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的傲慢與偏見

2019/6/16 — 21:47

2019 年 6 月 15 日,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宣布暫緩《逃犯條例》修訂。

2019 年 6 月 15 日,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宣布暫緩《逃犯條例》修訂。

在強大的民意壓力下,特首林鄭終於在6.15日下午召開記者會,並宣佈暫緩修訂《逃犯條例》。但她在記者會上的表現,卻讓人非常反感:

- 她自始至終認為修例是一件好事,只不過因反對聲音太大,才逼使她暫緩(卻非撤回); 

- 她強調警方執法是「天公地義」、是「克制」的、「負責任」的,卻罔顧於衝突中受傷的市民、特別是年青人的感受;

廣告

- 她不斷多謝建制派給予的支持(但建制派卻很難就此修例與政府「割蓆」,從而影響他們今明兩年的選情),幾乎忽略泛民或反對者的存在,顯示出她的極度偏頗、排擠意見(至少在觀感上),或沒有要收窄分歧的誠意(儘管這次真的沒可能達到共識,但妳也應該表達得全面、得體一點吧);

- 還有,她於記者會上竟然限制記者發問的問題數量(記者問妳十個問題,妳可以選擇答三個問題呀),說記者不守規矩,特別是當CBS問她時,她竟然暗諷CBS記者要多角度地看問題(告訴記者示威群眾都有向警察掟磚),用上「你有沒有看到…你有沒有看到…」的句式(記者可能心想,我在現場不比妳看得更清楚?)都反映了林鄭傲慢的態度,以及她基本上沒有要向社會道歉的意思(反而不斷表露自己受到的委屈)。

廣告

這種傲慢、自大,與林鄭之前在CCTVB訪問中說到的「母親論」,都源於中國一向以來所承繼/延續的家長式管治思維,並認為自己是「家長」,會比家中的小孩(市民)看得更遠、知道得更多……可對於開放、民主、自由的社會來說,政府官員應該是人民的公僕,市民有份交稅養你們,你們理應或「天公地義」地要在意市民的意見。但在香港這個較有自由的地方,特首卻非民選產生(也因此令他們容易對民意產生漠視態度),這樣便導致特首的施政、表現,很多時與民眾的期望,出現巨大的落差。

民意(或演變成的民粹)存在著對民主本身的威脅性:它有時會衝擊「立憲主義」、抑制少數派(跟主流民意非一致的人)的權利、有催化政治嚴重對立與紛爭的危險、存在妨礙「良性統治」的風險……但當民意強到一個點,而再被漠視的話,就會如我上文所說,令到整個社會不能再繼續正常地運行,即使修訂《逃犯條例》的原意是好,但權衡它的弊遠大於利之後,也應該馬上要撤回。

政府或特首是需要面子,以繼續維持他們的管治威信,所以我理解林鄭用到「暫緩」字眼,卻非「撤回」,是為自己鋪下台階(或有可能是緩兵之計)。可當昨晚有反對者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以對政府作出控訴;當今天仍有二百萬人上街,表明清晰的「撤回」立場之後,妳仍執著於字眼,便會令到民眾與政府的近乎破裂之關係,很難再被修補,也會深遠地影響著林鄭往後的施政。

在如此時勢下,政府更不應敷衍地應付群眾接下來的訴求,甚至認為自己已經讓步夠多了;而是可考慮適當地滿足來勢洶洶的民意:例如林鄭妳不想下台,也不想承認警方在警民衝擊中採用過多的暴力,以免打擊警方的士氣,妳都應該找一個官員問責,並更誠懇地向大家道歉,且最重要的是,將「暫緩」修例的字眼,改為「撤回」修例,這樣或會能夠令到民憤,有所平息。


於日本民粹研究權威水島治郎的《民粹時代》中寫到:單純地批判民粹,或嘗試將其排除,最後反而會成為其正統性的證明,無法解決任何問題(這樣也會墮進民粹本身的二元對立之缺憾中);政府可考慮適應或擁抱民粹,乃至更積極地面對民粹或強大的民意,將它們吸納進傳統政治的框架中,並謹慎地在自由主義民主的框架下,將其「馴化」。

不過,要令特首或政府真心聽取、聽得進人民的聲音,我相信仍是需要他們,首先必須改變對自己就是民眾的「母親」之看法或觀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