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柳暗花明又一村 — 特首選舉觀察

2016/11/4 — 13:18

胡國興、梁振英、曾俊華

胡國興、梁振英、曾俊華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陸游這一詩句,用來刻劃香港的政情是準確不過的。這幾年,每當民主進程走到一個關口,進入死胡同,大家都心灰意冷,悲觀絕望的时候,總有一件無人預知,意想不到,忽然從天而降的事件發生,讓人撥開雲霧,看到曙光,像是絕處逢生一樣。比如「等埋發叔」事件,比如「立法會選舉」。而這一次,當大家正被兩個無知「港獨分子」和「港獨之父」梁振英玩弄到暈頭轉向,筋疲力盡,厭惡噁心的時候,退休大法官胡國興在毫無徵兆下,出人意表地宣佈參加特首選舉。安裕先生說是久旱逢甘露。我的牧師說是神蹟,神的恩典。我信。

電視上看到胡國興簡樸而善意的記者會,聽到他直率而真誠的表白,對 一系列敏感問題,包括三權分立、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重啟政改、港獨問題、佔中問題、橫洲事件以及六四平反等問題的立場鮮明的回應 ,充份看到他堅守普世價值的勇氣和自信,筆者從心底裏感動。己經很久很久沒有聽到這種無自我審查的義正詞嚴的言論了,他實在是給香港市民一個大大的驚喜。

但是,連日來針對胡國興的參選有許多負面的指責和評論,有陪跑論,鎅票論,還有說特首選戰是代理人戰爭,質問胡國興背後是甚麼勢力,是為了廢掉泛民手上的特首選委票。更有甚的是指特首選舉是中央與地方勢力的搏奕較量,並舉例說明當年董建華是中央欽點,楊鐵樑是本土勢力推出。中央支持唐英年, 地方中聯辦支持梁振英,這次的胡國興就是那時的楊鐵樑等等說法。這都是很疆化,很想當然的說法。那時的梁振英是中央與地方一致推舉出來的。

廣告

出現這種評論,一方面是因為別有用心的人總要耍出誰出頭就砍誰的技倆。每逢政局中出現一位願意承擔使命,把政局帶向前的人,他們就會發出惡毒謾罵的言語,像一朿朿毒箭,務必把他射死。比如佔中的三子,比如雷動的戴耀廷。另一方面是有些人因為中聯辦地下黨明目張膽公開干預香港事務多年,讓狐狸披上外衣,魔鬼扮成人,以至人鬼不分,加上梁振英「與人鬥其樂無窮」的哲學,在極度激憤悲傷憂慮的情緒下,為數不少的香港人也無可避免地染上了「多疑敏感 症」,對好事壞事,好人壞人失去了冷靜分辨的能力。對中共的不信任程度達致頑固地無法轉動去相信中共因形勢所迫也會改變策略的可能性。更把中共的陰謀想像得千奇百怪。

圍繞着是否讓梁振英連任的鬥爭看來是非常激烈的,但不是中央與地方對着幹,而是中央屬下各層干部的鬥爭,最終地方一定要服從中央,而中央也要拿出一個能夠服眾的決定。這次中央不會欽點任何人仍然是筆者目前的看法。所謂欽點是中央指令香港一千二百名選委投票給指定人物,甚至如上屆一樣派出中央官員坐陣深圳指揮一切。但以上屆經驗看,因為是不記名投票,中央不能絕對地控制選委投票意向,那樣的欽點是無效的,現在的中央只作祝福是明智之舉。所以胡國興說中央沒有回應是唯一的回應是相當有智慧的說法。可以肯定的是曾俊華己經得到習近平的祝福而胡國興沒有,胡國興是出於他自己的自由意志而參選的, 他的參選令梁振英不能連任的可能性更進一步提高。

廣告

筆者同意李平先生在文章《胡國興滿足了港人最卑微的三個願望》中提出,胡國興能在北京沒有回應的情況下搶閘宣佈參選,是自己香港自己救的勇氣和決心。這正是胡國興參選的重要精神和意義所在。香港人不要再計算他是否可以當選了,照着這個方向加以配合去做,比如舉辦一場電子民間特首選舉,實行自己特首自己選吧。

魔鬼同上帝在進行鬥爭,而鬥爭的戰場就是人心!

(摘自:陀思妥耶夫斯基著作《卡拉馬佐夫兄弟》)

2016年10 月31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