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月娥,妳才是精英主義的代表

2018/2/5 — 6:02

資料圖片:林鄭月娥

資料圖片:林鄭月娥

【文:熊明德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自人大常委會在去年年底通過有關高鐵在香港的一地兩檢安排,本地的法律界批評安排並沒有任何法律基礎,而特首林鄭月娥則批評香港法律界「精英主義心態」,「自以為是」。筆者對於此時此刻討論一地兩檢或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僭建風波沒多大興趣,反正這些已是明日黃花。筆者真正感興趣的,是整個政府的精英心態。

精英主義心態昭然若揭

廣告

看看特首在去年十月發表的施政報告,有關教育的部份題為「優質教育 專業領航」。光看相關部份的引子,就看得到「我們會繼續就其他範疇進行檢視 工作,並邀請教育專家,包括了解前線教學人員情況的專業人士參與,確保教育政策的制訂由專業領航。」(頁51,《行政長官2017年施政報告》)在這短短的句子,「專」這個字就出現三次。若你以為看到「前線教學人員」就代表教育局打算聆聽教師聲音,筆者就再一次引述相關句子,是「包括了解前線教學人員情況的專業人士參與」,是「了解......的專業人士」。熟識學術研究的人都了解,只打算採用二手資料的研究,誤差可有多大、了解可以如何的不準確。

同樣,再看看學童自殺風潮,有關支援有情緒問題的學生只在整個施政報告的教育部份出現一次,內容如下:「由2017/18學年開始,為公營普通中小學提供的「學習支援津貼」也涵蓋有精神病患的學生,以協助學校加強照顧這些學生在學習、社交、情緒和行為上的需要。此外,教育局於2017/18學年起為教師安排「精神健康的專業發展課程」,以加強識別和支援有精神健康需要的學生。該課程包括為一般教師提供的初級培訓及為專責教師提供的深造培訓,教育局會向學校提供代課教師津貼。(教育局)」(頁65,《行政長官2017年施政報告》)細心閱讀,我們只看到課程、培訓、津貼,但對於如何具體支援學生、相關的家庭及學校,卻是隻字不提。

廣告

讀者看到這裡,心裡也很大機會在納悶,為何要現在才來討論已是去年十月的施政報告呢?是因為最近在筆者朋友任教的一間學校,聽到的一場分享會而引來的。

充滿偏見的「精英」

筆者朋友任教的學校,突然來了一場午飯時間的分享會,是一位來自教育局的教育心理學家,分享如何辨識及處理有情緒問題的學生。據說,她一開場的時候,就評論現今的學生「解決問題的能力低、情緒智商低、思想狹隘」。當學生面對問題時,「應對逆境的能力」都很低,所以很快就會想到放棄。作為一位「專業」的教育心理學家,此等評論不但對學生不公平,也顯出她的「專業」,是先建構於自己對問題的判斷,再加上「專業」的知識,而兩者之間並無任何關係,只是因為「專業」,就有權侃侃而談,甚至「地圖砲」、無的放矢。

更奇怪的,是她以語文科老師出身,再以教育心理學家的身份,說自己做輔導個案的過程中,利用「狡猾」(cunning)的語言,來跟輔導對象談話。筆者也曾略對輔導有所涉獵,能肯定的說輔導人員從來不是「狡猾」,也不會用「狡猾」的態度來面對輔導對象。這些說法,出自一位教育心理學家,固然是教人氣憤,但更過份的,是這種人可以披著「專業」的外衣,來大放厥詞,而不幸的是因為這些人「專業」,所以他們的聲音得到重視,並有機會成為主流意見,影響政府對問題的理解,因此相應的對策也完全錯焦點。

早前揭發虐兒案的浪潮,使得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在其網誌上,搬出社會福利署已經有指引,並認為是前線人員警覺不足、培訓不足,所以必需要加強培訓,提高警覺。但實際上,前線老師沒有因為工作繁忙而不留意學生,有心的老師大都願意犧牲自己處理各式各樣問題的時間和空間,來幫助學生,甚至因為工作而廢寢忘餐;而前線的社工亦大都同樣。可恨的是,政府當局只看到是「制度」、「指引」的完善,因此自身並沒有任何要負的責任。

「精英」堅離地失卻尊重

特首以及整個管治班子面對香港的問題,正正就是對「專業」、「精英」的過度堅持。對於社會上的議題,只著重以「專業」的角度來看,只著重「精英」的意見,漠視非精英持份者群體的意見。就以防止學童自殺的議題來看,只懂得利用「專業」來作幌子,以「學理」來作包裝,側重相關學說帶來的意見,比如引入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的葉兆輝教授牽頭,以增強整個研究的說服力。但再細看整個研究的方向,針對的是每個個案的研究,從而了解整個學生自殺風潮。可惜,整個研究沒有研究教育制度、社會氣氛如何,更沒有研究幼稚園升小學、小學升中學、中學升大專學院、大專學院升讀學位過程、評核制度等等如何對學生帶來的壓力,只從病理學研究自殺,忽視環境因素,結果得出自殺個案沒有單一因素形成的結論,更有評教育制度不是學生自殺的成因之一。「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這些「專業」人士的研究、調查,最終淪為政府的遮羞布。社會亦因此漸漸不再信任專業。

再以面對學生自殺的事情為例,若真正有心,就不是「做個樣」地納入一位輔導教師、一位校長和一位家校合作事宜委員會的代表,而是召開地區論壇、收集公眾意見,並且完整地檢視教育制度、社會福利制度,上至整個政策方向,下至資源、人手分配,才有機會幫助學生真正能健康成長。

一位以考第一、讀書勤力、勤奮工作、「好打得」自居的特首,缺點就是自以為是,態度輕佻,沒有辦法把反對者、其他非專業非精英的意見聽進去,暗忖這些人無知,才是今天香港困局的罪禍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