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見面會的危險設定

2019/9/30 — 14:0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Eric Ng】

如何確保香港市民有同等機會發聲? 

特首林鄭月娥於上星期四(26 號)與 4 名官員舉行首場「社區對話」,與 150 名被選中的市民對話。社會對該場對話會有不同的見解,有人認為會上發言多元,而且平均質素高,有效反映及歸納各界對當前情況的看法和立場。亦有人覺得每人限時 3 分鐘太少,加上數問一答的形式並非互動對話,整場活動最終只淪為政治show。

各方的發言內容,即刻沒有收看直播,也能在新聞和媒體上看到各種詳細總結和高質素分析,所以我亦不打算多講。

公平問題

見面會上有一位市民於發言時提到:

呢個見面會係要網上登記,咁但係對於長者或者香港少數族裔黎講,係咪某程度上exclude咗呢班人呢?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這一點無關重要,沒有太大實質影響 —「如果真係有心參加,總會搵到人幫手報名」。然而,該發言其實指出了政府今次見面會報名和抽選入場的市民的方法,令市民不一定有平等的機會發聲:

1. 報名「門檻」

有興趣出席的人士請在今日(九月十九日)至九月二十三日(星期一)中午十二時期間,透過網上(eform.one.gov.hk/form/had056/)或各區民政諮詢中心(見附件)遞交登記表格。

網上報名,對年輕人而言相對「有利」。長者如果不懂得網上報名,其實亦可到各區民政諮詢中心遞交登記表格,但時間成本等則較高。另外,少數族裔如不諳中文/英文的話,接收政府消息的新聞渠道可能會較其他市民少,當中有意參加的人亦可能會因為報名的「門檻」而錯失發言的機會。

2. 政府電腦抽籤 = 機會均等?

另外,如登記人數超出限額,則由政府自己「隨機」抽出150人。但誰能確保政府的電腦抽籤方式是真正隨機?

首場「社區對話」名額為一百五十人。如登記人數超出限額,主辦單位將以電腦抽籤方式抽出出席人士。主辦單位會在九月二十四日(星期二)或之前通知中籤市民。 — 政府新聞公告

從結果上看,政府 今次 應該 沒有故意篩選出支持政府的發言者(網上一般認為發言「黃藍比例」為8比2),但這也不能證明出席的150人是真正於報名市民當中隨機選出,並且沒有經過篩選。

要強調「今次」沒有,因為理論上政府可以根據報名人提供的資料如身份證號碼的起首字母,推斷出該名市民的年齡層,如:

  • Z字頭為1980年1月1日至1988年12月31日於香港登記出生的人士(80後)
  • Y字頭為1989年1月1日至2005年3月31日於香港登記出生的人士(大部份為90後 +00後)
  • S字頭為2005年4月1日起於香港登記出生的人士(00後)
  • J字頭為領事館僱員
  • M字頭為2011年8月1日起首次登記身分證的人士,如小童申請人多於 2000 起在香港以外出生,並是最後一個的單位英文字

更多有關身份證起首字母的資料可見維基百科[1]。

由此可見,如果政府希望會上的市民更多市民會發言支持政府/警方,即可以偏向篩選出支持政府/警方的年齡層起首字母的市民。另外亦可以根據法庭/警方的記錄,篩走曾因參與示威被拘捕的人。

(有民意調查[2]指如14–29歲的受訪者只有約3%支持政府修訂逃犯條例,50–64歲及65歲或以上的市民則分別有約24%和33%;同樣,14–29歲的受訪者當中只有約3%滿意警隊就今次修例的整體表現,50–64歲及65歲或以上的市民則分別有約30%和43%滿意警隊的表現)

圖表來源:香港民意研究所

圖表來源:香港民意研究所

當然,「可以篩選」並不代表「會篩選」,而「今次不會篩選」亦不代表「以後不會篩選」。另外,如果政府有意利用此等形式報名的見面會玩「民意遊戲」,後果則更危險

其中一種做法是等反對政府的大眾認同見面會可以真正代表民意,之後再以類似上述的方法篩選參加者,令會上的市民偏向支持政府,即有可能造成民意逆轉的假象。如此,當市民之後懷疑政府篩選見面會的參加者,政府執可以指大眾早已經認同見面會能有效代表民意。這是一種可能性,但我相信現在沒有人有理據證明政府正在實行此方法。

要另外強調 「應該」沒有,同樣沒有人可以證明政府並沒有使用以上方法,因為見面會的參加者實際的指定過程和方法只有政府內部才能知道。到底是否真正公平地由電腦抽籤已登記的市民,第三方根本無從稽考。即使政府真的「很誠實」,真的完全沒有作弊,甚至毫無保留地公開電腦抽籤的程式代碼,亦無法還自己清白。因為以目前的設定來說,市民根本沒有方法知道政府是否真的只用該程式抽選參加者。

歸根究底,如果「指定參加者是誰」這個動作是有政府參與其中,或政府有能力影響到的話,那以上的疑慮則繼續成立。

解決方法 — 以方塊鏈(Blockchain)作為抽籤方式

如果政府有意消除以上疑慮,則必須把自己從「指定參加者是誰」這個動作中剔除。

其中一種可能做法是委任第三方並具公信力的機構進行電腦抽籤,情況就似之前TVB節目會找律師抽奬決定抽到名貴房車的幸運兒一樣。但方法於此情況並不適用,因為某機構是否具公信力其實是乎個人立場影響。如蘋果日報於反送中的人眼中應該是具公信力的機構,但支持政府的人卻可能視其為「毒果」。就算找其他國家的人/機構,亦可能存在不信任問題和被政府左右的可能性,無法消除上述疑慮。

另一種做法,亦是我希望政府可以考慮的方法,就是使用以方塊鏈中的Hash作為抽籤方式選出參加者的身份證號碼。一般大眾對方塊鏈的認知可能是「之前升得好勁既Bitcoin」或者是最近的「譚詠麟呃人facebook廣告」,全因方塊鏈是眾多加密貨幣背後的科技。

事實上,方塊鏈可以用作為一種抽籤的方法。

以Bitcoin為例,在Bitcoin explorer上我們可以看到Bitcoin網絡平均每10分鐘會生成一個新的「Block」,而每個block都有一串像外星文一樣的「Hash」。這個Hash其實就是平時大家聽到「掘礦」的產物,是一個達成某些條件(前面要有一定數量的0)的隨機字串。這個隨機字串其實本身是一個數字,並可以轉化為某特定界限的數字,如此處把Hash轉成0–99的數字。同樣道理我們可以用Hash轉成100000–999999的身份證數字(不包括起首字母)。

如果政府想使用以上方法抽出身份證號碼的話,可以預先公布採用未來某日某時到某日某時之間新增的Hashes,作為下次被抽中參加見面會等活動的市民。如今天是9月29日,如政府打算於10月30日進行第二場見面會,則可以宣布採用9月30日00:00到10月7日00:00的Block hash來生成身份證數字。9月28日有158個新產生的hash(height 597051 – height 596893),9月27日有131個(height 596892 — height 596761),而且Block的生成時間是大概相約的。假如每天能抽到150個左右的hash,7天就能抽出約1000個身份證數字。

抽出~1000個身份證數字後,政府應向HKID有該組數字的所有人(不論起首字母)發送邀請,如登報,郵寄,電郵等方法通知被抽中的市民,並確認對方是否出席。

用Blockchain的Hash來抽取身份證數字,好處是:

  1. 市民毋須預先留意到有該見面會,而是政府方根blockchain 的隨機抽樣,主動邀請被抽中的市民參加。(減低報名「門檻」
  2. 政府無法控制過去和未來的Hash的數值,即使有極強的計算力亦不能。另外民間可以根據政府預先公布的期間,自行做Hash -> HKID 數字的轉換,因此可以免去以上提到的篩選憂慮。(政府不參與「指定參加者是誰」的動作,單純只作為一個通知者。真正的抽籤由隨機的hash決定

當然,以上方法在實際執行上可能會有其他困難,如難以準確預計參加人數,以及普羅大眾對似方法的接受程度等。但最重要的,還是政府本身是否真心真意希望以公平公正的方法去聽取市民真正的聲音。

有心聽的話,總有方法能聽到;無心聽的話,再多的方法再多的平台也只是徒勞無功。

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A6%99%E6%B8%AF%E8%BA%AB%E4%BB%BD%E8%AD%89#%E8%B5%B7%E9%A6%96%E5%AD%97%E6%AF%8D

[2] 香港民意研究所 「修訂逃犯條例」民意調查 結果簡報

作者 Medium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