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自相矛盾的「施政風格」

2018/10/10 — 20:31

林鄭月娥施政報告記者會

林鄭月娥施政報告記者會

林鄭月娥任內第二份施政報告出爐,若說去年她剛上任仍在摸索,今年就是見真章。報告一出,外界聚焦在禁電子煙、三隧分流、「明日大嶼」等爭議項目,政府對政改不置一顧、全力推銷大灣區和「一國」,亦令人側目。

但要評價林鄭月娥這份施政報告,單一政策睇固然媽聲四起,但更大的問題可能要將不同政策作比較才反映出來。

那就是林鄭在制訂政策時,即使完全排除了一些很「政治」的議題如 23 條、政改等,只集中在看似「民生」的議題,都幾乎毫無標準和邏輯可言,前後矛盾。

廣告

矛盾一:政策是否需要考慮公眾意見和諮詢結果?

說明這問題最顯著的例子:土地供應問題。

廣告

某程度上,政府看似是會聽民意作諮詢,所以才會有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出現。

但現在小組報告還未提交,「點心紙」18 個選項公眾意見如何未有結論,林鄭月娥已經率先抽出其中四個選項,「明日大嶼」、發展棕地、公私合營和活化工廈,在施政報告推出。

林鄭月娥當然有她一套論述,主要是因為香港「真係無地」,增加供應刻不容緩,但與此同時,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建屋,就可以「等等先」,待小組報告推出才處理。

明明是同一個諮詢中的不同建議,政府都可以完全雙重標準,邏輯亦說不通。要說是先平後貴?「明日大嶼」才是最貴的;考慮緩急先後?「明日大嶼」起碼二十年後才有效果,施政報告急急提出,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是短期土地供應選項,卻被擺在一旁。

那到底政府制訂政策時,是否真的會考慮公眾意見和諮詢結果?標準在那?當政府要決意推動一個政策,會說「無一個政策係完美」,不想做的時候就說某某事「好大爭議」,那政府是如何評估「民意」?不知道。

矛盾二:政府政策是否有延續性?

例子又是土地供應。

林鄭月娥解釋為何要跳過諮詢結果時,亦有另一個說法,就是「明日大嶼」和活化工廈政府已經研究多年,「做咗好耐」,大概可以理解為政策延績。

但另一邊廂,她解釋為何全面禁止電子煙時,又有另外一種講法。

她承認上屆政府,即她擔任政務司時,已研究了電子煙問題數年,最終結論是「規管電子煙」而不是「禁止」,但她決定「推翻之前決策」,甚至明言「呢個係我施政風格」。

那到底政府制訂政策,是「做開繼續做」還是「一朝天子」?不明白。

矛盾三:是否要考慮公共財政持續性?

林鄭曾明言政府不一定要量入為出,「應洗則洗」。

四、五千億填海、二百多億取消對沖、十八億減隧道費,某程度上她確實很「疏爽」,因為她認為香港「底子非常好」,四、五千億填海都「負擔得起」。

那全民退保呢?為何全民退保決不做,是因為擔心「公共財政可持續性」?

一個未必準確的比喻,假設有一個人只有一萬元,花了 5,000 元買基金,但拒絕每年俾 100 元利是俾婆婆飲茶,原因是無錢,說不說得通?

不是說全民退保非推不可,但政府決定是否花錢時,到底覺得香港是錢太多還是錢太少?想不通。

矛盾四:擔心法律挑戰?

最後,政府制訂政策,必定會考慮會否違反憲法遭司法覆核,林鄭月娥政府在部份政策上「似乎」會考慮這因素,例如發展新界私人農地拒絕用土地收回條例,是因為「擔心司法覆核」,不過事實上過去政府在「土地收回條例」的司法覆核,八戰全勝。

那政府對司法覆核是否過慮?又明顯不是。

例如,又是「明日大嶼」。

林鄭月娥今日在記者會已明言,預料必定會有司法挑戰,她有沒有擔心?她只是指反對填海者「沒有理據」,用個人喜好凌駕 27 萬公屋輪候個案的利益。

禁電子煙亦同樣,林鄭亦相信有人會「採取行動」,但「健康最重要」。

到底政府是怕司法覆核,還是不怕?看不通。

有人會說其實不用想太多,特區政府的考慮,一是北京意旨、二是權貴利益、三是能否「有錢齊齊搵」,這當然是真理。

但令人難受的是,即使完全不將這些「陰謀」放到林鄭月娥頭上,完全不「政治化」,單純從政策制訂的思維邏緝去分析,都會發現林鄭月娥政府,對如何處理民意、政策延續性、財政能力和法律風險,處處都充滿矛盾、前後不一。

講得白一點,就是政府做事,純粹按林鄭月娥的一己好惡和判斷,外界完全無從置啄,即使是一個獲民意支持、選舉產生的行政首長,恐怕都不能像 777 林鄭月娥般隨心所欲。

她拿出這麼一套近乎「亂來」的政策,還說甚麼「燃點希望」,恐怕還是讓人絕望多一些。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