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有幾可笑,香港人就有幾可悲

2019/10/9 — 20:16

林鄭月娥、彭定康

林鄭月娥、彭定康

彭定康批評林鄭禁制蒙面,做法「瘋狂」,昨天(8 日)林鄭反唇相稽,質問彭自己國家有同類情況時會如何處理。言下之意是:你話人就叻,畀著係你,識得處理咩?唔通你有良方妙法化解警民嚴重撕裂和對抗的危機?

點知民陣轉頭便在網頁出 post,寸林鄭無溫書,有眼不識泰山,居然不知道彭定康正是當年重組北愛警隊,最終化解北愛衝突的關鍵人物。今天沈旭暉再補充,當年彭定康提交的報告,共提出 175 項重大措施改革警隊,重建警隊信譽,是處理類似衝突的全球教材。(延伸閱讀:〈社會撕裂下的警政問題 — 以北愛衝突為例〉

所謂自取其辱,大抵就是這意思。

廣告

但諗深一層,作為香港人(不包括支持蒙面法的兩、三成人),其實真係笑唔出。

因為林鄭的老闆,以及佢表忠的對象,並不需要佢講嘢 make sense。就算畀全世界 — 尤其是西方 — 有識之士笑到面黃,佢都唔會感到瘀,要搵窿捐。相反,玻璃心和人格分裂的五毛(一面愛國一面又極想移民),眼見佢敢頂撞前殖民地總督,一定很欣賞佢,認為佢有吉士,幫中國人爭番口氣,這肯定是有分加的。反正林鄭餘生都未必有機會飛去英美,就算有得去,都唔會受人歡迎,佢又有乜需要顧慮自己在外國人心目中的形象呢!

廣告

事實上,林鄭早就唔介意搲爛塊面做人,藉建制派在議會內的壓倒性優勢,有權用到盡,要剪布就剪布,要趕民主派離場便馬上趕,怎樣捩横折曲的歪理都可以講出口,總之「我話唔係緊急狀態就唔係緊急狀態」,「我話無侵犯市民自由就無」,硬推逃犯條例時的跋扈嘴臉,曾經收斂過一陣,近日引用緊急法,又重現江湖。不久前先扮哂嘢,口口聲聲要和市民對話,現在連慣常於施政報告搞的論壇都取消,擺明睬你都有味,但你奈得我何咩?

所以,不能怪香港人奮起反抗。當全世界都視為笑話的一個 object,仍牢牢地掌握著香港的管治權,意味著再失敗的施政都不會有真正改善,誰想坐以待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