問責高官,毫無政治道德與操守,政策頒布前的諮詢淪為走過場的一台戲。即使「香港故宮」決定興建前諮詢,根據特區政府劣跡斑斑的歷史,恐怕所謂的諮詢也是難逃上述厄運。《基本法》第65條所指的「原由行政機關設立諮詢組織的制度繼續保留」,所謂的諮詢制度保留,說穿了就只有軀殼沒有靈魂,香港政治制度的禮崩樂壞,特區高官難辭其咎。

香港人三十多年來爭取民主普選,到傘運後驚覺民主回歸失敗,民主自決與港獨思潮應運而生,時代引領着港人在爭取民主政治的路上進步。即使管治以鬥爭為綱,愛製造敵我矛盾的梁振英,當初競選特首時,也要有「一枝筆、一本簿、一張凳」,來擺出一副聆聽民意的模樣。但是與時代脫節的林鄭,現在卻連應否公眾諮詢也要質疑。若林鄭當上特首,民主恐怕會倒退至咸豐年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