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當選之日 民運起動之時

2017/2/24 — 12:42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跟林鄭月娥交談過後,有些高等教育界選委朋友開始明白,為何在她身上總會接二連三發生公關災難。

她的超級自信總是技驚四座。你告訴她要給告密的吹哨者法律保護,她便反指告密事件很多是由人事衝突引起,部分內容更是子虛烏有。但證據呢?沒有說。你又說香港大學近年事故頻生,擾攘不休,她會質疑這是否事實,還只是你個人觀感,好像大家不在同一個香港生活。

再看,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的作風、表現有目共睹,那麼林鄭他日上任後,是否應該給他一個了結?但她却說自己用人唯才,而李國章正是要留用的人才。至於會否檢討由行政長官擔任大學校監,增加校董會的民選教職員代表比重,她只說「不會」二字,斬釘截鐵,沒加一句解釋。

廣告

聽她一席話,不難發現大家原來生活在平行空間。林鄭說話看來無須理會事實,更不要說體會高教界中人的感受。我們不必苛責林鄭,也不必計較她的個人品格,單看她那個風吹不倒、地搖不動的大靠山,也庶幾可明白她為何人到有求,依然膽大妄言。

在中聯辦全力發功下,林鄭已經離開取得五、六百票提名不遠,眼下區區三十票的高教界,怎會當是一回事。更何況這是民主派的陣地,向中聯辦不會說不的那份謙卑、對政經權貴的那份恭敬,當然無用武之地,也不怕顯露真章,擺出「好打得」的架勢。

廣告

只不過,別人親歷的那些令她或感不便的事實,到了她眼前,都給她幻化為沒有真假的個人觀感。這份神奇力量,怎也不能低估,若非故意指鹿為馬,就是完全活在唯我獨尊的世界當中,可憑自己的想像,扭曲或替代對人對事的理解。

林鄭帶住這副德性去諮詢民意,比起五年前梁振英競選期間的表現還更不如。她最後可以拿到民主派一票提名的話,相信是個神蹟。不過,林鄭就是林鄭,她不是不計較公眾觀感和民望,但數十年如一日,錯的總不在她,那些讀了她政綱不支持她的選委,她認為他們需要向公眾解釋。

因此,即使暫且不論她對北京唯命是從,也不論她甘於接受中聯辦背後替她發功,單單是人未上任已對不中聽的意見反白眼、打呵欠,便令人望而生厭。林鄭從不承認梁振英好勇鬥狠路線有何過錯,她做特首也不是為免社會進一步撕裂而療傷治病、改過遷善。她日後的施政,由每年五十億元額外教育撥款、中產置業計劃到小企業減稅,都是要廣施恩澤、錦上添花而已,根本無置啄的餘地。儘管教育界要求全面檢討教育制度而不只是增加撥款,青年人需要住屋而不是置業,香港企業需要產業創新及大陸以外的經濟機會,而不僅僅是減稅,在林鄭眼中,只要溢出她的政策主張,都只會充耳不聞。

換言之,反對林鄭,除了是反西環操控、反傀儡政府,更是反強橫管治。目前泛民選委應可支持胡國興、曾俊華兩人入閘參選,如果成事,首先便打破中聯辦的封鎖,在海內外輿論打響頭炮,暴露大陸對香港的干預,違反《基本法》第廿二條的規定,偏離「一國兩制」的國策。

入閘後,無疑林鄭的提名票可以高逾五百張,但泛民選委人數不到三百三十却可推出兩人參選,形成林鄭在往後的任何辯論中,䧟入以一敵二的先天劣勢。胡、曾兩人若能左右夾擊,對準林鄭的死穴(如全民退休保障假諮詢、西九故宮博物館偷步、憑靠西環操控選舉)猛轟,她的民望只會進一步下滑。

到了投票,民主派投給胡或曾也沒所謂。他們票數總和過半的話,選舉宣告流選,反操控便大功告成,再怎樣乘勝追擊,大可從長計議。若兩人票數不過半,阻不了林鄭當選,也是意料中事,民主派該把握時機,團結建制內的反對聲音,站在道德高地,以強大民意,盡速把低民望甚至低票數當選的林鄭變成跛腳鴨,也順勢打開香港民主運動新的一頁。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