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月娥如何輕重倒置和出賣港人

2017/10/27 — 11:54

特首林鄭月娥不時為自己解嘲,強調未來五年不再沾手政制改革,是刻意避過政治紛爭和衝突,以便致力改善社會民生。但為政者不追究問題因由,只求迴避矛盾,便注定如林鄭首份施政報告那樣,表面上改善措施多多,實際上却滿紙是言不及義,焦點錯置,為香港帶來更多的困擾。

林鄭口說珍重香港核心價值,維護人權法治、廉潔政府、包容開放、言論及新聞自由,只是政治作態,一派空言。面對政治檢控不絕,前特首梁振英收受UGL利益一案不了了之,公民自由權利日漸收緊,她根本孰視無睹,一切若無其事。

她強調香港司法機構獨立自主,卻偏偏看不到,最破壞司法獨立的,正是她不敢稍有微言的人大常委會釋法。對於專家建議法律援助署擺脫行政機關管轄,她却反其道而行,決定把法援署由民政事務局撥歸政務司司長辦公室麾下,使權力核心可以更直接駕御該部門。

廣告

由此可見,林鄭追求的目標不能說不高尚,手法卻是荒腔走板,不敢恭維。正如她一面說用人唯才,以示與梁振英有別,但她成立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負責檢討土地開發策略,卻排斥反對政府開發郊野公園邊陲的專家參加。

她又說要減少跨代貧窮,但卻組成“兒童事務委員會”去負責此事,並設立兒童基金,協助基層兒童提升動力、增強自信及規劃未來。這彷彿是說,跨代貧窮只是個兒童問題,是他們欠缺自信和動力所致,跟加深貧富懸殊、使下一代陷於萬劫不復的社會制度和政府政策無關。事實是,社會制度造成跨代貧窮,但它的受害人,在林鄭眼中,竟反過來成了跨代貧窮的原因。特區政府高層的自欺欺人,敷衍塞責,莫過如此,而“兒童事務委員會”未開始工作,早已注定失敗。

廣告

培育人才方面,林鄭同樣是重點錯置。貫穿整份施政報告,她經常標榜創意、創新對香港未來的重要,但香港中小學教育向來了無創意,從不重視因材施教、快樂學習和個性獨立,而新高中學制更是一試定生死,學生考試壓力更是變本加厲。

不過,在林鄭的教育藍圖中,政府着眼的八大項目,並不包括改革中小學制度。政府寧願花費120億元給大學興建宿舍,收容主要來自大陸的所謂國際學生,但對於中小學除了提供冷氣電費和維修保養費津貼,和加強愛國教育,再沒有具體承諾可言。可見,她與不少高官一樣,自己子女在國際或海外學校接受注重關顧全人發展和個別需要的小班教學,卻毫不在意去改變以操練考試為本的本地填鴨式教育。

整體而言,她的民生改善措施只是虛張聲勢,不時嗓門放大,但不僅不見實效,更走入歧途。簡單如用強積金去對沖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錯誤做法,林鄭不但沒有站穩立場,保護勞工應有權益,卻竟然慷納稅人之慨,用市民的金錢補貼私人企業,為無良僱主埋單,根本是出賣港人利益。

又如房屋政策,同樣是荒謬透頂。比起五年前,香港樓價升高五成,但林鄭的房屋政策依然是不變應萬變,要求市民自置物業,解決住屋需要。她認為樓價太高不要緊,政府可以為不同收入階層推出比市價為低而品位不同的樓宇。收入較高的一群可購買首次置業單位,而公屋租戶則可買比居屋更低廉的“綠置居”。過去由公屋到居屋,再由居屋到私樓的兩條置業階梯,如今再加多兩條,力保樓市於不墜。

林鄭不正視樓價已經超出絕大部份香港人的購買能力,反以此為不可改變的現實,使每家每户的住樓需要變成置業能力的問題,而政府為市民提供住所的責任,也就推得一乾二凈。當私人物業市場價格繼續上揚,每個置業階梯只會使不同階層的住房支出不斷上升,其他生活開支則不斷壓縮,真正受惠的只有私人物業市場和政府,前者有更大的承托力,而後者對公共房屋的財政承擔則大為減少。

走到這一步,林鄭所謂改善民生,不僅僅是徒具空言,坐視問題而無所用心,或者問題失焦,對策輕重倒置,而更是官商合流,各取所需,卻不惜損人利己、背棄責任的禮義廉表現。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