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桂林夜巿小販支持者的心聲:令人痛心的一夜

2016/2/10 — 13:30

年廿九晚我在桂林街擺賣,一開檔即被拘捕,控罪三條。小販檔主們因不想我及其他朋友再冒風險,而且只想大家開心過年,小販既可開檔,市民亦可有夜市,所以決定翌日(年初一)由桂林街轉到去年小販較集中,較大機會開檔的旺角夜巿擺檔。

事實上,今年大家都不是第一次到小販開檔的地方嘗試協助。去年的年初一至初三,我和青奪、大專政關及一些關注小販議題的朋友就已伴著小販,開論壇及街頭分享美食,希望引發巿民對這議題的深思。而當時亦已有其他組織在旺角協助小販清潔場地和擺檔。皆因小販被打壓的問題不是今天的事:雞蛋仔伯伯、硬推美食車、不改善發牌制度等等都已引發一些不滿,而且我們都喜愛那樂也融融篤著魚蛋的香港過年氣氛。

年初一夜晚的衝突實在是意料不及的,也十分令人傷心。我當晚一直伴在腸粉大王旁邊賣腸粉,其實小販一直有遷移,我們所在位置(山東街KFC旁)其實很平靜,和衝突的位置雖然只一街之隔,但卻是兩個世界。而因為擺賣的工作真的很忙,對於小場地以外的大環境所發生的事當時未能一一確知。

廣告

但當我深宵回家後看到朋友傳來的照片,真的很震驚。無人見到暴力畫面會高興,亦沒人樂見社會的紛亂,就如我們見到小販被迫到後巷,甚至充公其生財工具,都不會高興。

但是,我亦明白,這涉及背後巨大的社會矛盾。不同社會學家早已說過,當社會的貧富懸殊程度過高,例如堅尼系數到達 0.5 以上時,暴動是極大機會出現的,抗爭的手法亦會愈來愈激進,就如法國、西班牙等歐洲社會近年社會矛盾增加的情況一樣。而香港去年的堅尼系數是0.537,各種有關人權、自由、法治、公共財政的問題亦越來越使人感到不安。而在現行的議會內,在保皇黨日益霸道,不理民意的風氣下,巿民已經漸對現存局面失去信心。

廣告

在這種困境下,以科學化的分析而言,社會上其實已存在激進行為的土壤。即使我未能認同,亦不能做這些行動也好,這些行動也不會消失,除非政府從民主民生上解決社會問題。

我認為,要解決這種問題,單純聚焦於個別行動者及警察的層次並不足夠,解決問題之道,必須回到產生激進行為的土壤上去,從施政上解決日益嚴重的民生問題,才能為社會帶來真正出路。

發表意見