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是一個形容詞

2019/9/7 — 13:07

表達的藝術

把名詞轉為形容詞,可以表達得更傳神,這種將某一種詞類轉化為另一種詞類的表達方式,修辭學上稱為「轉品」。余光中名句「星空很希臘」是把名詞「希臘」當作形容詞,是「轉品」的經典例子。

日常生活中罵人為求傳神,也會「轉品」。比如說「呢個人好『狗』」,雖語涉粗俗,但「狗」字在句子中已包含卑鄙、無耻的負面意思,頗具言有盡而意無窮之功效。1992年劇集《大時代》有一個角色名喚「丁蟹」,他自欺欺人,強詞奪理,⻆色雖然虛構但深入民心。日後大家在現實生活中遇上這類人,都會說「呢個人好『丁蟹』」;言簡意賅,大家都明白。其實魯迅塑造的「阿Q」也同樣成功,其「精勝利法」有力地反映了部分中國人的畸型思維,小說《阿Q正傳》膾炙人口,日後要評價某人,說一句「呢個人真係好『阿Q』」,意思就很清楚了。

廣告

問題是,如果有一位掌權者,其性格是既「狗」而又兼具「丁蟹」與「阿Q」的特點,那該怎樣形容,才算傳神,才算準確?

林鄭是「破壞王」

廣告

說林鄭是「破壞王」,一點不差。林鄭的破壞能力大多大?簡單來說,就是她聲稱要「服務」誰,誰就要死;她聲稱要找誰幫忙,誰就要死。

可不是嗎?林鄭自就任特首以來,只短短兩年多的時間,就把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絕境。單就6月至今,香港在她「服務」之下,民心離散,社會撕裂,但林鄭依然我行我素,繼續瀆職但又繼續堅持「為市民服務」。此外,香港警隊不也是另一個典型例子嗎?林鄭把政治錯誤的焦點轉移,變成了治安問題,然後交由警方處理,自己卻繼續天天不負責任地為事件火上加油。警方為了完成這些「不可能的任務」,不惜支取特權,甚或以涉嫌違法、勾結等手段執法。林鄭為達目的,從旁煽動加持。好了,不到三個月,香港警隊已然銷盡百年道行;廣大市民對警隊及其所作所為,深惡痛絕。連警方每天舉行的例行記者會,都淪為市民大眾茶餘飯後的笑柄。警隊的專嚴與誠信,蕩然無存。以此類推,港鐵、監警會、建制派人士的命運與下場,已大概可以清楚預見了。

「破壞王」的唯一貢獻

若說林鄭對香港的唯一「貢獻」,就是為香港創造了一個新形容詞。

都說「禮失求諸野」,打從那天在街上聽到老百姓說「好心『國泰』個老闆唔好咁『林鄭』啦」,我就知道,「林鄭」這個新形容詞已然進入了香港歷史。歷史無情,評價嚴於斧鉞;而「林鄭」作為一個形容詞,除了讓我們敬畏歷史之餘,還讓我們知道何謂「遺臭萬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