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的罪行、制度的缺失

2019/8/26 — 21:03

8 月 18 日那另一個超過 100 萬人出來的遊行,清楚向全世界表明一種態度,香港市民對政府處理這一次修訂《逃犯條例》感到十分不滿,沒有人需要問責,根本不能平息民憤。而特首、政府以至警方在面對今天的政治對立及抗爭,所採取的態度及手段只是不斷火上加油,就算港澳辦出動、中央調動解放軍壓境,香港人仍然是不滿。政府及北京意圖以白色恐怖手段及縱容警暴來處理問題,也沒有辦法令市民服氣。

那次遊行在各方呼籲下終於表現了和平及理性的姿態,政府沒有理由不對這種社會表達的好意作出合理的回應。偏偏這個政府似乎完全無意利用這一個較緩和的勢頭,去推動一個朝理性和平方向進發的事態發展循環。到了剛過去的星期六及星期日,暴力對抗再一次升級,水炮車出動了、槍也開了、少數警察家屬也出來呼籲還警於民了。但如果林鄭及政府繼續選擇不作為,情況似乎難以避免會繼續朝悲劇的方向發展。

香港今天這個局面確實不應該繼續長期拖延下去,社會各界確實有展開對話的必要。要商討如何平息事件、要對事件引起的各種問題、也要對引致事件的根源作出針對性的回應,以防止類似的事繼續發生。

廣告

問題是這種對話要有基礎,要有一個各界都能夠接受的起步點。如果林鄭月娥繼續本着他那一個「不會出賣警隊」的說法,任由警隊繼續不遵守紀律,以不合法的方式運用合法的武力,又拒絕向不稱職的官員,包括她自己問責,要求各界坐下來談談的基礎根本就不存在。

她這一次擺出願意坐下來談一談的姿態,如果在二月至六月間她推動《逃犯條例》修訂的時候就能夠展現,過去兩個多月的嚴重社會撕裂、對立及暴力對抗可能就不會如此發生。還記得當時的特首是如何面對質疑及反對的聲音嗎?

廣告

她最近這兩天在 Facebook 上帖文的種種說法,比當天又進步了幾多?看來她真的是不介意有警察殉職,也真的不介意有市民被警察打死的。如果有江湖暗黑勢力願意做這個醜陋的角色,政府似乎也不會太在意。這不是意氣說話,也不是偏見。如果林鄭月娥真的如她自己一再自說自話那般對香港社會有承擔,就沒理由以這樣的態度來回應上個星期的大遊行,也沒有理由明知有一些方法可以舒緩現在面對的張力,卻仍然好像完全聽不見。她在 Facebook 的那些說話,就彷彿要把所有責任推向市民,好像造成今天這個局面跟她完全不相關一樣。為什麼一個天子門生、行政精英會墮落如此?

過去兩個多月,不少前政界人物、退休公務員、已經卸任的終審法院大法官、各大商會、多個專業組織、在職公務員、不同的界別,都曾經發表過公開聲明,又呼籲政府回應市民的要求。其中最明顯的共識,是要求政府正式撤回條例草案,及進行獨立的調查,林鄭月娥對這些又作過甚麼回應?他幾時展示過要坐下來談一談的誠意?

撤回條例草案、承諾會進行獨立調查、及立即責成警隊嚴格遵守紀律這三點,都是為坐下來談一談的前提。如果這些相對明顕可行的前提及基礎條件政府都不願意接受,還指望與誰坐下來談?

「與誰談」顯然就是一個更難處理的問題。政府不可能與幾百萬曾經參與過這個抗爭運動的市民都坐下來談,在沒有明顯領導人及組織的運動中,也似乎誰都沒有資格代表其他人與政府談。

這一種「政府不成政府」,民間抗爭又變成了「無政府」狀態的局面,正是香港政治體系不健全的結果。這個局面,令所有出於好意及真誠的,或只是出於政治門面及禮儀的所謂對談都無法進行,要為社會要走向和解找個有效的切入點顯然是十分困難的。

簡單而言,就是整個制度根本沒有一個合理解決社會分歧的機制。出了事之後,面對如此重大的危機,也完全沒有制度性的途徑去尋求社會和解。正是如此困難,擁有公權力的政府更加責無旁貸。

北京當局長期拒絕實踐其在《基本法》的承諾,讓香港發展一套乎合香港社會需要及期望的制度,以為箍住那一些唯北京馬首是瞻的所謂建制奴隸派就可以有效管治香港。這一次建制力量搞到自己灰頭土臉,裏外不是人。而特區政府及總是要在香港事務上插上一手的港澳辦及中聯辦系統,最後要搞到縱容、鼓勵警察濫用暴力,甚至要動員江湖暗黑勢力,還要靠謊言及做假來愚弄民眾、挑動中港矛盾,可以說是自己主動撕破畫皮,丟盡一個所謂崛起中的大國的面子,也把整個制度骨子裡的野蠻清清楚楚向全世界暴露。

就算最後能夠以更強的暴力令香港的街頭恢復平靜,以今天年輕人為骨幹的未來兩三個世代,香港還有機會找到一條平靜的發展之路嗎?所謂有能力治理好香港,現在就連殖民地主義者都不齒的手段都用上了!北京當局口口聲聲要完成的祖國統一大業,就是追求這樣的一種局面嗎?

無論如何,要在現時的局面中找出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政府不能夠總推說難以有即時效果就不去嘗試。政府應該首先放棄行政暴力、施政暴力及警察暴力,向社會拋出橄欖枝,在上面提到的幾個基本前提作出承諾。唯其如此,社會各界才有可能凝聚共識,讓這一次的民間抗爭重新聚焦。

先平息民憤、把權力關進籠子裏,為事件問責,尋求社會和解,然後推動制度重整,這才是香港走向長治久安之路。

北京當局也應該重整那一套長期錯誤的對港政策。以權力來扭曲體制,絕對不能讓香港得到善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